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最鷹顧問下課,中東危局降溫!

周三(9月11日)亞洲時段,國際油價小幅走高,因美國API原油庫存超預期大降723萬桶,令油價有所回升。不過早些時候,油價周二收跌,終止了連續四天的漲勢,因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特宣布解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這是他最鷹派的顧問之一,令中東地緣局勢有所降溫。日內重點關註EIA原油庫存變化以及OPEC月報。

聚焦EIA原油庫存變化,料連續第四周下降

數據方面,仍需留意晚間22:30公布的EIA原油庫存變化,料短線左右油價走勢。目前市場預計原油庫存將下滑265.5萬桶,料連續第四周下降。

回顧上周,EIA原油庫存減少477.1萬桶,錄得連續3周錄得下滑。而產量方面,上周美國國內原油產量減少10萬桶至1240萬桶/日,國內原油產量創7月26日當周以來新低。

淩晨,美國石油協會(API)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截至9月6日當周API原油庫存超預期大降723萬桶,預期僅減少260萬桶。此外,汽油庫存減少446萬桶,精煉油庫存增加61.8萬桶。數據公布後,美油短線快速走高,收複前一交易日部分跌幅。

Price Futures Group高級市場分析師Flynn表示,博爾頓在伊朗問題上是知名鷹派,他被解職對油市影嚮利空,市場猜測這將打開美國與伊朗談判的大門。在API數據顯示美國上周原油、汽油庫存降幅超出預期。數據公布後,美油快速走高並基本收複抹去日內跌幅。雖然OPEC採取更多行動的希望依然很高,但赤道幾內亞礦業和油氣部長Mbaga之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若想OPEC進一步減產,油價需先跌至40-45美元/桶。

OPEC稱全球經濟不面臨衰退,留意月報出爐

此前OPEC秘書長Mohammad Barkindo在阿布紮比舉行的世界能源大會上說表示,全球經濟並不面臨衰退,美國經濟“表現很好”。現在石油市場並非受到供需基本面的推動,世界經濟和石油消費受到國際貿易局勢的影嚮,OPEC對石油需求數據“非常保守”。

另一方面,OPEC月報將在日內公布,值得投資者留意。在8月石油產量今年首次增長,因來自伊拉克和尼日利亞的供應增加,超過了主要出口國沙特限產和美國對伊朗制裁造成的供應減少。

同時減產協議及伊朗和委內瑞拉非自願性供應減少,已使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在全球油市所占份額降至30%的多年低點。根據OPEC數據,該組織成員國7月占全球石油供應的30%,低於10年前的逾34%及2012年所及峰值35%。

因此投資者迫切希望從OPEC新一期月報以及隨後的OPEC部長會議中找尋該組織對未來供給規糢的態度。一旦OPEC流露出可能提前結束減產的姿態,布油料很快重回60美元關口下方;反之,則仍為油價提供支撐。

美股尾盤抹去跌幅,提振需求前景

美國股市尾盤抹去跌幅,投資者繼續追捧價值股。美國國債收益率連續第五天上漲。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高,標普500指數基本持平,而納斯達克指數收低。

截止收盤,標普500指數基本持平,報2979.39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0.3%,報26909.43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基本持平,報8084.155點。

周二,在國際貿易局勢出現新利好消息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一度上漲。Miller Tabak & Co股票策略師Matt Maley稱,貨幣政策和國際貿易問題之間正在進行拉鋸戰。今年曾經表現出眾的股票跌幅最大,反之亦然。能源股上漲,小盤股連續第二天跑贏大盤。

JonesTrading首席市場策略師Michael O’Rourke說,“幾周前開始從成長股到價值股的輪換,昨天特別顯著。”

值得註意,股市的表現往往和油價走勢成正比。因股市強勁表示經濟前景得到改善,有助於令投資者對能源需求前景樂觀,從而利好油價。

博爾頓被迫下課!中東危局降溫

在中東和亞洲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博爾頓離職可能會減輕市場對白宮傾向於使用軍事力量作為外交工具的擔憂。

博爾頓支持美國今年早些時候對伊朗發動空襲的計劃,以報複美國一架無人偵察機被擊落。特朗普在最後一刻取消了這一行動。此後,特朗普表示願意在適當的條件下與伊朗領導人對話。 
 
官員和一位接近特朗普的消息人士表示,總統已經厭倦了他的鷹派傾向。博爾頓在擔任白宮安全顧問期間進行了廣泛的訪問,例如,他警告俄羅斯不要幹預美國的選舉,不要促進與以色列的牢固關系。

博爾頓反對美國國務院最近提出的與塔利班民兵組織簽署阿富汗和平協議的計劃。熟悉博爾頓觀點的消息人士說,他相信,美國可以在不與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的情況下,將駐阿富汗部隊減少到8600人,並維持反恐努力。 

Again Capital合夥人約翰·基爾達夫認為,這緩解了人們對襲擊伊朗的擔憂。他攻擊伊朗的願望可以追溯到喬治·w·布什時期。他在場時,石油市場總是很緊張。 

Excel Futures Inc.的總裁Mark Waggoner表示,“博爾頓給石油市場帶來的風險溢價基本上已經消失,如果油價因為博爾頓離職而再下跌1美元,我不會感到驚訝。”
蓬佩奧重申:特朗普準備會見伊朗總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白宮告訴記者,特朗普做好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晤的準備,“沒有任何預設條件”。當被問及是否預計本月會有會晤時,蓬佩奧說“當然!”

不過美國財長努欽表示,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政策不會因為約翰·博爾頓的離職而改變。同時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可能仍然不太可能讓這種情況發生,但會面的機會讓原油面臨著上行壓力。

投資者需要註意,如果真出現會晤的情況,油價可能會進一步下跌。此外,博爾頓是對伊朗未遂打擊和伊朗政權更迭的關鍵支持者。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美國打擊伊朗的可能性也會隨著他的離開而下降。

(美油日線走勢圖)

策略建議:輕倉高位做空

重點關註:國際貿易局勢、全球股市表現、美伊關系、OPEC月報、EIA原油庫存變化

阻力:美油:58.76  60.00  61.00  布油:63.76  64.60  65.43  
支撐:美油:57.30  56.50  55.70  布油:62.25  61.20  60.30  

長期政治顧問被捕、班農被曝牽涉其中 特朗普發推怒懟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長期政治顧問羅傑·斯通(Roger Stone)在周五(1月25日)黎明前的突襲行動中被捕。特別顧問穆勒(Robert Mueller)正在調查2016年的選舉幹預。
斯通在佛羅里達州被捕,面臨7項指控,包括篡改證人、妨礙司法公正和向國會作虛假陳述。

截至目前,為特朗普效力的多位人士已經被捕或被控。

起訴書稱,就在2016年大選前夕,斯通曾與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高級官員接觸,試圖洩露有關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破壞性信息。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10月主動聯系斯通的“特朗普競選團隊高級官員”是班農(Steve Bannon),他曾在大選的最後階段擔任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首席執行官。

班農的律師拒絕置評。曾在白宮擔任特朗普首席策略師不到一年的班農沒有回複外媒記者多次的置評請求。

斯通是一名資深共和黨特工,自稱是一個骯髒的騙子,他一直否認在競選期間與俄羅斯勾結。他於美國東部時間周五上午11點在佛羅里達州勞德代爾堡的聯邦法院出庭,法官將其保釋金定在25萬美元。

斯通的庭審開始後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我們國家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沒有勾結!邊境幫派人員、毒販和人販子得到了更好的待遇。是誰通知CNN去那里的?”

特朗普指的是FBI特工敲了斯通的門之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攝像機出現在現場。

起訴書描述了斯通和特朗普競選組織的高級成員之間的多次接觸。

2016年夏天,斯通與特朗普的高級競選官員談論了1號組織(Organization 1)及其可能擁有的對希拉里競選不利的信息。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高級官員聯系了斯通,詢問有關1號組織未來釋放的信息。

起訴書沒有指明“1號組織”或其頭目,但顯然指的是維基解密和Julian Assange,因為起訴書稱該組織的頭目當時在厄瓜多爾駐倫敦大使館。Assange自2012年以來一直住在那里,同時避免在瑞典受到性侵犯指控。

在2016年大選的最後一個月,該組織洩露了數千封希拉里競選郵件。2016年10月10日,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場競選集會上,特朗普稱贊該組織說:“維基解密!我愛維基解密。”此外,特朗普的大兒子小唐納德(Donald Jr.)承認,他一直在與維基解密進行私下交流。

起訴書還稱,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一名高級官員在2016年7月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被盜電子郵件被洩露後,“被指示”與斯通討論1號組織未來可能發布的郵件:

“在2016年7月22日1號組織公布被盜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電子郵件之後,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一名高級官員接到指示,要聯系斯通,了解關於希拉里競選團隊的任何額外信息,以及1號組織還掌握了哪些有害信息。此後,斯通告訴特朗普競選團隊,未來1號組織可能會發布破壞性材料。”

起訴書稱,在距離大選1個月之際,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一名高級官員詢問斯通,是否會在10月份公布更多的材料。CNBC指出,這名官員名叫班農。希拉里當時被認為是最有希望贏得選舉的人,在全國民調中領先於特朗普。

特別顧問穆勒稱,在10月7日公布了最初一批被盜的希拉里競選郵件後,特朗普的一名高級競選官員的一名助手給斯通發了短信稱贊他。

白宮顧問放出消息: 特朗普無權撤銷美聯儲加息決定 也不能解僱鮑威爾

據美國媒體周日(12月23日)報道,白宮顧問們表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無權撤銷美聯儲(fed)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的加息決定,雖然特朗普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感到憤怒。

即將上任的白宮幕僚長米克•馬爾瓦尼(Mick Mulvaney)周日在美國廣播公司(ABC)的This Week節目中表示,特朗普“現在意識到”他不能解僱這位美聯儲主席。此前,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周六發表聲明說,特朗普沒有建議解僱鮑威爾,也不相信他能這麼做。

在上周為期兩天的FOMC會議召開之前的幾天里,特朗普曾呼籲美聯儲不要加息。但在那次會議上,美聯儲一致批準將基準利率上調25個基點。知情人士說,特朗普對美聯儲的行動感到憤怒,對美聯儲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縮減所持債券規糢的努力也感到不滿。

特朗普將市場恐慌歸咎於美聯儲。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幾天,特朗普向白宮顧問們抱怨鮑威爾的行為,並大聲質疑他能否解僱這位美聯儲領導人,不過顧問們不確定他是否是認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