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數據大好但英鎊仍難言樂觀!

雖然英國7月份勞動力市場數據好於經濟學家此前的預期,但政治因素在英鎊走勢中仍占主導地位。9月10日,外匯分析師Gary Howes稱,英國首相約翰遜宣布議會休會至10月14日,英鎊在此期間有望獲得平靜。但是,如他在歐盟峰會上沒能達成新版脫歐協議,政府可能採取非常規手段實現10月31日脫歐,英鎊恐遭到大幅拋售。 

英國工資數據好於預期,但政治因素仍在英鎊走勢中發揮主導作用

北京時間9月10日(周二)16:30,英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英國7月包括紅利三個月平均工資年率為4%,遠高於3.7%的市場預期值。此外,英國7月三個月ILO就業人數增加3.1萬,英國經濟繼續提振就業和工資上漲。 

Monex Europe市場分析主管貝里奇(Ranko Berich)表示:“英國7月份平均周收入同比增長4%,創11年新高。如果消費者仍然願意將增長的工資花出去,這應該會繼續支持英國的零售銷售,從而支撐英國整體GDP增長。”

在正常時期,這種情況對英鎊尤其有利,因為這將意味著英國央行加息概率上升,有助於支撐英鎊。

然而,對於2019年的英鎊來說,政治因素很可能占據主導地位。市場分析師Gary Howes預計,在英國脫歐取得一些實質性突破之前,經濟數據不會對市場走勢占主導作用。

雖然英國政治持續混亂,但是從外匯市場角度看,實際上英鎊的利好消息多於利空消息。

約翰遜將參加歐盟峰會,努力達成新版脫歐協議

首相約翰遜很難讓英國10月31日無協議脫歐。他越陷入困境,想與歐盟達成新脫歐協議就越有可能實現。事實上,約翰遜也已承諾尋求與歐盟達成一項新的脫歐協議。分析師們相信,如果新協議能成功達成,將為英鎊持續上漲打開大門。

約翰遜想達成新協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其實一直是他的既定目標。不過,市場最近開始關註他是否願意保留無協議脫歐的選項,將其作為達成新協議的有用工具。

不過,市場確實認為約翰遜無協議脫歐的意願令人信服,因此在他入主唐寧街10號之後,英鎊迅速貶值。

在與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爾會晤後,約翰遜向議員們表示,本屆政府將繼續推動談判達成新脫歐協議,同時也為無協議脫歐做好準備。他還表示自己將參加10月17號開始的歐盟峰會。無論自己受到多少束縛,他都將為英國的國家利益努力達成新脫歐協議。此外,約翰遜還強調本屆政府不會再拖延脫歐。

英國休會期間英鎊有望暫時平靜,但達不成新版脫歐協議恐遭大幅拋售

倫敦金融城指數(City Index)的分析師辛科塔(Fiona Cincotta)表示:“首相現在已經讓議會休會,有效地將進一步的辯論推遲到10月中旬,並允許政府繼續尋找改善脫歐協議的途徑。”

Markets.com的分析師威爾遜(Neil Wilson)表示:“約翰遜要求提前大選的動議再次遭議會否決,這意味著不可能在10月31日前舉行提前大選。隨著英國休會,在10月14日複會前,我們似乎不太可能看到英國向無協議脫歐方向出現進展。這至少可能給多頭帶來一些安慰,英鎊將得到支撐。”

然而,辛科塔卻警告稱,英鎊的強勢無法得到保證,她仍對進一步的波動保持警惕。她認為目前還不是英鎊波動的總結,投資者將密切關註英國政府的動態。有證據表明,約翰遜將以某種方式無視議會,推動英國無協議脫歐,這可能會再次壓低英鎊。 

事實上,最近的頭條新聞表明,如果約翰遜未能達成一項新協議,他將努力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避免英國脫歐延期。9月9日,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向議會表示,盡管政府將尊重法治,但有時情況可能更為複雜,因為存在相互沖突的法律或相互矛盾的法律建議。 

簡而言之,英國政府將尋找任何漏洞,在尊重法律條文的同時,防止英國再次推遲脫歐。

因此,Gary Howes認為,盡管對英鎊觀察人士來說肯定有積極的一面,但如果不能達成一項新的脫歐協議,加上政府有可能採取非常手段來實現10月31日脫歐,英鎊應該會遭遇大幅拋售。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靚麗薪資也無法拯救英鎊!

雖然7月1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英國薪資數據向好,但依然難敵脫歐對英鎊走勢的負面影嚮。本周,因為美元企穩,加上兩位英國首相候選人與歐盟談判的措辭也更加強硬,荷蘭國際和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現在繼續看空英鎊。德國商業銀行稱,只要英鎊兌美元不突破1.2610,將維持看跌立場。長期來看(1-3個月),英鎊兌美元的下行目標位在1.2108,即從目前的水平跌逾300點。

相比經濟數據,脫歐進程成為影嚮英鎊走勢的最大驅動因素

英國脫歐派領軍人物、前外交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現任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是目前最受關註的首相候選人。這兩人都表示,當前歐盟脫歐協議中所謂的北愛爾擔保協議必須取消,否則英國應該考慮通過“無協議”脫歐退出歐盟。

這些情況暗示,英國政府對無協議脫歐的想法變得不那麼反感了。市場目前關註7月23日公布的保守黨領袖選舉結果,以及10月31日的脫歐截止日期是否進一步延長。

荷蘭國際的分析師克爾帕塔(Petr Krpata)表示,英國脫歐的噪音和硬脫歐可能性上升仍是英鎊的關鍵驅動因素,這一點已經表現得非常明顯。雖然英國薪資數據穩固,但保守黨領導人候選人的言論依然令英鎊承壓。

英鎊目前是本周和本月表現最差的主要貨幣。過去三個月,英鎊兌美元下跌4.8%。雖然在2019年的前八周,匯價曾上漲約5%,但迄今為止還是下跌了2.6%。

英鎊的起起伏伏反映了市場這樣一種希望:英國和歐盟的談判將能實現某種方式的軟脫歐。但是從7月份的情況看,外匯市場認為出現這種結果的可能性正變得越來越低。

7月16日,英國國家統計局宣布,在截至5月底的3個月里,不包括獎金的平均收入增長3.6%,增幅為11年來最快,這在正常情況下會助長有關英國央行加息的猜測,並有望提振英鎊。此外,英國的工作人數增加2.8萬人至紀錄高位,失業率維持在44年低點3.8%。

然而,在秋季和英國脫歐截止日期之前,英鎊可能繼續下行。7月1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英國通脹率連續第二個月維持在央行2%的目標水平,但英鎊只出現了小幅的、非常短暫的上漲。

荷蘭國際的分析師克爾帕塔表示,預計這樣的情況以後還會發生。先比英國脫歐,任何樂觀的經濟數據都將成為影嚮英鎊的次要因素。

德國商業銀行:只要不突破1.2610,將繼續看跌英鎊兌美元

德國商業銀行的技術分析主管瓊斯(Karen Jones)表示:“英鎊兌美元大幅下跌,跌破了1.2444/39支撐位,7月17日跌至兩年新低1.2382。我們也註意到道明證券提到的1.2359支撐位,在匯價跌至1.2108之前,我們將維持很低的持倉量,這也是2016年低點以來的78.6%回檔位。匯價目前保持在1.2605的下行趨勢線下。”

瓊斯本周告訴客戶,至於上周市場下跌時試圖抄底的客戶,他們應該選擇拋售英鎊兌美元。該行7月15日在1.2575附近入市,只要匯價不突破1.2610,就將繼續做空英鎊。

上周三,德國商業銀行在1.2452附近買入英鎊兌美元,此前匯價出現大幅下跌,一度跌破1.2500的整數關口。該行在1.2650水平進行獲利了結,且在7月15日進行了清倉。 

7月17日,德國商業銀行在面向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長期來看(1-3個月)英鎊兌美元的下行目標位在1.2108,這是2016年以來上漲的78.6%的回檔位,也是跌至2016年低點1.1491前的最後一道防線。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