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美遇襲火光沖天!石油產量50%受損,周一油價將暴漲?

沙特阿拉伯內政部14日發表聲明說,當天淩晨,有數架無人機襲擊了沙特國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兩處石油設施並引發火災。聲明說,襲擊分別發生在沙特東部城市達曼附近的布蓋格工廠以及胡賴斯油田。阿美石油公司的工業安全團隊已經控制住火情,有關部門正對襲擊事件進行調查。

沙特內政部14日在一份聲明中說,襲擊發生在該國東部達曼省附近的一處主要石油設施,而另一處遭襲地點為胡賴斯油田。

也門胡塞武裝一名發言人14日通過其控制的馬西拉電視台說,胡塞武裝當天出動10架無人機對阿美石油公司在布蓋格和胡賴斯的設施發動襲擊。該武裝還表示將擴大對沙特的襲擊範圍。

今年8月17日,沙特東部西巴油田一座天然氣設施遭到多架無人機襲擊後起火,大火隨後被撲滅,沒有人員傷亡。胡塞武裝當日宣布,10架無人機襲擊了阿美石油公司在西巴油田的煉油設施。

2014年9月,胡塞武裝奪取也門首都薩那,迫使總統哈迪前往沙特避難。2015年3月,沙特等國針對胡塞武裝發起代號為“果斷風暴”的軍事行動。此後,胡塞武裝不時使用導彈、無人機等向沙特境內目標發動攻擊。近幾個月來,胡塞武裝加大了對沙特境內重要設施襲擊頻率。

法新社15日消息,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長當地時間周六表示,沙特石油企業阿美的兩個石油設施已暫時停產,導致該公司削減約一半的總產量。隨後,沙特阿美召開緊急會議進行商討。沙特能源部長在沙特官方通訊社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襲擊“導致Abqaiq和Khurais兩個工廠暫時停產”。他同時補充道,這將導致近一半的石油產量被削減,減產幅度高達570萬桶/日。

另據路透社援引沙特國家通訊社的報道稱,襲擊事件發生後,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時稱,“沙特有意願且有能力對抗和處理恐怖分子侵犯”

特朗普則肯定地表示,華盛頓與利雅得是盟友,將會支持沙特,並強調襲擊將會給美國和全球經濟帶來負面效應。此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把此次襲擊責任完全推給伊朗,他在推特上寫道,美國及其盟國將追究德黑蘭的“責任”。

北京時間15日訊,沙特阿拉伯的官員表示,將在星期一恢複到正常的石油產量水平,他們試圖在沙特國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兩處重要石油設施14日遭到無人機襲擊並發生火災之後讓世界市場放心,此前沙特能源部長發表聲明說,這宗攻擊“造成阿布蓋格與胡賴斯的石油設施暫停生產”,影嚮約50%生產。這相當於全球每日石油供應量的5%。

這次這次襲擊導致人們猜測美國和歐洲可能會釋放緊急儲備。周六,國際能源署表示,它正在與沙特當局以及主要的生產國和消費國接觸,“目前,市場可以供應充足的商業庫存”。該組織表示。“IEA正密切關註沙特阿拉伯的局勢。”

石油輸出國組織一位官員表示,如果沙特持續中斷的數百萬桶的石油產量,可能會督促美國和歐盟釋放應急儲備。 美國能源部發言人稱,特朗普政府準備必要時利用美國應急石油儲備,以幫助全球市場避免原油價格飆升。

消息人士提醒,在此次襲擊之前,國際油價正面臨重要的方向性選擇。目前美國WTI原油主力合約收於54.82美元/桶,已經連續4個交易日下挫。周一,市場如果高開,最好保持觀望,看看後續的消息和市場反應再做決定。在襲擊發生前,原油期貨價格是震蕩走低的,正是反映了基本面過剩的預期。現在沙特石油設施遇襲,如果損失產能很大,並且影嚮了供需平衡,那原油期貨價格勢必走高。但是這個需要證實和評估,目前草草下結論,做多、做空都是不穩健的。

特朗普想放松對伊朗制裁,伊朗石油或空降原油市場

白宮內部摩擦連續第二天攪得原油市場動蕩不安,原油期貨隔夜跌至一周低點,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有意化解美伊僵局。美國總統特朗普考慮放寬對伊朗的制裁,此前美國的制裁令伊朗原油出口能力大為受限。

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準備本月晚些時候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會晤。對於美國這樣一個把孤立伊朗作為重要政策的國家,此種談判將是前所未有的。

放松對伊制裁曾遭到博爾頓激烈反對

特朗普討論了放松對伊朗制裁,旨在本月聯合國大會上能與伊朗總統舉行會議。而剛剛離職的博爾頓是“極限施壓”行動的關鍵設計師。

雖然特朗普毫不掩飾他願意與伊朗領導人坐下來會談,這一舉動將打破美國四十多年的政策。但他如果想要實現這一目標,還有相當大的政治障礙有待克服。然而,周二博爾頓的去職提高了會議舉行的可能性。

三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討論放寬對伊朗的制裁,以便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本月晚些時候能舉行會談,這引發時任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激烈反對。這個想法在周一橢圓形辦公室舉行的會議上被提出,財政部長姆努欽對以此作為重啓與伊朗談判的方式表示支持。當天晚些時候,特朗普決定讓博爾頓離職,並在周二予以宣布。

據上述知情者稱,白宮已經開始準備特朗普9月23日當周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於紐約會見魯哈尼的可能性。 鑒於美國的嚴厲制裁措施仍然存在,伊朗人是否會同意此次會談還遠未明朗。

其中兩位知情人士透露,一個可能的情形將是特朗普加入魯哈尼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之間的會晤。知情者表示,還沒有跡象表明這會實際發生。

博爾頓的職業生涯一直對伊朗持強硬態度,他長期以來一直呼籲對該國進行先發制人的打擊以摧毀其核計劃。他的突然離職立即引發了一些猜測,即美國的“最大化壓力”行動可能會緩解,以誘使伊朗領導人坐上談判桌。

在特朗普退出2015年核協議後,美國的歐洲盟友一直迫切希望找到一種方式來促成華盛頓與德黑蘭之間達成協議。馬克龍甚至邀請了伊朗外交部長紮科夫上個月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舉行會談,並獲得特朗普口頭支持以緩和制裁。然後一切都沒發生。

美國國務卿軟化對伊朗立場

蓬佩奧去年提出了12項要求,他說伊朗必須履行才能成為“正常國家”,他仍然可以試圖阻止特朗普軟化立場。然而,蓬佩奧最近採取了與總統保持同步的更溫和基調,並在周二的通報會上表示,特朗普準備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進行對話。

美國外交關系委員會的一名高級研究員Charles Kupchan表示,至少博爾頓的退出降低了軍事升級的可能性。

伊朗並不一定會同意談判

對於伊朗總統魯哈尼來說,與特朗普坐在一起將是一場巨大的政治賭博,他的國家經濟正因為美國制裁而受到嚴重削弱,並且雙方不能保證會達成一項允許德黑蘭再次合法出售石油的協議。考慮到與美國會談的政治風險,伊朗人長期以來一直贊成掩人耳目的討論。在2015年核協議達成之前,雙方的低級別官員在安曼曾進行了多年談判。

盡管如此,魯哈尼的顧問Hesameddin Ashena周二發表推文稱,博爾頓的離職是“在伊朗建設性抵抗下,美國最大化壓力戰略失敗的決定性跡象”。

消息人士提醒,原油市場對美伊關系的任何變化都將非常敏感,如果它們的關系改善,市場將出現更多伊朗原油,可能會在一兩個月內重回市場。對伊朗制裁的任何放松都可能會令美國頁岩油生產商承壓。盡管上周美國EIA原油庫存下降符合預期,但美國柴油庫存增加270萬桶,令預期庫存將下降的分析師感到十分驚訝。

石油需求預期一降再降,油價提升難上加難!

IHS Markit副董事長Daniel Yergin周二(9月12日)表示:管道瓶頸問題正在得到解決,所以今年年底將有更多的石油進入市場。美國生產將繼續增加已經供過於求的全球市場的供應,石油需求預期正變得越來越悲觀。

Yergin表示:我們正處於2008年以來石油最疲軟的時期之一,認為今年的需求增長將低於100萬桶/日。所以當更多的石油進入市場的時候,預計油價會有一些波動。不過盡管市場預期油價將出現波動,但他認為布倫特原油價格將維持在55-65美元區間。

這並不是唯一一個預測今年石油需求增長將大大低於最初預期的人。

國際能源署(IEA)在其最新的石油市場報告中,將2019年的需求增長預期下調了10萬桶/日,至110萬桶/日。此前該機構發現,1月至5月的需求增長僅為52萬桶/天,為2008年以來的最低增幅。

幾家華爾街投資銀行已經發出警告,稱不斷升溫的貿易問題加大了經濟放緩和隨之而來的石油需求增長下降的可能性。一些銀行已經下調了今年的石油需求增長預期,稱石油需求增速可能會降至至少5年來的最低水平。

今年7月,巴克萊下調了對2019年下半年油價的預測,稱今年的需求增幅將略高於100萬桶/日。巴克萊將其預測下調2美元,至每桶69美元的布倫特原油和每桶61美元的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

今年8月,摩根士丹利表示,由於經濟增長放緩,需求增長繼續放緩,並將其對2019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布倫特(Brent)原油價格的預測從每桶65美元下調至60美元,將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價格從每桶58美元下調至55美元。

高盛本周將石油需求增長預期下調至100萬桶/日,較此前的預期減少了10萬桶/日,分析師報告稱:對2020年石油供需的展望要求OPEC進一步減產,以維持庫存接近正常水準。

EIA在周二發布的《短期能源展望》中,還將2019年全球需求增長預期下調至90萬桶/日,較8月份的預測減少了10萬桶/日。EIA表示:如果實現這一目標,2019年將是自2011年以來需求增長低於每日100萬桶的第一年。該機構將布倫特原油價格預期從8月份的預測下調2美元,至63美元。

EIA預計,2020年布倫特原油年平均價格將小幅下跌至每桶62美元,比8月份的預測低3美元/桶。不僅需求將在今年餘下的時間里對油價構成壓力,隨著從二曡紀到美國墨西哥灣沿岸地區的外賣限制減少,預計來自美國的供應將會增加。Cactus II原油管道日產量預計增加67萬桶,而用於原油的EPIC中流天然氣液化管道日產量預計增加40萬桶。

RBN Energy周一表示,得益於Cactus II和EPIC, 9月第一周科珀斯克里斯蒂(Corpus Christi)的原油出口飆升至創紀錄水平。該公司指出,這些數據可能“表明,二曡紀原油出口的預期激增終於出現了”。RBN Energy表示,如果“未來幾周出口量繼續飆升,科珀斯的原油出口基礎設施可能最終會受益於這種懷疑”。

此外,周三特朗普宣布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將會辭職。博爾頓在伊朗政策問題上被視為“鷹派”人士,他曾主張將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壓低至零。知情人士稱,特朗普就放寬對伊朗制裁的問題進行了討論,目的是確保本月晚些時候與伊朗總統魯哈尼之間的會晤,此舉可能會促使市場上的原油供應增長。

瑞穗證券的能源總監羅伯特-雅格(Robert Yawger)表示:在博爾頓離職以後,美國與伊朗和委內瑞拉達成協議的可能性變大,這兩個國家可能會給全球市場帶來300萬桶/日至400萬桶/日的原油供應。

供需問題和不可預測的全球經濟走勢正在為長期的油價波動埋下伏筆。國際油市面臨重要決策點,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非OPEC產油國部長級觀察委員會將開會,以評估油市情況,此前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宣布由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取代法利赫擔任沙特能源大臣,目前油市宏觀背景進一步惡化。

伊朗石油出口不降反增,美國制裁“失效”還是再加大?油價還有回旋餘地

航運數據計算顯示,盡管美國對伊朗石油業的制裁使伊朗原油出口減少了80%以上,但伊朗的石油產品銷售依然強勁,每月近5億美元。制裁幾乎沒有影嚮到伊朗石油產品的出口,出口的石油產品主要是用於發電和航運的燃料油,以及用於烹飪和石化原料的液化石油氣。

一位議員援引伊朗石油部長Bijan Zanganeh的話稱,伊朗8月產品出口達到最高水平。在產品出口方面,他們沒有問題。

咨詢公司FGE估計,伊朗石油日產量在40 -50萬桶之間,超過其他分析師7月估計的日產量約40萬桶的上限。Refinitiv Eikon的數據顯示,伊朗8月向阿聯酋出口的燃料油日產量超過23萬桶,略高於7月22萬桶的日產量。以目前的價格,假設伊朗不以大折扣出售,這樣的銷售每月產生超過3億美元。

數據情報公司Kpler表示,伊朗7月份出口了51.4萬噸液化石油氣,日產量近20萬桶,按市場價格計算價值超過1.8億美元。相比之下,6月份的產量為57.9萬噸。Kpler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亞洲占伊朗液化石油氣出口的95%以上。

咨詢公司Energy Aspects的液化天然氣和液化石油氣主管薩曼莎·哈特克(Samantha Hartke)表示,鑒於亞洲新建的石化產能正對這種原料產生巨大需求,該公司預計亞洲從伊朗進口的液化石油氣不會減少。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不是因為美國發起的貿易爭端,中國對液化石油氣的需求有所上升,美國將從中國需求的上升中受益匪淺。

FGE中東地區董事總經理Iman Nasseri表示,與原油不同,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氣可以找到潛在的數千名小型工業或住宅買家。原油的最終買家是煉油廠。這兩種產品的市場如此巨大,但鎖定買家並不容易。

美伊積怨已久

7月,一艘滿載伊朗原油的巨型油輪“格雷斯1號”(Grace 1)因涉嫌向敘利亞運送石油,在直布羅陀海岸被英國海軍扣押,成為世界上最受關註的船只。這艘油輪在直布羅陀被釋放後改名為阿德里安·達里亞號,目前在地中海東部。
在取消扣押令後不久,美國聯邦法院下令以不同理由決定扣押該船,但被直布羅陀當局拒絕。對此,伊朗方面表示,任何美國再次奪取該船的舉動都會產生“嚴重後果”。

這讓原本就緊張的美伊關系再次被引爆,8月30日,美國宣布將“阿德里安·達里亞”一號(Adrian Darya 1)列入黑名單,同時宣布制裁這艘油輪的船長。

針對此事,伊朗外長紮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表示,美國採取“海盜行為和威脅手段”以阻止伊朗的石油銷售,但伊朗將繼續“向任何和所有買家出售石油”。

汽油自給自足

伊朗的日產量約為223萬桶,落後於地區領袖沙特阿拉伯。但多年的制裁和投資不足意味著,伊朗的煉油行業落後於其海灣鄰國,後者已投資數十億美元建造了一些全球最複雜的煉油廠。

盡管面臨種種挑戰,伊朗在今年2月建成了日產量35萬桶的波斯灣之星(波斯灣之星)煉油廠的第三階段後,宣布實現了汽油自給自足。航運數據顯示,伊朗最近幾乎沒有進口任何石油產品。

Zanganeh的數據顯示,伊朗汽油日產量為1.05億升,約為66萬桶,而消費量較日產量低約10萬桶。

面對伊朗在美國面前日益強硬的態度,同時面對美國在對伊朗制裁手段雖然逐步在增加,但效果卻並不明顯的情況下,美國恐怕會與想要取得的結果越來越遠。伊朗可以反制的行動卻越來越多,辦法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些層出不窮。在這種情況下恐怕美伊之間最終還是要靠談判來最終解決問題。

因伊朗突然終止與美國和解的希望,預計伊朗與美國的關系走勢對油價的影嚮仍有升溫可能性,投資者需持續保持關註。

半年油價反彈曙光乍現?分析師猜測美國石油產量或已見頂

即使多個產油國的石油產量出現意外中斷,油價仍總體承壓,因為分析師們認為,在當前全球經濟放緩的情況下,美國的頁岩油產量仍繼續增加對油價構成壓力。不過,8月25日,石油分析師Dan Steffens撰文指出,實際的情況是,美國上游公司沒有足夠新油井抵消不斷下滑的產量。美國的石油產量在4月或5月的某個時候已經見頂,全球石油供應將難以跟上需求的增長。

抑制油價漲幅的一個基本假設是,市場相信美國石油產量將年複一年地繼續增長。該假設的影嚮僅排在美國關稅政策導致全球經濟衰退的擔憂情緒之後。市場的恐慌情緒(而非供需基本面)已導致油價跌至55美元下方。重要的一點是,石油投資者需要了解現實的情況,因為對於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宗商品石油來說,每桶55美元不是可持續的價格。

現實的情況是,上游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正在削減鑽井和完井預算,活躍的鑽機數量每周都在下降。現在沒有完成足夠的新井,來抵消現有井的加速減少。

Raymond James最近估計,在過去三年里,美國的石油日產量跌幅擴大兩倍,從160萬桶擴大至320萬桶。已鑽但未完成的鑽井恢複正常水平,因此正在鑽的井數和已完成的井數現在大致相同。美國每年需要超過1.2萬口新井來保持產量不變,完工井的數量需要每年都增加。

如果美國石油產量停滯或下降,會發生什麼情況?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為過去三年美國的石油產量增長已經接近全球石油供應增長的90%。如果美國石油產量已經見頂,那麼全球石油供應將難以跟上需求的增長。全球對石油提煉產品的需求日增100萬至150萬桶。由於經濟大衰退,2008年至2009年是石油需求唯一下滑的年份。到了2010年,石油需求迅速反彈至長期趨勢水平。同時Dan Steffens還表示,他不認為特朗普的關稅政策會導致另一場經濟大衰退。

美國能源情報署今年年初預測,美國頁岩油開採才剛剛起步。未來幾年,美國頁岩油產量將至少增加200萬桶/日。由於經濟大衰退,2008年9月美國石油產量曾短暫跌破400萬桶/日,但在6個月內反彈至530萬桶/日以上。始於2010年左右的“頁岩油革命”拯救了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工業。展望未來,美國石油產量從2017年12月的970萬桶/日增加到2018年12月的1210萬桶/日,增加了240萬桶/日。美國能源情報署曾預測,美國石油產量將至少增加200萬桶/日,這在1月份時候看是合理的,但美國頁岩油產量現在肯定已經碰壁。

值得註意的是,2018年12月美國石油產量從9月基礎上增加53.9萬桶/日之後,2019年第一季度有所下降。隨後在4月增產良好,5月產量又略有回落。 美國能源情報署似乎已明白這點,但仍在向全世界宣告,美國可以為世界提供充足的廉價石油。

Dan Steffens認為,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每周石油供應估算只是基於公式的“猜測”。自5月底以來,該機構一直報告稱,美國石油產量一直持平,7月中旬大幅下滑是由颶風貝瑞造成的。

Dan Steffens總結稱,美國的上游公司沒有完成足夠的新油井,來抵消不斷加劇的產量下降。他預測美國石油產量在4月或5月的某個時候已經見頂。再過幾個月,相關機構提供的實際生產數據就能證實這點。

雖然市場此前普遍預測,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導致石油需求下滑,但如果Dan Steffens的猜測正確,即美國的石油產量早在前幾個月就見頂,未來供應將難以滿足需求增長,這將成為未來油價的一個重要提振因素,投資者需要對此保持關註。

美油日線圖

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是否卷土重来?只有非OPEC产油国踩下刹车,噩梦方可避免

8月14日,石油分析师Nick Cunningham指出,因OPEC减产和其他国家产量意外受干扰,2019年下半年石油库存有望下滑,油市可能大致保持平衡。至于2020年能否避免供应过剩和油价暴跌,非OPEC石油供应大幅放缓是一个重要条件。

油市2020年或再次面临供应过剩局面

因石油供应继续增长的同时,需求出现恶化,这在很大程度导致石油供应过剩的预测。国际能源署预计,非OPEC今年的石油产量将增加190万桶/日,2020年将再增加220万桶/日,而需求增幅仅能达到这些水平的一半。

Nick Cunningham表示,石油市场可能会大致保持平衡,甚至在2019年下半年库存有所下滑,这主要是因为OPEC减产以及伊朗和委内瑞拉的非自愿断供。

国际能源署在最新报告中写道:“市场在2020年可能面临供应过剩,届时市场对OPEC石油的需求将跌至2840万桶/日。”今年7月,OPEC的石油产量为2971万桶/日。因此,根据该机构的数据,2020年“OPEC+”将不得不进一步减产,以防止供应过剩。

下图显示的是OPEC和非OPEC每年的石油供应情况。深蓝色柱代表OPEC供应,淡蓝色柱代表非OPEC供应,红色线代表总的供应情况

全球增加的石油供应主要来自美国页岩油,因此页岩油增速对预测供需状况非常重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石油产量增长一直在放缓。国际能源署表示:“今年迄今为止,美国原油供应增长乏力。在2019年前5个月,日产量仅增加了7.5万桶。近期增产数据低于预期,其部分原因是海上油田需要维护,以及飓风造成的临时供应中断。”

在至关重要的美国二叠纪盆地,产量增长仍然显著,但一直在减速。2018年8月,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增长达到113万桶/日的峰值,但本月增速放缓至72.8万桶/日。国际能源署的钻探产能报告预计,9月份钻探产能将进一步增长,但仅增长70.5万桶/日。

下图显示的是二叠纪盆地每年的产量增长情况 

国际能源署表示,二叠纪盆底即将启动逾200万桶/日的新管道产能,6月份水力压裂活动强劲增长,预计将刺激墨西哥湾沿岸石油产出和出口的进一步增长。然而,石油生产商却持有谨慎态度,几乎没有迹象表明钻探活动加速。”

非OPEC产量是决定2020年油市能否平衡的重要因素

二叠纪盆地之外,美国其他油田的页岩油供应正陷入停滞。与此同时,美国以外的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也将成为2020年供需平衡的重要因素。

渣打指出,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石油市场供应充足,这基于北美以外非OPEC供应增长加快的预测。国际能源机构的报告预计,这些国家的石油供应增幅将从2019年的21万桶/日升至2020年的85万桶/日。如果没有这种加速增长,预计石油市场供应过剩的局面将在2020年消失。 
 
渣打不相信非OPEC的石油产量真能如此增长。国际能源署已多次下调非OPEC的石油供应增长预期。例如,在其最新的石油市场报告中,该机构将非OPEC的石油产量预测下调了10万桶/日,主要原因是巴西和挪威的供应令人失望。渣打银行总结后认为,2020年非OPEC实际增产量可能低于国际能源署的预测水平。 汇通财经APP提醒,这可能有望降低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的可能性,给油价一定支撑,投资者需要对此保持关注。
 
布油日线图 

高盛稱石油需求好轉油價反彈有望!能否成真還得看OPEC減產恆心有多強

因為有關石油需求的擔憂情緒升溫,過去幾周油價出現部分回調。不過,7月22日有消息稱,著名投行高盛現在認為這種擔憂情緒有點過頭了。該機構認為,全球經濟危機不像預期那麼嚴重,宏觀經濟的好轉有望提振石油需求,從而為油價提供更多上行空間。但是,目前多數分析師認為,OPEC若不繼續減產,即使石油需求如高盛預測那樣強於預期,如果供應增長繼續超過需求,這不足以阻止油價下滑。

高盛看好石油需求前景

對石油需求疲軟的擔憂情緒正充斥油市,其影嚮甚至超過波斯灣的油輪爭端,通常後者會導致油價飆升。7月22日,石油分析師Nick Cunningham指出,今年下半年石油需求可能反彈,為油價提供一些上行空間。

高盛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石油需求僅以95萬桶/日的速度增長。該投行承認,這一數字比年初的估計低了40萬桶/日,也創下2011年以來開局最差的一年。

高盛分析師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盡管開局不利,但我們認為,石油需求最終開始超過悲觀的預期。 ”高盛給出的理由包括強勁的消費需求、煉油行業對最終石油需求的數據相對樂觀、以及宏觀經濟形勢的總體好轉。

換句話說,全球經濟在2019年上半年出現惡化(尤其是在第二季度),但現在情況開始再次好轉。

實際上,今年上半年的一些重要經濟數據,以及背後的驅動因素是眾所周知的:美國制造業活動放緩、國際貿易局勢緊張、 貿易額不溫不火以及汽車銷售疲軟。經濟放緩對石油和產品市場有直接影嚮——正如高盛指出的那樣,疲弱的制造業和工業活動導致柴油、燃料和瀝青需求低於預期。與此同時,消費經濟表現較好,這意味著對汽油和航空燃油等產品的需求更加強勁。

高盛表示,石油需求疲軟的部分因素可能與天氣有關。今年上半年,天氣可能已導致新興市場需求減少20萬桶/日。此外,包括埃及、沙特、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在內的幾個國家在發電時越來越多地使用天然氣,降低了對石油的發電需求。在這種背景下,糟糕的需求數據似乎不那麼令人擔心。 

高盛指出,在投機性石油淨頭寸較低的情況下,相繼出台更好的宏觀政策,可能最終導致石油需求成為支撐油價的力量。在今年秋季二曡紀盆地去瓶頸之前,高盛對第三季度布油的預測是每桶66美元,而近期的這些利好消息使該預測面臨短暫的上調風險。

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高盛預計,如果將2019年石油需求增長預期上修至127.5萬桶/日,布油價格將上漲6美元/桶。

高盛分析師在報告中寫道:“從石油市場底的角度看,近期石油產品銷售反彈、煉油利潤率的回升,表明終端需求強勁。”最近公布的一些經濟數據也顯示,中國經濟正在複蘇,也有利於提振石油需求,從而支撐油價。 

高盛認為,美國制造業出現短暫的衰退,這與2015年至2016年類似,但沒有那麼極端。因此,美國經濟增長可能得到恢複。考慮到低失業率和不斷上升的工資增長,消費者支出狀況良好,這種最終需求應該會讓制造業活動重新恢複活力。此外,全球多個央行的降息浪潮也可能提振全球經濟。 

即使高盛預測石油需求強於預期,若供需過剩油價可能還要跌

高盛的結論表明,全球經濟的危機並不像人們擔心的那麼嚴重,這似乎將為油價創造更多上行空間。

然而,石油分析師Nick Cunningham警告稱,目前多數分析師預測,不僅2019年上半年石油市場處於供需過剩狀態,而且如果OPEC不進一步減產,2020年的供需過剩情況可能會更糟。如果高盛的看法是對的,石油需求可能只是比大多數其他分析師認為的略強一些。但如果供應增長繼續超過需求,這不足以阻止油價下滑。

布倫特原油日線圖

原油需求疲軟並未坐實,德州石油生產面臨挑戰,油價陰跌或是買入良機!

周四(7月18日)上午亞洲交易時段,美國原油期貨價格目前窄幅震蕩,原因是美國原油庫存數據喜憂參半,地緣政治局勢持續緊張。

美原油庫存大降,同期需求更大

美國能源情報署(EIA)周三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12日的一周,美國原油庫存下降311萬桶,至45588萬桶。但標普此前調查的分析師預計,同期的原油需求更大,截至7月12日當周420萬桶(EIA原油庫存同期下降311.6萬桶),或為投資者提供一些心理支撐。

澳新銀行分析師表示,盡管石油庫存數據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支撐作用,但報告發布後,餾分油和汽油庫存的意外增加,開始對油價構成壓力。EIA數據顯示,上周美國汽油庫存增加357萬桶,至3275萬桶,較5年平均水平高出2%以上;餾分油庫存增加569萬桶,至1.362億桶,為3月初以來最高水平。

中東局勢有喜有憂

與此同時,油價也在對中東地區持續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做出反應。中東局勢緊張,以及美國和伊朗就核協議舉行的談判,仍在給市場增添不確定性。

伊朗周三說,在霍爾木茲海峽失蹤的一艘小型油品運輸船當時在伊朗領海內。伊朗與鄰國和西方國家因這個關鍵的石油咽喉要道的航運受到威脅,關系依舊緊張。

美國國務卿本周早些時候說伊朗準備對其導彈計劃與美國進行談判。 美國總統特朗普強調美國並沒有尋找一個在德黑蘭政權更迭。

Price Futures Group資深市場分析師Phil Flynn表示,無論如何,圍繞伊朗的消息好壞參半,將繼續打壓市場。

德州天然氣產量過高,影嚮頁岩油生產

天然氣燃燒在德克薩斯州已經成為一種流行病。到目前為止,德州頁岩鑽探商還沒有遇到明顯的燃除阻力,但來自一家強大的中游公司的反對,可能構成一個更大的障礙。如果德克薩斯鐵路委員會拒絕批準這一許可,將會減緩該州石油生產的速度。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在二曡紀和鷹灘地區,頁岩鑽探商第一季度平均每天燃燒7.4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今年前三個月向空氣中排放的天然氣每天價值180萬美元,相當於500萬輛汽車排放的溫室氣體。或許更令人震驚的事實是,德克薩斯州的石油監管機構得克薩斯鐵路委員會在過去7年里收到了逾2.7萬份燃除許可申請,而且從未拒絕過一份申請。點燃天然氣的目的是因為原油更有利可圖。而現在,威廉姆斯公司(Williams Co.)正試圖對鷹福特(Eagle Ford)頁岩鑽探商提出的燃除許可證申請提出異議。

這種動態的證據在北達科他州已經很明顯了,那里的燃除也遠遠超過了州的限制。北達科他州副州長布蘭特?桑福德表示,如果沒有天然氣開採的瓶頸,巴肯的石油產量將會大大提高。唯一阻止我們創造新的石油產量紀錄的是我們的天然氣產量。如果沒有天然氣供應的限制,北達科他州的日產量將從目前的約140萬桶增加到200萬桶。

天然氣產量都超過了開採能力。其結果是頁岩鑽探商自身的財務痛苦,在某些情況下,還會影嚮德克薩斯州和北達科他州石油產量。

(美原油連續一小時級別)

未來幾月布油能否守住70美元?特朗普和OPEC態度是兩大風向標

5月9日,石油分析師Nick Cunningham撰文指出,5月初美國恢複制裁後,雖然不清楚伊朗具體的石油出口量是多少,但無疑出現暴跌。特朗普是否加劇與伊朗的軍事對抗還不是很確定,但不會放松對伊朗石油出口施壓。Wood Mackenzie的副總裁希特爾預計,因為供應受限,未來幾個月布油價格都將略高於每桶70美元。盡管貿易局勢改善提振油價,投資者仍需要關註油市面臨的兩大不確定性因素:特朗普的態度以及6月份“OPEC+”會議結果。 

因再次遭受制裁,伊朗石油出口暴跌

Nick Cunningham表示,因為美國給予伊朗石油制裁豁免於5月2日到期,大多數伊朗石油買家都避免與美國發生沖突,其結果是伊朗的石油出口大幅下降。

有報道稱,根據5月9日的油輪跟蹤數據,“沒有一艘船離開伊朗的石油碼頭前往外國港口”。不過有人猜測,印度等國的煉油商可能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根據相關數據,印度4月份每日從伊朗購買40萬桶原油,想在豁免期滿前囤積部分石油。

到目前為止,油輪數據顯示,大多數伊朗石油買家都遵守了美國方面的要求,而伊朗正面臨出口石油越來越難的困境。不過,也有報道指出,油輪的數據並不完全可靠。部分出口伊朗石油的油輪可能關閉了應答器,從而躲過被跟蹤。與此同時,另有數據顯示,伊朗正在向敘利亞運送石油。TankerTrackers.com和ClipperData的數據顯示,在5月首周,至少有一艘伊朗油輪向敘利亞的一個港口運送了石油。

Nick Cunningham認為,伊朗確切的石油出口量可能不會降至零,但無疑正在暴跌。國際知名能源咨詢機Wood Mackenzie的副總裁希特爾(Ann-Louise Hittle)表示,到今年夏天,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可能會從120萬桶/日降至70萬桶/日。

不過,阿卜杜拉國王石油研究中心(KAPSARC)發表的另一份報告則持不同看法。

該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國際社會,實際上包括一些豁免國,最多只能部分遵守美國的新制裁。不僅如此,該報告還認為,面對不斷上漲的油價,美國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我們的糢型還表明,面對國際社會要求延長或重新發布豁免,或用某種同等機制取代豁免的壓力,美國仍有很大的讓步風險。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沙特是否會出手救援,增加石油供應,以抵消伊朗的供應中斷。

就目前而言,伊朗的石油出口暴跌將大大增加該國的經濟壓力。但是,這可能不會像特朗普政府希望的那樣,導致伊朗政府垮台。如果說造成了什麼影嚮的話,那就是把伊朗政府逼到牆角,很可能導致雙方針鋒相對的局面不斷升級。

不能確定特朗普是否選擇加劇與伊朗對抗,但對後者石油出口的壓力不會放松

美國似乎有意激怒伊朗,使其犯下錯誤。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不僅宣布不會延長石油豁免,還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外國恐怖組織。5月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了針對伊朗金屬出口的新制裁,這是硬通貨的另一個重要來源。

伊朗似乎滿足於等待特朗普政府下台,但隨著石油出口大幅下降,2015年核協議帶來的好處如今已經不多了,因此伊朗政府內部的一些人士更急於反擊。伊朗已經表示,將停止遵守核協議的某些內容。

美國高級官員正加劇雙方的緊張關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伊朗正在“升級他們的活動”,但沒有提供證據或細節。他還表示,對於來自伊朗的迫在眉睫的威脅,美國用著非常、非常可信的情報,但同樣沒有提供太多細節。伊朗外交部長紮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表示,雖然雙方可能不會馬上發生戰爭,但美國正在“為事故的發生做準備”。

不過,正如《華盛頓郵報》報道的那樣,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和他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是否意見一致。《華盛頓郵報》報道稱:“特朗普近日表示,博爾頓想讓他卷入一場戰爭。他過去把這當成玩笑話,但現在這番話卻暴露了他更嚴重的擔憂。”

特朗普5月8日發表聲明稱,期待有一天與伊朗領導人會晤,達成協議。雖然博爾頓準備參戰,但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也有同樣的意願。

無論對抗會否進一步升級,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施加的壓力都肯定不會減輕。
 
專家預測未來幾月布油能穩住70美元,具體走勢要看OPEC和特朗普態度

Wood Mackenzie的副總裁希特爾表示:“我們預計,未來幾個月布油價格都將略高於每桶70美元。但是,美國同時對伊朗和委內瑞拉實施制裁以抑制供應,這樣的政策決定充滿了風險。OPEC可以滿足眼前的供應缺口,但如果出現更多供應中斷,那麼剩餘的寶貴產能就所剩無幾。不斷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對石油市場的穩定構成了真正的威脅。”

隨著美國收緊對伊朗主要收入來源的控制,伊朗5月的石油出口可能會進一步下降,總體降幅仍有待觀察,同樣受到美國制裁的委內瑞拉的出口可能在未來幾周進一步減少。 

OPEC目前難以判斷今年下半年的石油供應前景,伊朗和俄羅斯的供應中斷看似越來越嚴重,但沙特不願增產,因擔心會導致油價驟降。

值得註意的是,“OPEC+”將於今年6月開會,決定是否延長減產協議;而這之前,將有一個部長級委員會於5月19日在沙特召開會議,討論市場狀況並提出建議。

近期因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升溫、全球股市大跌,已對油價造成沖擊。5月10日美布兩油上漲,因市場對於國際貿易的擔憂情緒明顯回落,這使得需求下降的憂慮有所和緩。與此同時,OPEC方面仍遲遲不願放棄減產,且市場需求預計上升,也對油價構成了支撐。盡管貿易局勢改善,但交易員仍緊張不安,因特朗普方面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市場應密切關註。

布油日線圖

俄羅斯石油污染無礙全球供應,布油想持續穩於75美元上方難度大

上周,通過德魯日巴線管道的俄羅斯出口石油出現污染。4月25日,德國白俄羅斯等歐洲國家叫停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因此推動油價上漲。分析師認為,該事件非常罕見,將導致短期石油供應中斷,但不太可能顯著收緊全球石油供應或擾亂生產。主要產油國沒有出現重大動蕩,市場也消化了美國停止伊朗制裁豁免的影嚮,布油就算繼續上升,也不太可能持續維持在75美元上方。  


俄羅斯石油遭污染遭歐洲多國叫停,但不太可能影嚮全球石油供應

作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國,俄羅斯對全球石油供應有著很大的影嚮。不過就在上周五,白俄羅斯石化康採恩公司表示,通過德魯日巴線管道輸入該國的俄羅斯石油質量急劇惡化,石油中含有過量的有機氯含量。4月25日有報道稱,一些歐洲國家因質量問題,已經緊急叫停俄羅斯石油進口。
 
因為突然暫停從德魯日巴管道進口俄羅斯石油,歐洲煉油廠的供應遭到中斷。

標普全球普氏能源資訊(S&P Global Platts)稱,德國、波蘭和白俄羅斯均已暫停通過該管道進口俄羅斯石油。貿易消息人士表示,捷克隨後也加入了這一行列。該公司估計,每天有70萬桶俄羅斯石油供應被暫停,這些石油通常通過德魯日巴線管道出口。據報道,至少五艘載有受污染石油的油輪也從波羅的海港口斯特魯加回航。 

標普全球普氏能源的全球分析主管米德利(Chris Midgley)表示,這一事件將導致短期石油供應中斷,可能導致受影嚮煉油廠的活動減少。這應該會提振歐洲西北部的石油產品價格和煉油利潤率,但不太可能顯著收緊全球石油供應或擾亂石油生產。

俄羅斯目前計劃,從4月29日開始通過德魯日巴輸油管道輸送清潔石油。相關數據顯示,德魯日巴輸油管道的日輸送量可達100萬桶,約占全球需求的1%。這條管道向北提供分支,向波蘭和德國供應石油,向南分叉,向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輸送俄羅斯石油。

據報道,道達爾(Total)、殼牌(Shell)、埃尼(Eni)和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旗下的德國工廠,以及波蘭PKN Orlen和Grupa Lotos旗下的煉油廠都面臨風險。標普全球普氏能源稱,PKN Orlen正在接收來自格但斯克港口的海運石油,但格但斯克的運力可能有限,無法完全補償此次石油供應中斷。

俄羅斯力爭本周末解決石油污染問題

4月25日,PVM oil Associates石油分析師布倫諾克(Stephen Brennock)通過電子郵件表示:“首先要註意的是,這起涉及俄羅斯石油污染的事件非常罕見。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事情。”

俄羅斯政府高層官員決定進行會面,討論如何解決石油受污染的問題。分析人士表示,這些談判可能會討論如何避免對國有石油出口公司Transneft提起法律訴訟。

經濟學人智庫(EIU)全球預測主管德馬萊(Agathe Demarais)表示,俄羅斯已經明確表示,將在未來幾天尋求解決氯含量過高的石油質量問題,可能在本周末之前解決。鑒於石油在俄羅斯經濟中扮演的關鍵角色,俄羅斯非常重視這個問題。

石油分析師還表示,該事件代表油市面臨一個重要的供應風險,因此油價4月25日出現上漲,但尚不清楚這是否會產生持久影嚮。

德馬萊稱,主要產油國沒有出現進一步的重大動蕩,市場也消化了美國停止伊朗制裁豁免的影嚮。在這種情況下,布油價格就算上升,也不太可能持續維持在75美元/桶以上。 

布油價格日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