日內OPEC+會議料無意深化減產,多重利空因素曡加油市仍偏向下行

周四(9月12日)即將舉行OPEC+聯合監督委員會會議(JMCC),市場寄希望於此次會議上OPEC可以傳達進一步減產的消息以支撐油價。

但是從OPEC+諸多官員的表態來看,本次會議上似乎無意於觸及深化減產的問題,可能只會就當前的減產合規度問題做出討論。同時針對近期美伊緊張關系出現和緩跡象或導致伊朗原油重新回歸市場的問題,伊拉克能源部長認為不會改變當前的減產目標。

考慮到近期多數能源機構都下調了原油需求預期,因此如果日內聯合監督會議未能出現明顯利好消息可能會進一步打壓市場的預期。

日內聯合監督委員會會議可能不會觸及深化減產的問題

日內即將召開OPEC+聯合監督委員會,但是消息人士稱並未計劃討論更深層次的減產計劃以及對當前的減產協議作出調整。

俄羅斯能源部長亞历山大·諾瓦克周三在世界能源大會期間表示,聯合監督委員會的目的不是要看新的提案,而是要評估當前的市場形勢並著眼於實施。

諾瓦克將與沙特新任能源部長阿齊茲親王共同主持9國會議。阿齊茲親王對他的計劃一直守口如瓶,只是說沙特的石油政策不會在他的職權範圍內改變。

OPEC秘書長巴爾金多表示,監督委員會將會分析6個二級來源的數據,並確定在各成員國在合規度方面的表現,同時還將關註OPEC+的舉措對於市場的影嚮。

對此分析人士表示,此前因為市場猜測OPEC+聯合監督委員會將會提供更大減產措施,因此曾對油價構成支撐。但是目前看來,OPEC+似乎不會給出明確的信號,這可能會令市場感到失望。

阿塞拜疆能源部長Parviz Shahbazov表示:“我們不期待任何新事物。”Shahbazov不是聯合監督委員會的成員,但可能參加其會議。

此前各成員國能源部長們將石油價格暴跌歸咎於國際貿易擔憂情緒,這對於OEPC而言也是一個不可控的因素。阿聯酋能源部長馬茲魯伊上周日表示,在國際貿易爭端中,他“不會暗示”更多的石油減產。

目前市場的一直看法是2020年原油市場前景趨於看跌,需求增長放緩,預計美國和其他非OPEC國家的供應將增加。

一位海灣代表表示,任何從更深層次減產中恢複的價格都將是“短暫的”,OPEC將面臨向美國頁岩油生產商提供更多市場份額的風險。這或暗示如果持續減產始終未能提振油價,料OPEC實施更大規糢減產的可能性不大。

OPEC淡化了伊朗原油回歸的影嚮

另一個值得關註的問題是隨著近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被解僱,同時特朗普表達了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晤的可能性,市場擔憂這或導致伊朗原油重新進入市場,加劇油市供應過剩的風險,這或意味著OPEC必須進一步減產。

但是周三伊拉克石油部長加德班表示,任何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減免都不會引起石油市場的沖擊,他認為OPEC+組織委員會不會因為潛在的伊朗原油回歸而實施進一步的減產。

本周因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離職前討論放寬對伊朗的制裁,導致原油價格走低。消息人士稱,財政部長努欽支持該計劃,以便與伊朗開展會談,而周二被解僱或辭職的博爾頓不同意。

盡管如此,加德班強調,聯合監督委員會的指責在於評估減產合規度的執行情況,任何政策變化都可能等到12月5日至6日在維也納舉行的會議。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觀察從現在到12月初會發生什麼。

伊朗石油部長贊加內表示,如果美國取消措施,伊朗可以在三天內恢複到制裁前的生產水平,這意味著短時間將導致市場增加100萬桶/日的原油。

不過加德班淡化了油價下跌的影嚮,稱伊朗當地原油消費量依然很高,伊朗原油重返市場將是一個漸進過程,因為伊朗的石油基礎設施不斷惡化,即便估計有5000萬至6000萬桶原油在海上儲存。

OPEC月報進一步下調原油需求預期

OPEC周三調降其對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長的預估,因經濟放緩。該組織稱,這一展望突顯出,有必要繼續努力防止原油供應再度過剩。

OPEC在月度報告中表示,明年全球石油需求將增加108萬桶/日,較此前預估減少6萬桶/日,並暗示市場將處於過剩狀態。

OPEC在報告中將其對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從3.2%下調至3.1%,並表示明年石油需求的增長將被美國等競爭產油國供應的“強勁增加”所超越。

報告稱:“這突顯出所有產油國都有責任支持石油市場的穩定,以避免不必要的波動和可能再度陷入市場失衡。”

自1月1日以來,OPEC、俄羅斯和其他產油國已實施減產120萬桶/日的協議。今年7月,這個被稱為“OPEC+”的聯盟將該協議延長至2020年3月,日內聯合監督委員會將會就當前油市的狀況作出評估。

不過OPEC報告稱,7月OECD石油庫存下降,這一進展可能緩解OPEC對可能出現供過於求的擔憂。但是即便如此,7月的庫存仍比OPEC密切關註的五年平均水平高出3600萬桶。

OPEC認為按照8月產量增速,2020年過剩石油產量將增至34萬桶/日

自2017年以來,OPEC及其合作夥伴一直在限制石油供應,以幫助清理2014年至2016年的石油供應過剩,並提振油價。但是該政策持續刺激了美國頁岩油和其他競爭對手的供應,尤其是在當前全球原油需求放緩的情況下,導致OPEC實現供需平衡的壓力依舊很大。

OPEC稱,2020年對OPEC原油的平均需求將為2940萬桶/日,較今年減少120萬桶/日。

然而,OPEC表示,根據OPEC從第三方渠道收集的數據,其8月石油日產量增加了13.6萬桶,至2974萬桶。這是今年的首次增長。沙特、伊拉克和尼日利亞增加了石油供應。

沙特對OPEC表示,其8月石油日產量增加逾20萬桶,至978.9萬桶/日,但是日產量仍遠低於其1031.1萬桶的配額。

由於沙特的大幅減產,目前OPEC減產協議執行率仍超過100%。伊朗和委內瑞拉這兩個面臨美國制裁的OPEC成員國的產量損失,擴大了石油供應的減少。然而,8月的增產使OPEC的產量進一步高於2020年的需求預估。

該報告暗示,如果OPEC繼續以8月的速度生產,且其它因素保持不變,2020年的油市供應過剩將達到34萬桶/日,高於上月報告中的20萬桶/日的過剩預期。

多數能源機構近期都下調了原油需求預期

除了OPEC外,在過去幾周主要能源評級機構都數次下調了全球原油需求預期。

美國EIA在此前的短期展望中表示,全球經濟放緩的速度超出預期,以及2019年的需求增量僅有89萬桶/日,如果符合預期將是2011年以來首次需求增長不足100萬桶/日。

國際投行高盛則認為,因國際貿易擔憂情緒,存在經濟進一步下行的風險,這也導致原油需求也存在下行空間。高盛預計,到2020年布倫特原油的平均價格可能只有60萬桶/日。

高盛認為,到2020年將需要OPEC進一步削減產量,到了2021年這種情況可能才會有所改觀。不過高盛認為,目前頁岩油產量放緩可能會部分抵消供應過剩的擔憂,但是在此之前石油市場處於低迷的狀況仍需要持續數年之久。

總結

考慮到多數能源機構都下調了原油需求預期,加上近期市場擔憂伊朗原油或重新回歸市場,因此原油走勢依舊疲軟。

而由於OPEC持續減產未能有效提振油價,在市場份額遭遇美國不斷擠壓的情況下,部分產油國不支持進一步深化減產,這更加劇了市場對於油市供應過剩的擔憂。

由於日內聯合監督委員會只涉及減產目標的審查,可能會令市場感到失望。

但是由於OPEC表示將在12月會議上對政策做出調整,因此如果該機構透露出在12月深化減產的目標,料仍能短時間支撐油價。

值得註意的是,近期仍需密切關註國際貿易局勢變化,這將對油價產生直接的影嚮。

縱使OPEC積極減產,前景依舊疲軟?油市難改供過於求境況,價格預期慘遭下修

英國石油公司和維多公司作為世界頂級的石油生產商和經銷商,近期同時下調了2019年油價預期。

英國石油公司認為2019年全球原油消費增量不足100萬桶/日,為5年來最低水平。而維多公司更加悲觀,認為2019年需求增量可能僅有60萬桶/日至65萬桶/日之間。

基於此市場分析人士認為在需求疲軟的情況下,即使OPEC在9月會議上重申維持油市平衡,且未來進一步減產,對於油市的提振作用有限,尤其是在美國輸油管道擴容,未來產量有可能進一步上升的情況下。

同時部分分析人士認為,2020年油市將繼續出現供應過剩的狀況,因此油價後市前景依舊疲軟。

英國石油認為全球經濟放緩導致2019年原油消費增速不足1%

英國石油公司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預計2019年全球原油消費增量可能不足100萬桶/日。如果符合預期,那麼意味著消費需求的增長不足1%,這是自201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2012年也一度跌破這一水平。

但是值得註意的是這兩個消費需求增長緩慢的年份,平均油價都高於100萬桶/日,這是抑制原油需求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但是2019年到目前為止,平均油價僅僅只有65美元,這是因為需求疲軟所導致的。

英國石油公司對於消費增長的預測低於國際能源署的110萬桶/日,OPEC的110萬桶/日和EIA的100萬桶/日。但是和這三個主流能源機構一致的是英國石油認為導致原油需求疲軟的最主要因素是國際貿易擔憂情緒和企業不確定性增加所導致的需求疲軟。

全球經濟放緩
在過去50年,全球GDP增長一直是石油消費的主要驅動因素,英國石油指出,油價對於原油需求只是起到調節作用的驅動因素,其作用是使得消費和生產短期內一致。

但是世界2019年6月公布的全球經濟前景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GDP增速為3%,2019年料放緩至2.6%。

由於2.6%增速是201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因此將導致原油需求放緩。同時基於2014年和2012年數據來看,當期的石油消費增速都僅有1%。

值得註意的是在世界銀行預測公布後的三個月,大多數的指標都在進一步的放緩。因此目前的預測2019年前全球經濟增速可能會放緩至2.5%,這將是200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基於此英國石油公司預測2019年石油消費增速可能將下滑至1%,即不足100萬桶/日。

石油消費增速遠低於平均1.5%的水平
在過去20年里,石油消費量以年均1.5%的增速增長,那麼顯然今年顯然要遠遠低於這一水平。

英國石油表示,盡管較低的油價有助於刺激部分需求,但是在全球經濟複蘇勢頭之前,石油需求消費可能仍遠遠的低於趨勢,從而使得油價進一步承壓。

維多公司認為2020年將有額外200萬桶/日原油進入市場,加劇油市供應過剩

英國石油作為原油生產商感覺到了壓力,而石油經銷商方面也感覺壓力重重。

近期全球最大的獨立石油貿易商維多表示,預計2019年四季度油價將會進一步走軟,但是預計跌破50美元可能性不大。

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羅素·哈迪表示,預計第四季度油價將進一步走軟,但是考慮到布倫特原油跌至50美元意味著美原油將跌至45美元下方,這會導致頁岩油廠商進一步削減成本,因此料布倫特原油價格將維持在50美元上方。

自8月以來,哈迪一直調整全齊原油需求增長預測,目前的預測是2019年料原油需求將只會增加60萬桶/日至65萬桶/日。但是他同時表示,預計2020年這一數字將回升至80萬桶/日。

對於2020年的油價,哈迪的預期是均價在60美元/桶附近,因為來自巴西、加拿大、挪威的Johan Sverdrup石油項目和美國頁岩油產量因輸油管道緊缺問題解決而進一步增加,這將導致200萬桶/日的供應進入市場。

總體而言,今年以來油市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在於國際貿易局勢。此前因國際貿易擔憂情緒,多數分析師將美布兩油的價格預期削減至201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此前的一份調查顯示,51位受訪的經濟學家對於2019年美原油的價格預期是57.9美元,低於此前的59.29美元;對於布倫特原油的價格預期是65.02美元,低於上個月的67.47美元。

OPEC料會加碼減產力度,但難以改變2020年供應失衡的局面

美原油產量持續增加曡加需求疲軟,使得OPEC維持油市平衡的壓力正變的越來越大。為了維持油價以實現收支平衡,在2018年12月以來OPEC一直在積極減產以維持油價。

但是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的Helima Croft卻拋出了這樣一個疑問,即OPEC的減產行動是否真的對世界原油市場產生足夠的影嚮,特別是在石油交易商對特朗普可能發出的推文持謹慎態度的時候。

Croft認為,OPEC倍感壓力實際上說明其仍有足夠的工具來遏制價格下跌,但是這很大程度上是受白宮政策所推動的。

Croft指出,即使在伊朗和委內瑞拉非自願減產導致OPEC總產量降至數年來最低水平的情況下,由於美國在過去十年產量增加了一倍以上,這使得油市處於供應過剩的狀態。可以肯定的是美國頁岩油擴張速度如此之快,使其完全可能抵消OPEC減產的努力。

眼下市場正在關註下周即將舉行的OPEC會議,屆時該組織將會就當前的產量狀況作出討論,以審核其穩定石油市場的進程。

此次會議可能會提供一些關鍵的線索以表明沙特願意做出何種努力以支撐油價,以及2020年是否要進一步採取行動。

Croft表示,預計OPEC將會重申平衡油市,同時沙特可能會進一步表達無論如何也要提振油價的決心。

但是PVM Oil Associates的Brennock表示,供應不平衡預計將在明年初重新出現,這導致新一輪價格憂慮正在OPEC中蔓延。

對此維多CEO哈迪表示,隨著美國輸油管道進一步擴容,預計未來美國未來的輸油能力還將提高100萬桶/日,這可能會進一步削弱OPEC減產的有效性。

沙老大苦心經營的OPEC“減產”變“增產”,油價對貿易局勢不屑一顧,適度反彈將支撐多頭信心

推動減產仍是沙特和俄羅斯為代表的OPEC+所採取的支撐油價的主要策略,但受協議約束的11個OPEC成員國8月的減產執行率為136%,低於7月的150%,油價當前的走勢顯然沒有達到OPEC所預期的效果。因為沙特對美國的出口下降,美股EIA原油庫存全線大幅下跌。市場擔憂全球原油供應將在2020年出現過剩,目前這一趨勢有所加強。

8月OPEC石油產量年內首次增加,盡管沙特減產

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8月石油產量今年首次增長,因來自伊拉克和尼日利亞的供應增加,超過了主要出口國沙特限產和美國對伊朗制裁造成的供應減少。成員國尼日利亞增產幅度最大,伊拉克也有增產石油。沙特大體上維持石油產出水平不變,並低於OPEC+石油減產協議所設定的目標。而不考慮自2014年3月以來的成員國調整,7月OPEC石油產量是2014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調查顯示,有14個成員國的OPEC本月石油產量為2,961萬桶/日,較7月修正後的產量增加8萬桶/日,7月產量為2014年以來最低水平。調查顯示,沙特並沒有偏離其限產計劃,減產幅度高於OPEC牽頭的供應協議所要求的水平。盡管今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OPEC增產,但產油國在7月延長了減產協議。

OPEC以及俄羅斯等非OPEC產油國組成的OPEC+去年12月同意,從今年1月1日起減產120萬桶/日。OPEC的減產份額為80萬桶/日,由11個成員國分擔,伊朗、利比亞和委內瑞拉不參與。調查發現,受協議約束的11個OPEC成員國8月的減產執行率為136%,低於7月的150%。三個獲豁免的生產國中有兩個產量下降。

全球8月原油產量一覽

非洲最大石油出口國尼日利亞的產量增幅最大,增加8萬桶/日。尼日利亞正尋求OPEC提高其產量配額,且8月產量超過配額的幅度仍然最大。伊拉克的增幅第二大,增加6萬桶/日,該國提高了北部和南部的石油出口。

產量增幅較小的是利比亞,該國最大的油田沙拉拉(El Sharara)在停產後於8月8日或前後恢複生產。調查發現,科威特的產量略有上升,但仍低於其配額。

為減少庫存,沙特今年7月在OPEC目標水平之下進一步削減石油供應,8月產量保持在類似水平。調查顯示,沙特石油產量為963萬桶/日,低於1031.1桶/日的配額。

同為海灣產油國的阿聯酋也維持產量不變,低於目標水平。在產量下降的國家中,伊朗的降幅最大,為5萬桶/日。

美國在退出2015年德黑蘭與六個世界大國簽署的核協議後,於去年11月再次對伊朗實施制裁。為了將伊朗的石油出口減少到零,華盛頓方面5月份結束了對伊朗石油進口國的制裁豁免。

調查顯示,受美國對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實施制裁以及長期減產的影嚮,8月委內瑞拉石油供應略有下降。

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表示,OPEC的減產措施最終應該會開始支撐原油期貨價格。對石油需求放緩和經濟增長的擔憂已拖累油價從4月每桶75美元上方的2019年高點,跌至周五的每桶61美元。考慮到OPEC表現出的相當強的生產紀律性,即便是可以預期的溫和需求增長,也有可能導致供應持續收緊,並支撐油價上漲。

但上周,美國能源情報署(EIA)公布的原油庫存減少1002.7萬桶,汽油和精煉油庫存也降幅超預期。這是一份令人難以置信的利多報告,是一段時間以來最樂觀的報告之一,庫存全線下跌,當然還有原油庫存大幅下跌,這是美國原油自身進口再度下降導致的,可能是因為沙特對美國的出口下降。

摩根士丹利上周三下調對布油今年剩餘時間的價格預期,從每桶65美元降至約60美元,將美油價格預估從每桶58美元降至55美元,因該行下調了今年和明年的需求增長預期。IHS Markit最新一份報告中稱,目前顯而易見的是沙特仍將繼續支持減產,即使需要他進一步擴大減產的力度。OPEC需要進一步減產100萬桶/日以維持油價60美元目標。

根據中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8月23日發布的對原產於美國的部分進口商品(第三批)加徵關稅的公告,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5078個稅目、約75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其中首次對美國原油加徵5%的關稅,自9月1日開始實施。由於國際貿易局勢的影嚮和亞洲國家經濟數據欠佳,也給原油尤其是美油的需求蒙上陰影。

多重利空打壓!油價下探兩周低位,OPEC或加碼減產?

周一(8月27日)亞洲時段,國際油價跳空低開,跌幅逾1%。盡管中東地區緊張局勢和美聯儲或將釋放刺激經濟的信號對國際油價形成支撐,但受經貿摩擦不確定因素、美國成品油庫存增加、美國制造業陷入萎縮等不利因素打壓。國際貿易局勢惡化,市場對全球經濟前景的預期轉為悲觀,拖累油價走低。

國際貿易局勢惡化,影嚮油市需求

隨著國際貿易局勢的惡化,中國方面的關稅反制,令全球經濟前景的預期更加悲觀。美國挑起的貿易爭端是一個主要的負面因素,很可能需要在今年餘下的時間里進一步下調石油需求預期。

據新華社報道,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就美方宣布進一步提高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稅率發表談話稱,8月24日,美方宣布將提高對約5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的稅率,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中方強烈敦促美方不要誤判形勢,不要低估中國人民的決心,立即停止錯誤做法,否則一切後果由美方承擔。

中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上周五晚間宣布,針對美國此前對自華進口的商品加徵關稅,中國採取反制措施,對原產於美國的5,078個稅目、約750億美元商品,加徵10%、5%不等關稅,分兩批自2019年9月1日12時01分、12月15日12時01分起實施。
    
而中國財政部也宣布,中國將從9月1日起對美國大豆加徵5%的關稅,從12月15日起對美國小麥、玉米和高粱加徵10%的關稅。

駿利亨德森集團的分析師Noah Barrett在電話採訪中表示,我們似乎正在進一步遠離解決貿易問題的方案,最終這加劇了人們對經濟增長放緩和石油需求增長放緩的擔憂。

同樣,新華財經分析師鄭彬也認為,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削弱了市場對全球經濟增速和原油需求的預期,從而拖累油價疲軟。
全球股市大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創下紀錄新低

國際貿易局勢的緊張化,令市場對全球經濟前景的擔憂顯著升溫,尤其是對美國經濟前景的預期大幅惡化。歐美股市行周五全線下跌,並導致亞洲股市會同樣延續跌勢,不利於原油等大宗商品資產。

上周末,影嚮市場的重磅消息不斷,美股下跌令投資者對周一A股走勢預期悲觀,A股市場短期風險偏好確實將受到一定影嚮。

特別是,資本市場深化改革方案已經基本成型,A股市場即將在一系列基礎制度改革、法治保障、上市公司質量、長期資金入市等方面迎來系列制度性安排。

另一方面,美國10年國債收益率跌到自2016年8月以來最低。高盛稱,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重返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所創低點的概率“大幅上升”。報告顯示,在經過短暫盤整後,債券價格或因貿易緊張情緒進一步上漲。

對於歐洲債券而言,宏觀數據的持續疲軟,最新的貿易情勢以及迫在眉睫的英國脫歐風險以及歐洲央行進一步寬松政策的前景,將對歐洲國債收益率構成額外的下行壓力。

市場對石油需求前景擔憂加劇

目前,市場對石油需求前景的擔憂持續加劇。匯通財經APP顯示,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在最近發布的報告中將2019年全球原油日均需求增幅預期從150萬桶下調至110萬桶,並預計石油市場可能在2020年出現輕度過剩。

同時,盡管沙特等主要產油國表示將保持減產,但隨著連接美國主要頁岩油產區與墨西哥灣的輸油管道開始運營,頁岩油對國際市場的沖擊將顯著增強,國際油價整體走勢仍偏空。
聚焦9月聯合監督委員會

短線來看,國際貿易局勢的現狀使得油價存在進一步下行風險,50美元的支撐位對於美原油來說非常重要,若跌破的話,將進一步跌向去年12月底低點42.36美元/桶附近。

但值得註意的,如果油價進一步下滑,料9月12日的聯合監督委員會可能會變成一個部長級緊急會議,以考慮更快的削減產量。OPEC+可能會被迫在2020年春季再削減100萬桶/日,如果近期宏觀經濟環境惡化,那麼OPEC+的時間表可能會提前。

(美油日線走勢圖)

策略建議:逢高做空

重點關註:美聯儲降息預期變化,美股及美元走勢,國際貿易局勢,中東緊張局勢,OPEC減產新措施

阻力位置:美油:54.00 55.00 55.90 布油:59.50 60.30 61.40 
支撐位置:美油:53.00 52.00 50.50 布油:58.30 57.67 56.70  

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是否卷土重来?只有非OPEC产油国踩下刹车,噩梦方可避免

8月14日,石油分析师Nick Cunningham指出,因OPEC减产和其他国家产量意外受干扰,2019年下半年石油库存有望下滑,油市可能大致保持平衡。至于2020年能否避免供应过剩和油价暴跌,非OPEC石油供应大幅放缓是一个重要条件。

油市2020年或再次面临供应过剩局面

因石油供应继续增长的同时,需求出现恶化,这在很大程度导致石油供应过剩的预测。国际能源署预计,非OPEC今年的石油产量将增加190万桶/日,2020年将再增加220万桶/日,而需求增幅仅能达到这些水平的一半。

Nick Cunningham表示,石油市场可能会大致保持平衡,甚至在2019年下半年库存有所下滑,这主要是因为OPEC减产以及伊朗和委内瑞拉的非自愿断供。

国际能源署在最新报告中写道:“市场在2020年可能面临供应过剩,届时市场对OPEC石油的需求将跌至2840万桶/日。”今年7月,OPEC的石油产量为2971万桶/日。因此,根据该机构的数据,2020年“OPEC+”将不得不进一步减产,以防止供应过剩。

下图显示的是OPEC和非OPEC每年的石油供应情况。深蓝色柱代表OPEC供应,淡蓝色柱代表非OPEC供应,红色线代表总的供应情况

全球增加的石油供应主要来自美国页岩油,因此页岩油增速对预测供需状况非常重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石油产量增长一直在放缓。国际能源署表示:“今年迄今为止,美国原油供应增长乏力。在2019年前5个月,日产量仅增加了7.5万桶。近期增产数据低于预期,其部分原因是海上油田需要维护,以及飓风造成的临时供应中断。”

在至关重要的美国二叠纪盆地,产量增长仍然显著,但一直在减速。2018年8月,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增长达到113万桶/日的峰值,但本月增速放缓至72.8万桶/日。国际能源署的钻探产能报告预计,9月份钻探产能将进一步增长,但仅增长70.5万桶/日。

下图显示的是二叠纪盆地每年的产量增长情况 

国际能源署表示,二叠纪盆底即将启动逾200万桶/日的新管道产能,6月份水力压裂活动强劲增长,预计将刺激墨西哥湾沿岸石油产出和出口的进一步增长。然而,石油生产商却持有谨慎态度,几乎没有迹象表明钻探活动加速。”

非OPEC产量是决定2020年油市能否平衡的重要因素

二叠纪盆地之外,美国其他油田的页岩油供应正陷入停滞。与此同时,美国以外的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也将成为2020年供需平衡的重要因素。

渣打指出,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石油市场供应充足,这基于北美以外非OPEC供应增长加快的预测。国际能源机构的报告预计,这些国家的石油供应增幅将从2019年的21万桶/日升至2020年的85万桶/日。如果没有这种加速增长,预计石油市场供应过剩的局面将在2020年消失。 
 
渣打不相信非OPEC的石油产量真能如此增长。国际能源署已多次下调非OPEC的石油供应增长预期。例如,在其最新的石油市场报告中,该机构将非OPEC的石油产量预测下调了10万桶/日,主要原因是巴西和挪威的供应令人失望。渣打银行总结后认为,2020年非OPEC实际增产量可能低于国际能源署的预测水平。 汇通财经APP提醒,这可能有望降低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的可能性,给油价一定支撑,投资者需要对此保持关注。
 
布油日线图 

美股闪崩、欧元区疲态,OPEC干预油价能力料相当有限

周四(8月15日)亚洲时段,国际油价震荡走低,延续前一交易日颓势。油价周三下跌3%,因美国股市周三遭遇今年以来最严重的下跌之一,且美国10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自2007年以来首次倒挂。同时欧洲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再次引发全球需求担忧,而美国原油库存意外连续第二周上升。

EIA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但汽油和精炼油库存大幅减少

周三纽约时段盘中,美国EIA截至8月9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增幅超过预期,但汽油和精炼油库存大幅减少。数据公布后,油价小幅上涨。

EIA报告还指出,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维持在1230万桶/日不变, 精炼油库存变化值创6月28日当周以来新低。此外,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6周录得下滑,且创2018年6月29日当周以来新低;同时美国上周中西部原油库存降至1月末以来最低水平。但是,美国原油库存为4.405亿桶,较五年同期平均水平高出约3%。

由于早间API当周原油库存数据录得意外上升和德国GDP数据表现不佳,国际油价大跌,抹去了周二的涨幅。

本周分析师曾预期原油库存将下降,但API和EIA的报告都显示库存增加。分析师表示,全球消费放缓,可能使得外国炼厂对于美国原油的需求减少。美国原油出口量已经降低了好几周,正在等待该数据反弹。

美国面临经济衰退?道指创年内最大跌幅

美国股市周三遭遇今年以来最严重的下跌之一,且美国10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自2007年以来首次倒挂。因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引发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投资者正等待下周在怀俄明州召开的美联储年度会议,以寻找有关未来利率轨迹的线索。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指数显示,美国未来12个月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接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约为31%。而交易商认为,今年9月美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86.2%。

标普500指数重挫近3%,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暴跌800点,创下年内最大跌幅。金融股重挫3.5%,高盛以4.2%的跌幅领跌,道指30支成份股集体走低。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在8月初重新点燃国际贸易危机以来,标普500指数陷入波动,该指数连续11个交易日出现至少1%的盘中波幅,目前已从7月创下的纪录高位下跌6.1%。

瑞信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Jonathan Golub表示,“对市场而言这可不是积极的信号,美联储完全拥有改变这种形势的授权,市场想法是他们必须这样做。”

近期油价和美股的相关性很强,美股暴跌会导致需求前景下滑,从而不利油价上行。
欧元区经济增速不佳,原油需求前景黯淡

另一方面,贸易局势和英国脱欧不确定性加剧的全球经济放缓,也在冲击欧洲经济体。数据显示,出口下滑导致德国经济在第二季度出现萎缩,而欧元区2019年第二季度经济几乎没有增长。

除了德国之外,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在内的大多数欧元区国家增长均在放缓,意大利正徘徊在经济衰退的边缘,而一些欧元区最大的企业发布的盈利预期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好转的迹象。

GraniteShares投资组合经理Jeff Klearman表示,随着欧元区主要经济体增长报告负面,我们可能会看到经济衰退。因此,大宗商品对美联储在降息方面如何行动的预期增强。油价短期可能会出现回升,但趋势上依旧处于下行风行中。

市场研究公司IHS Markit的能源市场分析师Marshall Steeve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全球制造业放缓的背景下,国际能源署下调了油价预期,随后我们一直都在关注全球需求增长前景黯淡的问题。”

OPEC干预油价的预期限制油价下行

从整体上来说,油价也受到一定支撑,因市场预计沙特阿拉伯将有动机继续为油价提供支持,有关沙特阿美公司首次公开发行(IPO)交易的兴趣已经重新点燃。

据报道,随着沙特阿美再次准备IPO上市,有些人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沙特对推动原油价格上涨极感兴趣,并将相应地削减自己的产量。沙特阿拉伯上周表示,该国计划在8月和9月份将原油出口量控制在每日700万桶以下,以帮助消耗全球原油库存。

此前,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表达想要削减石油库存超过2亿桶以支撑油价的言论,但市场并没有受到冲击,且没有体现出丝毫的敬畏。分析人士指出,沙特通过减产曾多次令油价起死回生。

能源分析机构Interfax Energy驻伦敦的分析师Abhishek Kumar指出,沙特阿拉伯及其波斯湾盟国坚定不移地致力于推行OPEC+减产协议,从而为油价提供了支持,并限制油价下行。

值得注意,如果油价进一步下滑,料9月12日的联合监督委员会可能会变成一个部长级紧急会议,以考虑更快的削减产量。OPEC+可能会被迫在2020年春季再削减100万桶/日,如果近期宏观经济环境恶化,那么OPEC+的时间表可能会提前。

投资者需要关注OPEC是否在12月25日会议之前,继续采取措施抑制石油产量。此外,50美元的支撑位对于美原油来说非常重要,若跌破的话,将进一步跌向去年12月底低点42美元。

(美油日线图)

(布油日线图)

策略建议:回调低位做多

重点关注:美元及美股走势变化,能源需求前景,国际贸易及中东紧张局势,EIA原油库存增幅

阻力位置:美油:57.50 58.82 60.00 布油:59.75 60.55 61.50 
支撑位置:美油:54.00 53.00 51.90 布油:58.00 56.90 56.00  

需求前景不佳,成油价最大拦路虎;沙特欲伙同“OPEC+”再出手

周一(8月12日)亚洲时段,国际油价窄幅震荡。国际能源署进一步削减石油需求增幅,经济放缓迹象越来越多,加之国际贸易问题恶化,导致今年1月至5月全球石油需求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慢增速。不过市场预计今年下半年将出现更大规模的库存削减,同时美国原油钻井数据梁旭第六周下滑,仍令油价受到一定支撑。数据显示,7月份16个欧洲国家的原油和成品油总库存略低于6月份。

全球股市相对疲弱,施压油价

近来受国际贸易局势恶化的影响,令全球股市相对疲弱。投资者在担忧全球增长放缓的风险,纷纷抛售包括股票在内的风险资产,转而购入黄金、债券等避险资产,这对油价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特朗普有关贸易方面的言论,再次煽动贸易紧张情绪推动美国股市上周五下挫。标普500指数一度重挫1.3%,后收复接近一半的跌幅。

财经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收盘,标普500指数下跌0.7%,报2918.65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0.3%,报26287.44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1%,报7959.14点。

National Securities的首席市场策略师Arthur Hogan表示,“市场对贸易局势非常敏感,波动很剧烈,市场受到消息面的驱动,令人感到恐惧。”

贸易局势的不确定性增加了经济的不确定性,从而对能源需求前景产生不利的影响,导致石油和天然气需求以及市场情绪都造成负面影响,令油价承压。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降息浪潮,原油需求低迷

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经济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有经济学家预估,美国经济将在2021年进入衰退,此外,美国近期不佳的经济数据也为未来进一步宽松提供了可能。投资者大量购入债券,其中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正在逼近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

自美联储8月1日进行十年来首次降息后,亚太地区随后掀起降息潮。8月7日,新西兰央行、印度央行、泰国央行同时宣布降息,澳大利亚央行此前也宣布维持低利率政策不变。

分析认为,全球央行宽松货币政策仍将持续。多国央行的鸽派行动助长了债券涨势,导致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下跌7个基点,至2.16%,这距离2016年7月达到的2.0882%的历史最低点已经不远。美国收益率曲线趋平,表明投资者对经济前景的警觉性增强。

在德国,2年期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被压缩至十多年前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与此同时,英国经济七年来首次出现萎缩,全球增长前景有进一步恶化的风险。

高盛方面表示,将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预测下调20个基点至1.8%。供应链中断导致的投入成本上升可能导致美国公司减少其国内活动,政策不确定性也可能使公司降低其资本支出;美银美林表示,早期指标显示,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加大。模型显示,在未来12个月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0%,但从主观上,大量数据和事件显示这一可能性更接近三分之一。

美国作为超级原油大国,经济增速放缓将严重压制投资者对于能源需求的乐观预期。再加上多国央行的鸽派行动表示宽松货币政策仍将持续,油价上行压力增加。

OPEC+进一步收紧原油市场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7月份原油产量从6月份下降20万桶/日,得益于非OPEC产油国额外削减10万桶/日,短期内市场平衡略有收紧。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报告的估计,OPEC对7月初延长至2020年的减产的遵守率上个月为119%,而非OPEC的部分交易显示,其削减份额总体上达到了107%。 

IEA在其石油市场报告中表示,与OPEC+供应削减以及委内瑞拉和伊朗的损失使OPEC整体石油产量与同比减少了200万桶/日。其中沙特阿拉伯7月份的产量比减产协议下的配额低70万桶/日,明显表明它决心支持市场再平衡。

上周四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已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其他成员进行了接触,讨论了他们可以采取的措施,以遏制石油价格下滑,从而使其达到七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目前沙特主导的OPEC+正在维持减产,而沙特本身减产幅度已经超过OPEC+减产协议所要求的水平。

此前调查显示,主要产油国沙特阿拉伯的产量削减幅度较大,受制裁影响的伊朗产量下降,以及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的停产使得石油输出国组织7月份的原油产量降至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IEA估计,欧佩克7月原油产量为2970万桶/日。如果卡特尔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保持产量水平,这将意味着2019年下半年全球库存量将减少70万桶/日,这也有助于非OPEC产量增长放缓。   

RBC Capital Markets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Helima Croft表示,拟定9月9日当周在阿布扎比举行的会议对于OPEC+领导人来说至关重要,尤其是沙特和俄罗斯能源部长,这是他们在油价重挫之际释放产量意图信号的关键点。

美国原油钻井数据连续第六周削减

财经数据显示,美国贝克休斯原油钻井数据上周五录得连续第六周削减,减少六台至764台,为2018年2月以来最低。钻井数据持续走低,料暗示美国产能后续将有所下滑。

(美油日线走势图)

策略建议:逢低做多为主

重点关注:美元及美股走势变化,能源需求前景,国际贸易及中东紧张局势,美国原油钻井数连续第六周下滑后续行情发酵

阻力位置:美油:55.00 56.00 57.00 布油:58.00 59.10 60.00 
支撑位置:美油:53.75 53.00 52.00 布油:58.00 56.80 55.88 

美油創半年低位,市場關註OPEC是否伸援手!若跌破50美元關口或直指42一線

因美國原油庫存八周來首次意外增加,拖累油價繼續下滑,WTI原油價格8月7日一度跌至半年新低50.52美元。市場分析師David Song提醒,投資者需要關註OPEC是否在12月25日會議之前,繼續採取措施抑制石油產量。石油分析師John Navin進行技術分析後指出,50美元的支撐位對WTI原油來說非常重要,若跌破的話,將進一步跌向去年12月底低點42美元。

因美國石油庫存增加,美油創下近半年低位,關註OPEC是否有所反應

8月7日,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原油庫存八周來首次意外增加。截至8月2日的一周,美國EIA原油庫存增加了238.5萬桶,而上月則是減少了849.6萬桶。進一步研究報告顯示,同期汽油庫存增加443.7萬桶,精煉油庫存增加152.9萬桶。

在美國原油庫存意外回升之後,8月7日(周三)WTI原油價格一度跌至50.52美元/桶,創下近半年的新低。在消費前景日益疲軟之際,國際貿易緊張局勢的威脅日益加劇,可能會繼續拖累石油價格。

8月8日,市場分析師David Song警告稱,隨著WTI價格創下近半年的低點,石油市場面臨進一步走低的威脅。此外,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升溫,這可能成為OPEC愈發擔憂的一個問題,因為其承諾要平衡2019年的油市。

作為油價下跌的回應,OPEC及其盟友可能會討論額外的措施來平衡市場。目前還需要觀察的是,在12月25日之前,OPEC是否繼續採取措施抑制石油產量,因為最新的月度石油報告指出,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長預計仍在114萬桶/日,預期全球石油需求量為9987萬桶/日。

相關消息顯示,OPEC及其盟友並不急於進一步減少石油產量,因為非OECD地區預計將繼續領導2020年的石油需求增長。不過,缺乏應對措施將繼續令油價承壓,因為國際貿易威脅抑制石油的消費前景。

盡管如此,David Son認為,油價在未來幾個月仍面臨走低風險,7月份形成“死亡交叉”的情況下尤為如此,因為這通常是一種看跌信號。

分析師警告:若WTI價格守不住50美元,恐進一步跌向42美元

石油分析師John Navin撰文指出,WTI原油日線圖上的支撐位略高於50美元,這也是反彈的起點。這點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因為這也是6月出買盤增加,入場抄底的水平。 
 
不過,隨著日平均圖(Ichimoku Cloud)轉而向下,4月份66美元的峰值似乎開始顯得非常遙遠,對看多石油的投資者來說,可能意味著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WTI原油價格的巨大波動是顯而易見的,其從2018年10月高於76美元的峰值,到12月跌至42美元的低點。隨後從底部反彈,但未能升至66美元上方,之後又開始回落。因此,可以看出50美元支撐位的重要性,如果WTI價格跌破這一水平,可能進一步跌向42美元,這也是上一次買盤入場抄底的位置。

WTI價格日線圖

油價跌至七個月低位引發沙特不滿?欲聯手“OPEC+”維護油市

周四(8月8日)亞洲時段,油價觸底回升。前一交易日,油價跌至1月份以來最低,因為美國原油庫存意外激增,在經濟不振的背景下,加強了市場對供應過剩日趨嚴重的擔憂。

兩大能源部長指責伊朗石油市場“不穩定”

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和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指責伊朗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試圖破壞全球石油市場的穩定。

能源部關於兩個官員會議的聲明稱,“佩里國務卿和法利赫部長重申,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供應國之一,美國和沙特阿拉伯將繼續共同努力,確保世界石油市場保持良好供應,以抵消破壞,特別是考慮到伊朗的侵略性努力破壞他們的穩定。“

伊朗最近成為影嚮油市的頭條新聞,主要是在霍爾木茲海峽緝獲一艘懸掛英國旗幟的油輪,以回應直布羅陀當局扣押其自己的一艘油輪。一系列事件導致伊朗地區主要政府沙特阿拉伯指控該國威脅全球石油供應,並呼籲世界各國政府採取行動。

沙特阿拉伯外交部長在奪取Stena Impero後說,“任何對航行自由的攻擊都違反了國際法,伊朗必須意識到其攔截船只的行為,包括最近的英國船只,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近日伊朗方面威脅稱,如果不能像2015年達成的一項核協議所承諾的那樣出售石油,以換取遏制其鈾濃縮活動,伊朗將封鎖霍爾木茲海峽的所有能源出口。值得註意,全球五分之一的石油運輸要經過霍爾木茲海峽。

日益趨緊的中東緊張局勢始終給油價提供支撐,但相比之下,投資者明顯更擔憂全球貿易沖突影嚮原油的需求,因此油價上行空間相當有限

EIA原油庫存6月初來首次上漲

美國EIA原油庫存自6月初以來首次上漲,增加238.5萬桶。數據公布後,美油短線下挫近1.2美元,跌幅擴大到4.72%,刷新6月13日以來低點至51.10美元/桶;布油跌逾4%,創1月4日以來新低至56.41美元/桶。

油價持續下跌至7個月低位附近,因全球經濟增長擔憂加劇。

瑞典北歐斯安銀行大宗商品分析師Bjarne Schieldrop表示,看跌情緒和不斷惡化的全球宏觀形式似乎占據了上風,打壓油價不斷走低。WTI原油晚間試探51美元支撐位後一度反彈,數據公布後下挫。美國原油產量持續從風暴導致的煉廠裝置中恢複,而原油庫存在連續7周下滑後意外錄得增長。

此外,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場下挫也對油價產生連帶影嚮,此前新西蘭、印度和泰國接連降息,加劇了衰退擔憂並促使資金湧向美國國債和其他避險資產。

(美油日線圖)

(布油日線圖)

周三紐約時段,美油重挫4.7%至50.52美元/桶,刷新自年初1月14日來低位。布倫特原油價格過去一周下跌14%,周三最低觸及55.88美元,接近悉數回吐年內漲幅,布油曾在4月份一度漲至75.60美元/桶。

沙特將不會容忍原油價格持續下跌

一名沙特阿拉伯官員表示,沙特已致電其他產油國,討論近期油價跌至七個月低點後的可能政策回應。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其減產幅度已經超過OPEC+減產協議所要求的水平。據悉,沙特不會容忍油價持續下滑,並且正在考慮所有選項。在該官員講話後,油價出現反彈。

RBC Capital Markets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師Helima Croft表示,擬定9月9日當周在阿布紮比舉行的會議對於OPEC+領導人來說至關重要,尤其是沙特和俄羅斯能源部長,這是他們在油價重挫之際釋放產量意圖信號的關鍵點。

Croft認為,“對他們來說,這是艱難的一周。可以想象OPEC秘書長巴爾金都現在正在與法利赫和諾瓦克進行電話磋商,也可以想象到他們的討論非常激烈。”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沙特的態度一項至關重要。此前正是沙特帶頭令OPEC成員國以及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產油國達成並延長減產協議,以穩定油價。此後,沙特的產量一直控制在配額規定內,但需求前景仍打壓油價走軟。油價持續走低顯然不是沙特希望看到的,相信沙特方面將進一步採取措施,提振油價上行。

OPEC奮力減產仍難挽救油價頹勢,空頭主導走勢逢高布空或為上上策

周三(8月7日)美原油一度刷新6月18日以來低點至53.15美元,因國際貿易局勢的擔憂情緒對需求前景構成了損害。盡管OPEC原油產量刷新逾5年低點且地緣局勢持續發酵,但是油價仍總體維持弱勢走向。

對此知名原油市場分析師約翰·肯普認為,油價在上周大跌後持續下行,凸顯出交易員試圖利用均值回歸策略、在油價大跌後買入期貨合約的風險。但是油價反彈乏力,說明低吸買盤有風險,短時間逢低建多可能並非明智之舉。

OPEC面臨尷尬境地

普氏能源數據顯示,OPEC在7月的原油產量下降至5年多最低水平,因其最大的產油國沙特產量大幅下降,同時伊朗、利比亞和委內瑞拉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普氏能源提供的分析和航運數據顯示,該組織7月的原油產量已經下滑至2988萬桶/日,較之6月下降了21萬桶/日。

該機構表示,7月OPEC減產執行率出現上升的原因是沙特產量低於其配額,抵消了伊拉克和尼日利亞超額的產量。受此影嚮,7月OPEC減產執行率自6月的105%回升至117%。

但是由於市場對於全球經濟疲軟的擔憂情緒以及需求的緩慢增長,OPEC平衡油市的努力正變的越來越困難。自7月初OPEC和俄羅斯領導的非OPEC產油國決定延長減產協議至2020年3月以來,原油價格並未得到提振,反而累計下跌逾5%。

事實上隨著近期國際貿易緊張關系,油價一直處於回落的走勢中,因需求因素主導市場的走向。盡管OPEC持續減產,但分析人士認為,市場對於需求下降的預期超過了OPEC減產的速度,這是油價反彈乏力的重要因素。

美國制裁對於OPEC產量變化的影嚮也在開始下降。此前美國制裁伊朗和委內瑞拉也是支撐油價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即美國正式制裁伊朗前夕,美原油一度站上近4年高位至76.9美元一線。

盡管7月伊朗原油產量下降了50萬桶/日至230萬桶/日,為1988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不過考慮到大部分伊朗原油買家停止了伊朗原油進口,因此對於油市的影嚮有限。

而委內瑞拉7月的產量則下降3萬桶/日至73萬桶/日,因該國的電力系統一直是困擾該國產量的重要因素。但總體而言,在過去幾個月,委內瑞拉的產量已經穩定在72萬桶/日至76萬桶/日。

匯通財經APP認為,考慮到OPEC平衡油市的努力正變的越來越困難,除非中東局勢突然升級,導致霍爾木茲海峽供應中斷,否則油價未來將持續因需求疲軟承壓。

眼下市場需關註OPEC+聯合監督委員會委員會將於9月12日在阿布紮比舉行的世界能源大會期間舉行會議,以評估合規情況和石油市場狀況。此外OPEC確定了12月5日為下次會議的日期,並將於次日與其非OPEC成員國會晤。市場應密切關註。

油價反彈乏力,逢低建多並非明智之舉?

肯普表示,近月交割的布倫特原油期貨上周四下跌逾7%,這一跌幅相當於1990年以來日波幅均值的逾三個標準差。油價單日跌幅為2016年2月以來最大,當時油價仍接近略高於每桶30美元的周期低點。

肯普警告稱如果一些交易員期望油價在暴跌後能夠實現大幅度的短線反彈,他們就要失望了。近月合約價格周五僅反彈2.3%,然後周一又跌3.4%,目前報價仍低於上周四收盤價。經驗表明,價格往往會在大跌後的幾天略微反彈,因此這是可利用的交易策略,但漲幅往往較小且高度不確定。因此低吸買盤有風險,因為預期回報相對較低且虧損可能性較大。

從历史數據看自1990年以來,在總計7500個交易日中,近月期貨價格總計有44天跌幅在7%或以上,包括上周四。在油價出現7%或更大的跌幅之後,通常會在隨後幾日反彈,平均總反彈幅度約為3.5%。

此類漲幅大多出現在油價大跌後的最初6-7個交易日中,10-20個交易日內就會基本消失。大跌後的最初10個交易日中,油價上漲的情況略多於進一步下跌,不過超出的幅度很小,而且在大約15天過後漲跌機率幾乎相等。

考慮到近期油價走勢依舊疲軟,空頭把握油價大方向,需求憂慮更濃,因此短時間逢高布空可能是當前較為合理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