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英镑、澳元走势分析

欧元/美元: 

欧元兑美元在周四日内延续隔夜大跌之后小幅震荡下跌的格局。夏季交投清淡的状况,叠加日内多个欧洲国家因为圣母升天节假期休市的状况,令汇市波动进一步受限。但业内机构依旧对欧元汇价前景予以看空,称周三日内美债收益率倒挂暗示经济衰退在即的情绪,反而推动美元指数走强而欧系货币走软,主要是因为美国市场仍是避险资金的主去向。因此,随着风险情绪进一步发酵,欧元后市走势方向下行的压力较大。目前汇价正在考验1.11整数关口的支撑,若跌破则下方目标要望向8月初的低位1.1027附近。

阻力位1:1.1230,阻力位2:1.1300

即期价格:1.1101

支持位1:1.1084 ,支持位2:1.1027

澳元/美元: 

在经济数据方面,澳大利亚最新公布的就业增长达到4.11万人,其中全职工作人数达到3.45万人,同时8月通胀预期也从之前的3.2%上升至3.5%,这有效改善了澳元前景。有机构分析认为澳元近期的跌势有些过度,不过除非中国经济出现显著改善,否则澳元还是很难迎来有效反弹。从日K线度上来看,在行情趋势底部区间进行的剧烈震荡行情还在延续,市场多空交火激烈,突破方向前景难料。在过去一周以来,澳元兑美元都在0.6730-0.6825这一区间内反复震荡,虽然每一天的日内波动看似剧烈,但实际行情趋势却依然不明,这正是行情在夏季交投清淡季节的典型形态,各路投资者也正在期盼此后更多更强力的基本面消息能够给汇市指出明确的方向。

阻力位1:0.6820,阻力位2:0.6900

即期价格:0.6778

支持位1:0.6730,支持位2:0.6684

英镑/美元: 

昨日英国通胀数据意外向上,其中核心CPI达到1.9%,好于预期的1.8%。同时7月CPI为2.1%,同样好于预期的1.9%。这一度提振英镑/美元走高,正挑战1.2100关口附近,但似乎后劲不足,尾市收盘阶段还是落于1.21楼下。单一数据的良好似还不足以支撑英镑/美元在1.2050上方大幅走高。结合其他英国国内经济表现,以及全球都处于面临继续货币宽松的大环境下,英国央行压力依然不小。短线而言,1.2050似乎在形成底部支撑,若近期美元的表现不佳,则英镑有机会尝试反弹,短线考虑尝试1.2050附近多头英镑,上方目标先看1.22附近,止损1.20之下。

阻力位1:1.2130,阻力位2:1.2200

即期价格:1.2086

支持位1:1.2050,支持位2:1.2000

欧元、澳元、日元走势分析

欧元/美元:

周三(8月14日)欧市盘中,美元指数位于97.75附近水平徘徊。上一交易日美元指数大幅反弹至97.86,之后自该点有所回落,目前于高位附近窄幅整理。目前欧元/美元仍呈现震荡盘整格局,昨日收盘跌破1.1160,或暗示近期涨势结束,跌势有可能重启。4小时图上看,100期均线对欧元/美元构成初步支撑,该均线当前切入位于1.1158,若跌破则将重启6-8月跌势的23.6%斐波那契回撤位1.1118。如果欧元/美元进一步下行跌破1.1118,则可能继续下行挑战1.1070和1.1030/27。

阻力位1:1.1230,阻力位2:1.1300

即期价格:1.1141

支持位1:1.1118,支持位2:1.1070

澳元/美元: 

上一交易日澳元/美元展开震荡反弹,一度走高至0.6817,但之后再度展开回撤,目前继续展开下行,汇价整体基调仍承压。考虑到增长的大环境,周期性货币都会面临挑战,其中澳元自然也不例外。目前很难找到一系列因素能够帮助全球经济增长复苏,也就是澳元上行的触发点。不过有个因素能够部分抵消一些悲观情绪,那就是澳元当前估值‘便宜’,美国和澳大利亚利差料将停止恶化,同时澳大利亚可能会公布自1975年以来首个经常帐盈余。如果该汇价需要继续上涨,须稳定在0.6815水平之上,才能获得进一步上涨的机会。如果失去0.6740的支撑,下一个目标将是0.66846,这是今年8月初创下的多年低点。

阻力位1:0.6820,阻力位2:0.6900

即期价格:0.6760

支持位1:0.6740 ,支持位2:0.6684

美元/日元: 

虽然上一交易日美元/日元强势反弹触及106.96高点,但接下来仍可能再陷跌势以跌穿105.00关口。上一交易日美元/日元强势反弹,但触及106.96高点后再度回落。尽管目前市场基调仍为负面,但预计短期内汇价不会出现强劲的持续下行走势。汇价仍支撑于105.00关口,若跌破则之后将跌向104.75。未来1-3周:整体来看,美元/日元仍面临重现跌势的风险,若跌破105.00关口,则更强劲支撑位于2018年3月低点104.55。而上行方面,汇价初步阻力仍位于107.10/20区域,若突破这一水位,则反弹方可能持续一段时间。

阻力位1:106.30,阻力位2:107.30

即期价格:105.94

支持位1:105.50 ,支持位2:105.00

意大利政局动荡,不信任投票乌云压顶,欧元汇率暂时持稳或好景不长

本周二(8月13日),意大利参议院召开议会,参议员几乎全部到齐。会上,议员围绕不信任动议案的审议日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争论。中右翼党团促请于14日审议并投票,以尽早澄清当前政治危机,进而解散议会并提前大选。但是该提议被大会否决。最终,参议院仍维持五星运动与民主党的日程提议,定于20日审议对总理孔特的不信任投票。

孔特政府是联盟党与五星运动党组成的联盟,自从一年多前组建以来,一直因为政策上的分歧而人心涣散。萨尔维尼在民意调查中占有领先优势,意味着他很可能成为意大利的下一任总理。上周,联盟领袖兼内政部长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终止了他领导的“五星运动”(5Star Movement)联合政府,并呼吁对孔特进行不信任投票。如果投票如外界普遍预期的那样获得通过,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总统将不得不决定最早在10月举行大选,或者选择其他联盟。 

上周末,一些民主党议员,由前总理马泰奥·伦齐牵头,试图组建一个能在秋季介入并通过国家预算,同时进行宪法改革,削减意大利议会席位的临时政府。

民主党领导人尼古拉周日排除这样的安排,但=他的亲密盟友包括前文化部长达里奥·弗兰切斯基尼和国会议员戈弗雷多·贝蒂尼,周二表示,民主党应该考虑与五星联盟结成政治联盟,直到2023年本届议会任期结束。

伦齐在周二表示:“今晚的投票将表明,新的议会得到多数席位是可能的。”为了阻止这种情况发生,萨尔维尼在参议院的辩论中说,他“愿意”在投票前通过削减议会席位的立法。然而,有效地重新设计意大利议会的宪法改革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实施。

按如今萨尔维尼的支持率,他很有可能赢得大选。届时,大选的时间很可能和意大利与欧盟磋商2020年预算的日程重合,这将令欧洲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陷入更深的政治不确定性中。此前,因联盟党与五星运动党公开的争执,意大利股市,债市大幅下跌。

荷兰国际银行表示,本周意大利的政治形势将是多事之秋,这可能会继续加大意大利国债利率的上行压力。

 意大利政坛动乱暂时还未对欧元汇价造成太过直接的冲击。但国际贸易紧张局势、意大利的政治不确定性以及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一再上升,都给欧元区经济增长带来压力,预计欧元将延续窄幅震荡走势。

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数创八年半新低!衰退风险上升,欧元年底前恐难突破1.12

8月13日(周二)公布的欧元区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大幅不及前值,暗示欧元区经济进入第三季度后依然疲软,加重欧元的看空气氛。实际上,疲弱的经济增长前景已令不少机构下调欧元兑美元预期,包括德国商业银行在内的投行预测,汇价年底前恐无法突破1.12。

数据显示,进入第三季度后欧元区经济依然疲软

北京时间8月13日17:00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下滑至-43.61,低于前值-20.3。德国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跌至-44.1,不及-28的预期值和-24.5的前值,双双创下了2011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增强了市场愈发看空欧元的立场。

该数据的出炉还意味着,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德国陷入困境的制造业也遭到冲击,其未来六个月的经济前景最近迅速恶化,

ZEW主席瓦姆巴赫博士(Achim Wambach)指出,最近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竞争性贬值货币的风险、加上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升高,给本已疲弱的欧元区经济增长带来了额外的压力。这极有可能给德国出口和工业生产带来进一步的压力。

与此同时,在第三季度刚刚过去两个月,衡量德国“当前形势”的ZEW景气指数也明显恶化,8月份该指数下跌12.4点至13.5点。欧元区该数据也同样糟糕,8月份当前指数下降3.9点至-14.5点。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欧元区首席经济学家维斯特森(Claus Vistesen)表示,这是一个可怕的消息,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末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冲击市场时达到的程度,投资者似乎预期会发生一些混乱局面,比如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或者英国无协议脱欧,至少认为发生某些事故的可能性非常高。

在8月14日数据出炉前不到两周的时候,欧盟统计局表示,欧元区第二季度GDP增速下降了一半,从0.4%降至0.2%。与此同时,外界普遍认为欧洲央行正准备将利率进一步下调至零以下,并重启量化宽松计划。

荷兰国际的策略师克拉帕塔(Petr Krapata)称,市场消化了2020年中期欧洲央行将利率下调至-0.70%的预期。欧洲央行9月份需要出色完成量化宽松政策,推动欧元兑美元下滑至1.10,且抵消美联储目前的鸽派预期。这在目前支持欧元兑美元,目前接近其短期公允价值。多数预测现在都暗示,2019年底欧元将交投于1.12或更低水平。

这是欧元区二季度GDP增速从0.4%下降到0.2%之后,德国二季度GDP数据尚未公布前,该策略师给出的预测。北京时间8月14日14:00,德国将公布二季度GDP增速,市场预计将收缩0.1%。8月13日公布的德国ZEW景气指数已经显示,进入三季度后该国经济依然疲弱。

机构纷纷下调欧元兑美元预期,年底前或交投于1.12以下

疲弱的经济增长前景进一步削弱了欧元区本已不足的通胀率,并加大了欧洲央行的压力,要求其在前景恶化的情况下兑现7月份的降息承诺。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下调了对欧元兑美元的预测,现在预计未来几个月汇价将跌至1.08,且将成为2020年的平均水平。西太平洋银行本周也下调了汇价预期。德国商业银行此前一直是支持欧元的最乐观的机构之一,但最近也将9月底欧元兑美元预期下调至1.10,年底下调至1.12。

荷兰银行的策略师博埃尔(Georgette Boele)表示:“目前,全球制造业正处于衰退之中,而这种局面的结束似乎遥遥无期。贸易冲突造成了不确定性,损害了商业信心,抑制了全球范围内的企业资本支出。我们将2019年年底欧元兑美元的预期值维持在1.12不变,将2020年的预期值从1.20下调至1.15。”

新华财经北京8月13日电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推迟原定于下月开始对包括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在内的某些中国产品征收10%的关税。但是,欧元兑美元仅是出现企稳迹象,并未出现大幅拉升,由此可见欧元区整体疲软的经济状况令投资者感到非常担忧,汇价很可能如以上机构预测的那样,年底前难以突破1.12。 

欧元兑美元日线图

欧元、澳元、日元走势分析

欧元/美元:

欧元/美元仍困在五天交易区间内,因汇价在1.1220阻力位下方徘徊 ,下方关键支撑位于1.1160。欧元/美元日图上连续第五天走强。目前上行受到1.1200阻力和50/100天简单移动平均线(DSMAs)的限制。整体欧元/美元目前被困在1.1253阻力位和1.1160支撑位之间的区间内,上行受制于200均线。根据技术指标,卖方需要跌破1.1160关键支撑位,才能进一步跌向1.1138和1.1105。昨日欧元/美元试图跌破1.1160支撑位失败后反弹,并创下新高。不过,根据技术指标,若要展开显著反弹,汇价需要站上1.1220和1.1253水平,方可看到上升苗头。

阻力位1:1.1250,阻力位2:1.1300

即期价格:1.1209

支持位1:1.1160,支持位2:1.1100

澳元/美元:

澳元兑美元在周一持续阴跌,欧洲时段盘中跌触0.6745,创上周三新西兰联储决议后“闪崩”跌势后的又一低点,原因在于市场风险偏好情绪在日内继续恶化,令身为高风险商品货币的澳元首当其冲,跌势位列G10发达经济体货币榜首。由于贸易风险持续,加之美债收益率倒挂,令投资者益发担心全球经济存在再陷衰退的风险,大宗商品价格近期也开始走低,这对于澳元构成了额外的压力。上周,在邻国新西兰意义降息50基点之后,担心澳洲联储将很快跟进的预期令澳元跌至10年半新低,虽然此后有所反弹,但下行趋势却无从扭转。澳元兑美元仍将进一步下探至0.6700关口,以及上周的低点0.6677,而上方只有在重新攻破200小时均线切入位0.6820之后,汇价的短线颓势才有望得到暂时的喘息。

阻力位1:0.6820,阻力位2:0.6900

即期价格:0.6757

支持位1:0.6723,支持位2:0.6684

美元/日元:

美元/日元保持看空,已经存在下探闪崩低点104.90的风险。市场风险情绪再度转为下行,体现在情绪变化和仓位调整。目前最大的一个关注是,全球股市仓位水平已经达到数年高位,但经济增长前景开始放缓。结合当前地缘政治风险攀升以及市场不确定性的上涨,避险需求高企不下。美元/日元距离105整数关口仅有一步之遥,这个水平也被许多投资者视为具有“生死线”意义的重要支撑关口,一旦跌破而日本央行依旧无动于衷,更多下行空间就将被进一步打开。因此,对于该货币对的操作还是偏向逢高空美元。

阻力位1:105.80,阻力位2:106.30

即期价格:105.37

支持位1:105.00,支持位2:104.65

三座大山压顶,欧元抬头真的好难!机构称年底前恐再跌400点

欧元本周初遭抛售,因美元从稍早的跌势中有所反弹。8月12日,野村证券、西太平银行和道明证券的分析师表示,因欧元区面临三大威胁,即意大利大选、英国无协议脱欧风险以及与美国的贸易问题,欧元在未来数周和数月可能进一步下跌。其中,西太平洋预测,欧元兑美元年底将下滑至1.08(从目前水平跌约400点),至少2020年年中前都保持这一水平。 

欧元今年秋季将面临一系列威胁的冲击

因市场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计划加剧国际贸易紧张局势,避险美元受提振后反弹。与此同时,随着欧洲大陆的政治不确定性再次加剧,投资者对欧元的青睐度有所下滑。

欧洲目前面临的一系列威胁可能在今年秋季共同冲击欧元。这些威胁包括意大利10月底的大选、英国可能无协议脱欧、以及欧洲与美国的贸易问题。 

道明证券的外汇策略主管麦考密克(Mark McCormick)表示:“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前景仍是欧元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贸易紧张局势升温应该会放大这一主题。欧洲央行更有可能伤害而非刺激经济增长,但这不会阻止其尝试调整货币政策。因此,我们减少了欧元兑美元的多头头寸,预测未来下跌的目标位为1.1010。”

野村分析师拉森(Andreas Steno Larsen)表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已呼吁举行新的选举,可能是在10月23日。如果北方联盟党获得40%的选票,他甚至可能独自执政。如果不能,北方联盟党可以组建一个右翼联盟,为对欧盟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铺平道路。虽然议会目前正在放暑假,但下周可能会进行不信任投票。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的抬头可能会进一步给银行带来压力,并给欧元带来不利影响。”

拉森称:“尽管我们曾希望,随着欧元走软、利率下调以及M1增长好转改善市场情绪,目前为止欧洲经济出现企稳迹象,但这似乎完全被其它因素抵消了。这个负面因素的清单相当长,导致我们看空欧元兑美元,预测下跌目标为1.0975。”

意大利的另一场选举可能会让萨尔维尼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并在财政规则问题上与欧盟展开新的对抗。这种对抗经常导致人们猜测意大利在欧盟的地位、其是否继续使用欧元以及欧元区的存亡。这只是欧元面临的诸多不利因素之一。

拉森补充称:“美国经济的表现仍然非常好,这对美元来说是个好消息。美国前瞻性增长预期有所下降,但跌幅很小。同样值得强调的是美国经济意外指数。该指数通常令人感到不安,但今年夏天似乎已经触底,如果时机成熟,是否也有希望出现反弹呢?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经济数据通常在秋季有所改善。”

欧银降息预期和英国脱欧风险施压欧元

拉森称,欧洲也面临着经济困境,欧洲央行可能在9月份实行降息和QE,英国10月底可能无协议脱欧,这可能是未来几周和几月施压欧元的另外两大因素。8月12日,野村已经建议客户押注欧元兑美元下跌。

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学家克拉克(Elliot Clarke)表示:“过去一年的情况表明,相比更加封闭的美国经济,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对欧洲开放型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欧元区对外贸易总额相当于GDP的51%,而美国仅为27%。即使我们预测美联储降息三次,12月份将利率下调至1.375%,美国国债仍将是高收益的避险资产,有助于进一步提振美元。”

多数分析人士曾表示,美联储降息今年将施压美元,导致欧元兑美元上涨,但随着市场预期欧洲央行也将降息,很多人已经放弃了这些预测。随着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将对欧元造成严重冲击。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有加剧贸易紧张局势的风险,打压欧元区经济,对欧元来说也是一个持续的风险。

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学家克拉克称:“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的基本预期是,欧元兑美元年底将下滑至1.08,至少2020年年中前都保持这一水平。即使欧元区经济开始复苏,市场也预期汇价只能小幅反弹,因为增长依然维持放缓趋势,通胀远低于目标,且经济前景的风险令欧洲央行保持警惕。到2020年底,我们预计欧元兑美元仅为1.11,低于目前的水平。”

欧元兑美元日线图

意大利联合政府要散伙,新领袖或走上反欧盟之路,欧元下行风险较大

自与五星运动组建联合政府以来,意大利右翼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一直是意大利政坛的主导。他马不停蹄地开展竞选活动,宣传其“人民之子”的形象,并大力宣扬一项备受民众支持的打击非法移民的政策。萨尔维尼目前在与反建制的五星运动组成的联合政府中担任内政部长。他希望利用自己民调支持率急增的机会举行一场新选举,他有望在选举中当选总理。

周一(8月12日),意大利副总理之一的萨尔维尼称,执政联盟准备好最快在下周进行信任投票。但萨尔维尼争取意大利提前举行大选的努力周一遇挫,因议会各政党的领袖未能就参议院何时应就他提出的政府不信任动议进行辩论达成一致。

针对总理孔特的不信任投票择日举行

分歧严重的议会各党派领袖们责令参议院全体议员周二暂停夏季休会,自行开会决定何时举行不信任投票,这似乎势必会导致总理孔特下台。

参议院将在当地时间下午17:00(北京时间凌晨1:00)开始的会议上为这场史无前例的夏季政治危机设定时间表。

意大利议会通常在8月的大部分时间休会,该国已有一个世纪没有在秋季举行全国大选,因为这是传统上政府制定预算的时间——一个复杂、耗时的过程。

反对党拖延时间避免提前大选

但五星运动和许多来自反对党中左翼民主党的议员对萨尔维尼的策略感到愤怒,并希望拖慢他提前举行大选的努力,称这将破坏关键法案,损害意大利脆弱的财政状况。

五星运动领袖迪马约在Facebook上写道,意大利人会让联盟党为他们在背后捅了意大利一刀而付出代价。

迪马约否认了他可能与前民主党总理伦齐组成一个替代联合政府的传言。但为了拖延时间,五星运动和民主党都表示孔特应该于8月20日,而非联盟党要求的8月14日,就目前的危机对议会发表讲话。

萨尔维尼欲摆脱亲欧势力

在参议院开会之前,萨尔维尼预计将与前中右翼总理、目前领导意大利力量党的贝卢斯科尼会面,讨论恢复两党之间长期存在的一项选举协议。

反欧盟的萨尔维尼今年曾表示,他希望摆脱亲欧洲的贝鲁斯柯尼。然而,如果萨尔维尼把贝鲁斯柯尼一脚踢开,则该党的政客可能会利用其在议会中的席位,阻止萨尔维尼提前举行大选的一切努力。

萨尔维尼举动引发选民和金融界担忧

然而,一些联盟党本党的选民支持者对他让政府下台的决定感到失望,并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不同意见。周日,在西西里岛的竞选活动中,萨尔维尼遭到了嘘声和质问。

他抛弃联合政府的举动也导致政府的借贷成本攀升,并引发股市抛售。周一,意大利债与更安全的德债之间的息差为230个基点,比萨尔维尼周四宣布这一意外决定前高出约30个基点。

由于意大利联合政府领导人萨尔维尼决定呼吁提前举行大选,欧元周二开局不利,不过5日与30日均线形成强支撑位,未来预计将延续窄幅震荡走势,若德国欧盟经济数据不如预期,对欧元的影响不会过多解读,或因意大利政变,欧元受到更大冲击。

周二,德国将公布7月份通货膨胀的终值,若与欧盟相协调,7月份的通货膨胀率将稳定在1.1%的同比水平。德国还将公布8月ZEW经济景气调查,预计德国和欧盟的经济景气都将恶化。美国将发布7月份通胀数据,核心年通胀率预计将稳定在2.1%。

各国纷纷抛弃美元,欧元成意外赢家!面对欧银180度转鸽仍弹性十足

8月9日,市场分析师Joaquin Monfort指出,在日常的国际交易中,越来越多国家试图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转而使用欧元或当地货币进行结算。这一趋势或许可以解释,欧元2019年在面对欧银转鸽的巨大阻力前,出人意料地恢复了弹性。

欧元意外成为各国对抗美元的赢家

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储备货币,其被用于大多数涉及大宗商品贸易的交易,尤其是石油贸易,也用于许多国际金融交易和大型交易。然而,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可能抵消美元的主导地位。比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承诺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此前,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 

在这场对抗美元主导地位的战争中,欧元意外成为赢家。在俄罗斯出口至某些亚洲国家的石油贸易中,欧元已取代美元。市场分析师Andrey Biryukov指出,以欧元结算的俄罗斯石油出口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增长,而美元结算的石油出口却在下降。在俄罗斯与欧盟的石油贸易中,欧元的使用几乎超过了美元。此外,俄罗斯与印度使用卢比结算的石油贸易量也大幅增长,而美元在美国进口交易中的份额保持在三分之一左右。
 
目前欧元几乎已经超过美元,成为俄罗斯向欧盟出口产品的首选结算货币。 

俄罗斯央行的数据显示,在俄罗斯面向欧盟的贸易中,欧元几乎赶上美元,成了主要的结算货币。如下图所示,白线代表美元结算的占比情况,黑线代表欧元结算的占比情况。

在俄罗斯6875亿美元的年度贸易总额中,有一半以上仍然依赖美元结算,尽管俄罗斯直接对美贸易额不到5%。

各国试图在支付体系上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除了贸易领域,各国还试图在其他方面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比如支付体系方面。例如,俄罗斯也在努力实现支付系统多元化,比如其在2014年创建了了SPFS支付系统。

全球化研究中心(CRG)的经济学家Timothy Alexander Guzman表示,考虑到来自美国的制裁或关税威胁越来越大,欧盟也在考虑建立独立于SWIFT的支付体系。德国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最近呼吁建立一个新的欧盟支付体系,独立于美国和SWIFT(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不涉及美元支付。SWIFT的全名为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服务,是基于美元的一种支付体系。

在与俄罗斯贸易的国家中,印度是另一个减少美元支付的国家。在两国高达110亿美元的贸易中,其中四分之三的贸易额使用了卢布结算。此前,这两个国家达成了一种以本国货币支付的新方式。

此外,印度已经用卢比支付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以绕过美国的制裁。其他绕开美元的国家包括伊拉克、伊朗、俄罗斯和叙利亚。早在2017年,就有报道称,巴基斯坦也考虑使用其他国际主要货币替代美元结算。 

少数几个国家拒绝使用美元结算,并不意味着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就此终结。然而,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尤其是考虑到欧盟的潜在参与,以及美国与其许多合作伙伴之间日益紧张的贸易关系。美国树敌越多,这些国家就越有可能拒绝将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

欧银转鸽欧元并未暴跌,各国对其依赖增加是部分原因

美元不再是主要的储备货币,各国对欧元的依赖日益增加,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这样一种现象:尽管欧洲央行的政策出现了180度的转鸽,通常会导致欧元大幅贬值,但2019年欧元意外显示出一定弹性。

在今年年初,市场预期欧洲央行可能在2019年年底前加息,但很快出现转变。市场后来认为,欧洲央行2020年前不会加息,最后甚至预期可能实行降息和QE。

虽然市场对欧洲央行政策的预期出现大幅转变,但欧元没有如预期那样出现大幅下滑。虽然在3月7日的会议上,欧洲央行宣布以TLTRO的形势延长刺激政策,欧元从1.1305下降到1.1195,但在3月份剩余时间里反弹至1.1450的高点。其部分原因可能是,在国际交易中,各国越来越多地使用欧元,替代美元作为结算货币。

从日线图上看,欧元兑美元6月24日创下1.1412高点,随后一路下滑,并在8月1日创下1.1027低点,不过目前已经有所反弹。

欧元兑美元日线图
 

多头“友情客串”!欧元飙涨后大回撤

周三(11月7日)亚市午盘,欧元兑美元汇率位于1.1435附近水平徘徊。日内汇价剧烈震荡,稍早一度大幅涨至1.1473,但之后自该点再度重挫回撤并下探1.1393。

日内欧元兑美元走势剧烈震荡,主要因美国中期选举仍在激烈角逐中,选情随时在变化,美元走势剧烈震荡。

日内FXStreet分析师Yohay Elam最新撰文,对欧元/美元走势作出分析和预测。其观点主要内容如下:

欧元/美元稍早冲击1.1473高位,目前回撤至1.1440附近。

在获得最初的领先优势后,民主党未能赢得众议院足够的席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激烈角逐仍在继续,欧元走势面临关键支撑。

日内稍早欧元汇率触及1.1473高位,因民主党似乎接近赢得众议院的控制权。然而,他们未能赢得肯塔基州备受关注的第六区,也没能在佛罗里达州赢得足够多的席位。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继续在参议院领先。他们从一开始就有很高的机会,其领先优势在早期阶段似乎不可逾越。

最终选举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共和党保住众议院,保持对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三权分立。

技术面看,美国中期选举期间,4小时图上的50期均线位于1.1385附近,这与欧元/美元11月开始以来的上行趋势线支撑位几乎完全重合。

与此同时,欧元/美元上行动能已经减弱,相对强弱指标(RSI)也转而走低。如果汇价进一步下挫,则初步支撑位于上周低点1.1355,若跌破则继续下看1.1330,甚至跌至10月双重底1.1300附近

而上行方面,欧元/美元重新受限于1.1455,更上方阻力位于1.1495,若该水位也被突破,则继续上看1.1550和1.1620。

美国中期大选进行时,英镑兑美元大涨,而其他主要货币窄幅波动。欧元兑美元位于1.1390和1.1437之间,跟随股市和退欧消息震荡。欧元区10月综合PMI从52.7上修至53.1,低于前值54.1,服务业PMI录得53.7,为两年以来最低水平。欧元区9月PPI月率上升0.5%,年率上升4.5%,而8月数据被上修。美国公布的9月职位空缺降至700万,前值729万。美国10月 IBD/TIPP经济乐观指数从57.8跌至56.4。

周三将公布美国大选结果,预计将于北京时间14:00公布,也即欧洲时段开盘,市场将关注未来两年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控制国会。若共和党控制两院,则美元和美股将强势上扬,反之将下跌。

欧元兑美元继续徘徊于9-10月跌势的23.6%回档位附近,维持短线中性信号。4小时图汇价位于看涨的20SMA上方,位于看跌的100SMA下方,技术指标转跌,动能指标位于中线附近,RSI回撤,位于正水平。周五高点位于1.1455,构成短期阻力,然后为1.1500,为38.2%回档位所在,若跌破1.1360将重测1.1300,若共和党获胜,汇价将跌破该位。

支持:1.1360 1.1330 1.1300

阻力:1.1455 1.1500 1.1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