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有望阻止无协议脱欧?英国智库:难以实现!英镑继续下跌趋势明显

英国媒体报道称:“留欧派”议员现阶段仍可以探索可信途径阻止英国“无协议”脱欧。虽然在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作为强硬脱欧派,曾许诺“要么做,要么死”。但从汇率的角度来看,任何有关议员实际上仍拥有挫败首相意图的选项的建议,都有可能被证明是支持英镑的。

脱欧受阻或支撑英镑?

有媒体报道称:议员们正在制定计划,迫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违背他的“要么做,要么死”的承诺,让他在最后一刻请求欧盟延长英国退欧期限。”

虽然议员们希望在不信任投票中推翻政府,但是议员们将尝试引入新的立法,而不是在固定议会法案规定的14天内组建新政府。该法案将规定,政府必须在举行强制大选之前要求延长英国退欧时间。毕竟,如果在14天内没有其他政府组成,就必须举行大选。

据报道,这份关于议员阻止首相无协议脱欧的文件已经与工党领导层进行了讨论,多米尼克?格里夫(Dominic Grieve)也签署了这份文件,并在300名支持第二次公投的议员中分发。这份报告意义重大,因为它是第一个真正的迹象,表明仍然存在阻止“无协议脱欧”的选项。

近来,市场对“无协议”脱欧的预期一直在稳步上升,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抛售英镑。如果反对“无协议脱欧”的浪潮逆转,那么英镑的命运或许也会转向上行。

议员们无路可走,英镑预计持续下跌

虽然每天报道议员们可以选择多种方式,但英国政府研究所(IfG)表示,议员们试图阻止“无协议”的做法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一份新的白皮书中,IfG对未来几个月可能发生的事情得出了以下结论:英国不太可能在10月31日达成退欧协议;
国会议员可以表示反对任何协议,但仅凭这一点无法阻止协议的达成;不信任投票并不一定会阻止“无协议脱欧”
没有时间可以在10月31日之前举行普选;第二次公投只能在政府的支持下进行。

IfG的曼迪?蒂蒙特?杰克(Maddy Thimont Jack)表示:政府可以无视议员们反对达成协议的声音。简单地在原则上投反对票并不会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也不会改变国内和国际法律。在10月31日之前,政府几乎不需要通过什么立法,修改或否决它只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限制政府的权力,而不会阻止协议本身。

蒂蒙特?杰克(Thimont Jack)补充道:英国国会议员和英国广播公司正在为9月和10月的英国脱欧摊牌做准备。但当议会以压倒多数投票支持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时,法律上的违约就已经确定了:如果不能达成协议,英国就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

因此,与梅的政府不同,约翰逊政府将不受任何法律约束,无需征询、告知或获得下议院的同意。政府对下议院命令文件的控制,加上它提出动议和部署拖延战术的能力,意味着它对下议院发生的事情有很大的控制权。

瑞士信贷销售和交易部门的乔纳森?皮尔斯(Jonathan Pierce)表示:英镑可能会进一步下跌。现阶段,最好的结果是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温和的退欧协议,或者更好的做法是举行第二次公投,以避免再次公投。尽管最近英镑走弱,但英镑需要进一步下跌。

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外汇分析师乔.马尼博(Joe Manimbo)表示:到目前为止,英镑保持在关键心理底部上方的能力减缓了其下跌速度。本周英镑走势的关键点是英国的失业和通胀数据,这些数据将说明英国离衰退可能有多近。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劳动力市场强劲,但这对英镑的提振作用并不明显。

 虽然媒体报道称议员有望阻止“无协议”脱欧,但事实上这条路难以走通。英国硬脱欧的风险仍然比较高,并将继续削弱英镑。而英镑兑欧元仍处于根深蒂固的下行趋势,在包括英镑兑美元在内的大多数主要英镑汇率中,同样的总体下行趋势也很明显。

约翰逊铁心硬脱欧还有谁能阻止?英国议会或将静坐表决,抬出女王死磕到底

现任利斯文勋爵(Lord Lisvane)的罗伯特·罗杰斯(Robert Rogers),曾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英国议会下院最高宪法顾问,他对媒体报道的约翰逊无视不信任投票、将选举推迟到英国退欧日期之后的计划提出了严厉批评。

静坐表决破坏宪法

他表示,通过“众议院静坐表决”暂停下议院席位,以完成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政策,对议会相关法律的“公开颠覆”,并“在宪法上具有破坏性”。

根据《固定任期议会法案》(FTPA),议员们将在不信任投票后的14天内,通过对现任政府或新组建的政府的信任投票,否则将引发大选。这意味着在举行第二次信任投票之前,首相的潜在继任者需要在女王的要求下组建政府。

但利斯文勋爵表示,这个想法会让女王“不安地接近政治机制”。必须避免君主以这种方式介入。

同时他警告称,政府也可能推动“众议院动议的静坐”,以阻止众议院通过支持新政府的动议。

他认为,议员们附加在北爱尔兰法案上的一项修正案对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作用,甚至毫无作用。该法案要求,只要斯托蒙特不进行改革,下议院就必须定期进行辩论。

这位专家表示,这将构成一场“宪法危机”,在这场危机中,“最基本的民主规范”正在受到侵犯,迫使议员们寻求一种“议会外”的方式,来沟通他们希望任命一位特定的新首相。避免这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修改最初的不信任动议,明确谁应该接任首相一职。

他们认为,这样的举动不属于《固定任期议会法案》,也不会引发大选倒计时14天,但会迫使约翰逊辞职。

利斯文勋爵表示,战术上的拖延“将引起极大的争议,并将招致最强烈的批评,因为这不仅是对《固定任期议会法案》授予的权力的滥用,而且还将女王卷入了这场争论。”

他补充说:“从宪法的角度来看,这两种做法都是非常不可取的,而且在宪法上具有破坏性。”

“运营翠鸟”救助计划

为了安抚国内民众情绪,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政府正在制定一项救助基金计划,一旦英国脱欧无法达成协议,将向面临风险的公司提供帮助。

报道称,政府已经起草了一份关于受影响最大的公司名单。建筑业和制造业在此次脱欧混战中首当其冲。负责英国脱欧计划的政府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证实,大臣们正在制定一套方案,帮助面临风险的企业。
内阁可能会在本周讨论被称为“运营翠鸟”(Operation Kingfisher)的紧急救助计划。

约翰逊政府不仅要面对由脱欧所带来的政治压力,而且还必须要控制潜在的“无协议脱欧”的经济后果。现阶段,英国的经济已经处在衰退的边缘。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表示,4月至6月英国经济萎缩0.2%,为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季度下滑。经济学家将衰退定义为连续两次收缩。统计数据显示,制造业疲弱,与此同时,与脱欧相关的库存也已结束,超过了原本强劲的消费需求。服务业是唯一的亮点,增长0.1%。

英鎊為何錄得近兩個最大單日漲幅?英國議會阻止進程,無協議脫歐或難成現實

周四(7月18日)英國議員批準了一項提案,旨在為下屆首相通過暫停議會來強行推進無協議脫歐設置障礙。該提案要求,即使在議會被暫停的情況下,也要在9月和10月的幾天里開會審議北愛爾蘭事務。這再次表明,議會決心阻止英國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脫離歐盟。受此消息提振,隔夜英鎊兌美元大漲逾百點,收複了1.25關口,錄得5月3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


議會提案阻止無協議脫歐

為期三年的英國脫歐危機愈演愈烈,最有希望當選英國下任首相的約翰遜已承諾,無論是否達成過渡協議,都將帶領英國在10月30日脫歐。而約翰遜的這一承諾可能會讓英國政府與英國議會發生沖突。

英國預算責任辦公室(OBR)強調了無協議脫歐的風險,英國可能正在滑入全面衰退,無協議退歐只會使英國經濟雪上加霜,導致公共財政將出現300億英鎊(合374.6億美元)的缺口。

約翰遜拒絕排除讓下議院“休會”或暫停的可能性,因此,為了防止他在上台後帶領英國無協議脫歐,英國議會議員以315票對274票,投票通過了一項提案。該提案要求,即使在議會被暫停的情況下,也要在9月和10月的幾天里開會審議北愛爾蘭事務,並要求內閣大臣每兩周報告一次重建已經解散的北愛爾蘭議會的進展情況,並讓議員們有機會討論並批準這些報告。一直以來,如何妥善處理北愛爾蘭邊境問題,是英國政府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英國脫歐談判的死結所在。因此,在議會被暫停的情況下,對北愛爾蘭事務的審議權,其實是對無協議脫歐的審議權。

那些希望阻止“無協議脫歐”的人認為,如果議會在10月31日之前開會,他們將有機會阻止英國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退歐。

議員努力避免經濟衰退

批評人士指出,如果像強硬脫歐派所希望的那樣無協議脫歐,不僅會破壞全球成長,沖擊金融市場,還會削弱倫敦作為舉足輕重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稱,如果無協議脫歐,到2020年底英國經濟可能收縮2%。脫歐派人士則認為,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後,英國經濟放緩的程度並不像人們擔心的那麼嚴重,這樣的預測純粹是危言聳聽。反對無協議脫歐的人士表示,無協議脫歐對英國來說是一場災難,許多議員指出,他們的職責是防止任何領導人觸發這一事件。

周四,一名自覺背叛政府的英國文化部部長請辭,他與另外16名保守黨議員一道投票支持該提案,以增強議會阻止“無協議脫歐”的能力。英國商務大臣克拉克和國際發展事務大臣斯圖爾特都投了棄權票,但不打算辭職。英國媒體報道,親歐盟的財政大臣哈蒙德也投了棄權票。如果約翰遜當選,哈蒙德很可能被解職。哈蒙德在推特上評論稱:“我認為在我國历史關鍵時期,應該允許議會開會,並擁有發言權。”

首相特雷莎·梅辦公室的一名發言人表示,“首相顯然對今天下午的投票中多位大臣棄權感到失望。毫無疑問,她的繼任者在組建新政府時將考慮到這一點。”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英鎊兌美元周五(7月19日)交投於1.2551附近,基本守住了隔夜大部分漲幅,一方面是因為市場對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預期降溫,空頭倉惶逃離;另一方面,隔夜美聯儲官員發表了非常鴿派的講話,市場對美聯儲7月底降息50個基點的預期顯著升溫,美元 指數大幅走弱。

投資者仍需對脫歐的相關消息保持關註,同時晚間仍有多位美聯儲票委將發表講話,投資者需要密切關註。

美元多頭小心!美國6月通脹意外強勁,但不足以阻止美聯儲7月份降息

7月11日,外匯分析師James Skinner指出,美國6月份非農數據反彈,6月份的通脹率也好於預期,雖然這兩大因素削弱了美聯儲的降息預期,但還不足以阻止美聯儲7月底實行降息。荷蘭國際表示,美聯儲並不正在認真考慮金融市場目前的預期,即到2020年底降息100個基點。CIBC資本市場認為,鮑威爾再次釋放7月底降息25個基點的信號,而強勁的核心CPI數據表明,美聯儲降息50個基點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北京時間7月11日20:30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6月份通脹率上升0.1%,而此前市場普遍認為通脹不會發生變化。美國6月未季調CPI年率下跌至1.6%,低於1.8%的前值,不過核心CPI年率上升2.1%,高於2%的前值和預期值。

外匯分析師James Skinner認為,雖然美國6月份通脹率意外好於預期,美元得到支撐,但這還不足以阻止美聯儲實行降息。

CIBC資本市場(CIBC Capital Markets)首席經濟學家申菲爾德(Avery Shenfeld)表示:“盡管美聯儲曾表示,達不到通脹目標的風險將持續下去,這是美聯儲放松貨幣政策的一個理由。但我們認為,這些風險與他們對經濟增長將持續下滑的擔憂有關。鮑威爾相當明確地傾向於降息,且依然釋放7月份降息25個基點的信號,而強勁的核心CPI數據表明,7月份降息50個基點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喬什·奈(Josh Nye)表示:“如果強勁反彈的美國6月非農數據,以及G20峰會緩和國際貿易緊張局勢都沒有改變美聯儲對7月份降息的看法,那麼我們懷疑,美國6月份核心CPI意外小幅上漲能否起到這樣的作用。”

市場之所以關註美國的通脹,是因為其決定著美聯儲的利率政策,而美聯儲的利率政策對國際資本流動以及投機性短期交易活動有著重大影嚮。

加拿大銀行外匯策略主管布里加爾(Erik Bregar)表示:“鮑威爾的政策和美聯儲6月份會議紀要基本重新肯定了美聯儲的立場,即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和低通脹是迫使美聯儲7月晚些時候開啓新一輪降息周期的驅動因素。自鮑威爾重申債券市場降息意願以來,英鎊已飆升逾100點。”

荷蘭國際首席國際經濟學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表示:“我們的基本預期是,美國經濟增長將保持穩定,勞動力市場將保持強勁,通脹率將隨著時間推移回升至2%。這些情況向我們暗示,美聯儲的任何降息都將是預防性和試探性的。這並不意味著美聯儲正在認真考慮金融市場目前的預期,即到2020年底降息100個基點。”

2018年美聯儲四次上調美國的借貸成本,將聯邦基金利率區間維持在目前的2.25%至-2.5%之間,在此過程中提高了美國資產的吸引力,並幫助美元兌競爭貨幣在那一年上漲了4%。自2015年底以來,美聯儲已實行了九次加息,但隨著2018年大規糢減稅措施提振經濟增長效應逐漸消退,國際貿易緊張局勢沖擊全球商業信息和投資,美國也開始考慮降息以支持經濟。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6月份發表演講時表示,美聯儲將採取任何必要措施維持當前美國經濟擴張,但決策者不應該對暫時性的發展做出應對,無論是通脹率下滑,還是非農就業人數出現下滑。

鮑威爾稱今年美國通脹率下滑是暫時的現象。7月11日公布的強勁CPI數據顯示,這可能是正確的評論。此外,美國6月份非農數據顯示就業增長出現強勁反彈。這兩個因素都可能削弱美聯儲降息的理由,但都不足以讓分析師或市場修正他們此前的預計:美聯儲將在7月30日實行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