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前英镑还要再跌8.5%!英国无协议脱欧概率持续高升

8月14日,三菱日联的外汇分析师称,未来几个月英镑可能会进一步大幅下跌,因为他们认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已经高达60%,而博彩市场和更广泛金融市场给出的可能性仅为40%。到2019年结束时,英镑兑欧元将进一步下跌至1.03,英镑兑美元将进一步下跌至1.1030。随着英国和欧盟重启谈判缓解脱欧的负面影响,采取财政刺激抵消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冲击,英镑2020年将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三菱日联认为英国无协议脱欧概率高,因此看空英镑

这一点意义重大,因为多数机构外汇分析师和经济学家坚持基本观点,认为欧盟和英国将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这将最终为英镑提供支持。事实上,一项针对全球50多位知名机构分析师的调查显示,三菱日联对未来6个月英镑兑欧元和兑美元的预测最为悲观。

该机构的研究主管赫尔潘尼(Derek Halpenny)表示:“英国脱欧不确定性加剧,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加大了英国经济下半年进入下行的风险。我们现在认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更大,这可能将英国经济拖入衰退的境地。”

三菱日联称,目前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有60%,而博彩市场和更广泛金融市场给出的可能性仅为40%。

一项针对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过去一个月,市场对英国无协议脱欧的预期上升了5%。8月份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35%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情况真的会发生,这一比例高于7月份调查的30%。在这两份调查出炉期间,因无协议脱欧风险升温,英镑兑美元持续走软。

2019年迄今为止,英镑兑美元下跌了约5.5%。5月份汇价下跌速度加快,因为市场开始加大押注英国无协议脱欧。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外汇策略师科尔(Adam Cole)表示:“随着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英镑在5月、6月和7月都是G10中表现最差的货币,但负风险溢价仍可能进一步上升。”

市场目前给出的判断是,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大幅上升,因此英镑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相当大。

简而言之,市场仍倾向于欧盟和英国之间达成最终协议,而这一评估可能会在某一时刻转变为一种明确的信念,即最终真的会出现无协议脱欧,而这种假设促使三菱日联看空英镑。

三菱日联的赫尔潘尼表示:“英国已经为谈判设定了条件——同意重新谈判脱欧协议,但要取消北爱尔兰担保协议。但是欧盟领导人一直表示,现在无法改变脱欧协议和其中的北爱尔兰担保协议。英国和欧盟正在摊牌,可能导致某种程度的金融动荡,可能还会有一场大选。不过在8月中旬之前,欧盟和英国几乎不会采取什么行动来寻求解决方案。”

事实上,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认为欧盟将在最后一刻点头。有报道称,欧盟正在等待议会“聘用”议员,让英国摆脱“无协议脱欧”的局面。一位政府消息人士告诉《卫报》,约翰逊的团队预计,在9月初议会行动出炉前,脱欧进程不会取得任何突破。

脱欧进程可能出现的情况

三菱日联表示,未来几个月,英国的脱欧进程可能出现三种情况:

①欧盟和英国会面并进行谈判

赫尔潘尼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假设爱尔兰决定降低对担保协议的需求,英国同意并达成一项调整后的协议,英国于10月31日进入过渡时期,同时就一项贸易协议进行谈判。但是,我们对这种情况不抱多大的希望。”

②英国首相约翰逊推行无协议脱欧

③议会否决无协议脱欧

赫尔潘尼表示:“我们现在认为,英国无协议脱欧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因此相应地下调了我们对英镑的预期水平。”

三菱日联预计,随着双方重启谈判缓解脱欧的负面影响,假设采取财政刺激抵消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冲击,英镑2020年将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考虑到目前英国脱欧的风险,三菱日联预计年底英镑兑欧元将跌至1.03,英镑兑美元将跌至1.1030,即从目前的水平跌约4.7%和8.5%。

英镑兑美元日线图

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数创八年半新低!衰退风险上升,欧元年底前恐难突破1.12

8月13日(周二)公布的欧元区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大幅不及前值,暗示欧元区经济进入第三季度后依然疲软,加重欧元的看空气氛。实际上,疲弱的经济增长前景已令不少机构下调欧元兑美元预期,包括德国商业银行在内的投行预测,汇价年底前恐无法突破1.12。

数据显示,进入第三季度后欧元区经济依然疲软

北京时间8月13日17:00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下滑至-43.61,低于前值-20.3。德国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跌至-44.1,不及-28的预期值和-24.5的前值,双双创下了2011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增强了市场愈发看空欧元的立场。

该数据的出炉还意味着,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德国陷入困境的制造业也遭到冲击,其未来六个月的经济前景最近迅速恶化,

ZEW主席瓦姆巴赫博士(Achim Wambach)指出,最近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竞争性贬值货币的风险、加上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升高,给本已疲弱的欧元区经济增长带来了额外的压力。这极有可能给德国出口和工业生产带来进一步的压力。

与此同时,在第三季度刚刚过去两个月,衡量德国“当前形势”的ZEW景气指数也明显恶化,8月份该指数下跌12.4点至13.5点。欧元区该数据也同样糟糕,8月份当前指数下降3.9点至-14.5点。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欧元区首席经济学家维斯特森(Claus Vistesen)表示,这是一个可怕的消息,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末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冲击市场时达到的程度,投资者似乎预期会发生一些混乱局面,比如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或者英国无协议脱欧,至少认为发生某些事故的可能性非常高。

在8月14日数据出炉前不到两周的时候,欧盟统计局表示,欧元区第二季度GDP增速下降了一半,从0.4%降至0.2%。与此同时,外界普遍认为欧洲央行正准备将利率进一步下调至零以下,并重启量化宽松计划。

荷兰国际的策略师克拉帕塔(Petr Krapata)称,市场消化了2020年中期欧洲央行将利率下调至-0.70%的预期。欧洲央行9月份需要出色完成量化宽松政策,推动欧元兑美元下滑至1.10,且抵消美联储目前的鸽派预期。这在目前支持欧元兑美元,目前接近其短期公允价值。多数预测现在都暗示,2019年底欧元将交投于1.12或更低水平。

这是欧元区二季度GDP增速从0.4%下降到0.2%之后,德国二季度GDP数据尚未公布前,该策略师给出的预测。北京时间8月14日14:00,德国将公布二季度GDP增速,市场预计将收缩0.1%。8月13日公布的德国ZEW景气指数已经显示,进入三季度后该国经济依然疲弱。

机构纷纷下调欧元兑美元预期,年底前或交投于1.12以下

疲弱的经济增长前景进一步削弱了欧元区本已不足的通胀率,并加大了欧洲央行的压力,要求其在前景恶化的情况下兑现7月份的降息承诺。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下调了对欧元兑美元的预测,现在预计未来几个月汇价将跌至1.08,且将成为2020年的平均水平。西太平洋银行本周也下调了汇价预期。德国商业银行此前一直是支持欧元的最乐观的机构之一,但最近也将9月底欧元兑美元预期下调至1.10,年底下调至1.12。

荷兰银行的策略师博埃尔(Georgette Boele)表示:“目前,全球制造业正处于衰退之中,而这种局面的结束似乎遥遥无期。贸易冲突造成了不确定性,损害了商业信心,抑制了全球范围内的企业资本支出。我们将2019年年底欧元兑美元的预期值维持在1.12不变,将2020年的预期值从1.20下调至1.15。”

新华财经北京8月13日电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推迟原定于下月开始对包括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在内的某些中国产品征收10%的关税。但是,欧元兑美元仅是出现企稳迹象,并未出现大幅拉升,由此可见欧元区整体疲软的经济状况令投资者感到非常担忧,汇价很可能如以上机构预测的那样,年底前难以突破1.12。 

欧元兑美元日线图

三座大山压顶,欧元抬头真的好难!机构称年底前恐再跌400点

欧元本周初遭抛售,因美元从稍早的跌势中有所反弹。8月12日,野村证券、西太平银行和道明证券的分析师表示,因欧元区面临三大威胁,即意大利大选、英国无协议脱欧风险以及与美国的贸易问题,欧元在未来数周和数月可能进一步下跌。其中,西太平洋预测,欧元兑美元年底将下滑至1.08(从目前水平跌约400点),至少2020年年中前都保持这一水平。 

欧元今年秋季将面临一系列威胁的冲击

因市场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计划加剧国际贸易紧张局势,避险美元受提振后反弹。与此同时,随着欧洲大陆的政治不确定性再次加剧,投资者对欧元的青睐度有所下滑。

欧洲目前面临的一系列威胁可能在今年秋季共同冲击欧元。这些威胁包括意大利10月底的大选、英国可能无协议脱欧、以及欧洲与美国的贸易问题。 

道明证券的外汇策略主管麦考密克(Mark McCormick)表示:“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前景仍是欧元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贸易紧张局势升温应该会放大这一主题。欧洲央行更有可能伤害而非刺激经济增长,但这不会阻止其尝试调整货币政策。因此,我们减少了欧元兑美元的多头头寸,预测未来下跌的目标位为1.1010。”

野村分析师拉森(Andreas Steno Larsen)表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已呼吁举行新的选举,可能是在10月23日。如果北方联盟党获得40%的选票,他甚至可能独自执政。如果不能,北方联盟党可以组建一个右翼联盟,为对欧盟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铺平道路。虽然议会目前正在放暑假,但下周可能会进行不信任投票。意大利政治不确定性的抬头可能会进一步给银行带来压力,并给欧元带来不利影响。”

拉森称:“尽管我们曾希望,随着欧元走软、利率下调以及M1增长好转改善市场情绪,目前为止欧洲经济出现企稳迹象,但这似乎完全被其它因素抵消了。这个负面因素的清单相当长,导致我们看空欧元兑美元,预测下跌目标为1.0975。”

意大利的另一场选举可能会让萨尔维尼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并在财政规则问题上与欧盟展开新的对抗。这种对抗经常导致人们猜测意大利在欧盟的地位、其是否继续使用欧元以及欧元区的存亡。这只是欧元面临的诸多不利因素之一。

拉森补充称:“美国经济的表现仍然非常好,这对美元来说是个好消息。美国前瞻性增长预期有所下降,但跌幅很小。同样值得强调的是美国经济意外指数。该指数通常令人感到不安,但今年夏天似乎已经触底,如果时机成熟,是否也有希望出现反弹呢?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经济数据通常在秋季有所改善。”

欧银降息预期和英国脱欧风险施压欧元

拉森称,欧洲也面临着经济困境,欧洲央行可能在9月份实行降息和QE,英国10月底可能无协议脱欧,这可能是未来几周和几月施压欧元的另外两大因素。8月12日,野村已经建议客户押注欧元兑美元下跌。

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学家克拉克(Elliot Clarke)表示:“过去一年的情况表明,相比更加封闭的美国经济,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对欧洲开放型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欧元区对外贸易总额相当于GDP的51%,而美国仅为27%。即使我们预测美联储降息三次,12月份将利率下调至1.375%,美国国债仍将是高收益的避险资产,有助于进一步提振美元。”

多数分析人士曾表示,美联储降息今年将施压美元,导致欧元兑美元上涨,但随着市场预期欧洲央行也将降息,很多人已经放弃了这些预测。随着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将对欧元造成严重冲击。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有加剧贸易紧张局势的风险,打压欧元区经济,对欧元来说也是一个持续的风险。

西太平洋银行的经济学家克拉克称:“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的基本预期是,欧元兑美元年底将下滑至1.08,至少2020年年中前都保持这一水平。即使欧元区经济开始复苏,市场也预期汇价只能小幅反弹,因为增长依然维持放缓趋势,通胀远低于目标,且经济前景的风险令欧洲央行保持警惕。到2020年底,我们预计欧元兑美元仅为1.11,低于目前的水平。”

欧元兑美元日线图

英鎊苦日子要到頭了?機構稱若英國有序脫歐,年底有望反彈逾700點!

8月8日,英國商業銀行勞埃德銀行(Lloyds Bank)的分析師表示,英國和歐盟談判達成脫歐協議,打破脫歐僵局是最有可能的結果。在雙方展開談判前,英鎊難以長期反彈。不過,市場對英鎊過於悲觀,英鎊目前已經消化了很多利空消息。在他們看來,若英國有序脫歐,英鎊兌美元年底有望反彈逾700點至1.29,2020年底反彈至1.33。

在英國和歐盟就脫歐重新談判前,英鎊難以長期反彈

勞埃德銀行的最新預測顯示,盡管英國脫歐僵局的結果仍極難預測,但該行表示,其基本情況取決於今年晚些時候能否達成脫歐協議。然而,考慮到英國未來可能出現的一系列脫歐結果,人們對這一觀點的信心很低。

勞埃德銀行發出上述呼籲之際,英鎊正面臨著明確的下行趨勢,英鎊的貿易加權匯率已跌至創紀錄低點。分析師警告稱,目前的疲軟期尚未結束。
 
勞埃德銀行指出:“脫歐給英國蒙上了陰影,其結果仍然非常難以預測。我們的基本預測基於今年晚些時候談判達成脫歐協議。然而,仍有可能出現各種各樣的情況,很難對如何、以及何時達成解決方案抱有信心。”

英國新首相約翰遜稱,將致力於10月31日以任何代價實現英國脫歐,只有將北愛爾蘭擔保協議從脫歐協議中刪去,才會和歐盟進行脫歐談判。受此消息影嚮,英鎊兌歐元跌至22個月低位1.0810,即歐元兌英鎊升至0.9249。

根據博彩市場的數據,2019年英國大選的潛在可能性創下新高,目前略高於60%。現在保守黨贏得多數席位的可能性為60%。與此同時,今年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約為38%。

因英國舉行大選可能性的上升,加上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傾向,這些因素推低了英鎊,未來面臨進一步壓力的可能性上升。

勞埃德銀行表示:“英鎊波動性上升,投資者越來越傾向於英鎊進一步走軟,英鎊兌美元(無論朝哪個方向)大幅波動的潛在可能性都更高。在英國和歐盟重返談判桌之前,英鎊似乎不太可能出現長期上漲。”

勞埃德銀行稱英鎊超賣,年底有望反彈至1.29

盡管英鎊連續下跌,但市場的一種感覺是,英鎊可能已經消化了很多利空消息。勞埃德銀行表示:“或許當前市場對英鎊的悲觀情緒過高。”

假設他們對英國和全球經濟的基本設想得到證實,分析師現在預計,英國央行將在2020年8月將利率上調25個基點。

目前市場認為,2019年英鎊兌美元回升至1.30上方的可能性只有15%。

勞埃德銀行指出:“考慮到英國脫歐的道路仍不明朗,這個數字看起來有點低。我們仍然相信英國將有序地退出歐盟,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預計英鎊兌美元將在2019年底強勁反彈至1.29,即從目前的水平反彈逾700點。預計到2020年底,英鎊兌美元將升至1.33。”

基於英國和歐盟將通過談判達成脫歐協議的假設,英鎊兌歐元也應上漲。分析師預計,英鎊兌歐元匯將超過他們的預期,2019年底和2020年底將分別升至1.12和1.14。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

紐元多頭小心!新西蘭聯儲本周料降息,之後年底前或還要動手兩次

北京時間8月7日(周三)10:00,新西蘭聯儲將公布利率決議,發表貨幣政策聲明,新西蘭聯儲主席奧爾(Adrian Orr)將召開新聞發布會。一項調查採訪的21位經濟學家中,高達18位認為新西蘭聯儲將把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1.25%。澳新銀行的新西蘭經濟學家預測,新西蘭聯儲年底前還將三次下調利率,11月份將利率降至0.75%。

簡單來說,市場肯定新西蘭聯儲8月7日將實行降息,且幾乎完全消化了11月的降息舉措。

今年5月,新西蘭聯儲搶在澳洲聯儲和美聯儲之前進行了降息。盡管6月份利率保持穩定,但新西蘭聯儲當時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需要降低官方現金利率,以繼續實現我們的目標。”

澳新銀行的新西蘭經濟學家預測,新西蘭聯儲今年將三次下調利率(包括8月6日的一次),11月份將降至0.75%。 
 
此外,新西蘭國內經濟前景也有所軟化。雖然第二季度通貨膨脹率加速至1.7%,但經濟學家預計未來將再次走軟。新西蘭經濟年增長率已降至2.5%,為五年多來的最低水平,預計未來還會進一步惡化。新西蘭聯儲的最新報告顯示,通脹預期降至1.86%,自2017年初以來首次低於其2%的目標。

新西蘭聯儲第二季度失業率下降到3.9%,創11年來的新低,在政府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後,工資出現上漲。

降息空間縮小,迫使新西蘭聯儲採取非常規手段刺激經濟

凱投宏觀的經濟學家本·烏迪(Ben Udy)表示:“鑒於勞動力市場數據的波動性,失業率的大幅下降不太可能阻止新西蘭聯儲8月6日實行降息。”此外,他也預計新西蘭聯儲將在11月再次降息。 

隨著現金利率進一步下滑,降低了新西蘭聯儲的降息空間,也降低了其應對意外沖擊的能力,人們越來越多地討論其可能採取何種非標準措施,比如購買債券或負利率。新西蘭聯儲上月表示,正在重新審視其非常規政策策略,盡管這“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

新西蘭ASB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塔夫利表示:“新西蘭正在這方面重新做功課,這是非常及時的。如果全球經濟明顯惡化,給我們帶來更大壓力,你很可能會發現,新西蘭聯儲需要考慮其它措施,以獲得一些刺激。”

此前,紐元已經開始消化市場對新西蘭聯儲降息的預期,匯價自7月19日創下0.6791高點後一路下滑,8月5日一度觸及0.6489的低點。匯通財經APP提醒,隨著分析師預測新西蘭聯儲年內採取更多降息措施,可能成為施壓紐元的一大關鍵因素,投資者需要對此保持關註。

紐元兌美元日線圖

脫歐僵局令英鎊繼續受累!但美聯儲降息在即,鎊美仍有望逆市反彈至1.3

周四(7月4日),道明證券指出,考慮到英國經濟表現不佳和國內政局持續動蕩,英鎊年底前將持續疲軟,英鎊兌歐元預計將在年底走低,但兌美元可能因美聯儲準備好降息出現反彈。道明預計,英鎊兌歐元料在9月底前交投於1.1235,年底前回落至1.11。也就是說,歐元兌英鎊9年底將交投於0.8901,年底前升至0.9009;今年第三季度英鎊兌美元可能收於1.29,年底前升至1.30,2020年底前升至1.32。


道明稱年底前英鎊將保持疲軟

道明認為,英鎊兌歐元預計將在年底走低,但兌美元可能出現複蘇。不過,英鎊兌美元的任何上漲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市場預期美元將普遍走低。政治不確定性與日益不利的經濟基本面因素交織在一起,英鎊可能會觸底反彈。

道明證券的分析師麥考密克(Mark McCormick)預計,在5月份GDP反彈的情況下,英國經濟第二季度將出現負增長。面對充滿風險的全球經濟,英國央行可能在2019年剩下時間和2020年維持利率不變,即使國內成本物價因火熱的勞動力市場,通脹率接近2%目標位而繼續上升。

本周的英國經濟調查數據顯示,6月份英國經濟明顯降溫。制造業和建築業PMI數據顯示,這兩個行業目前正在收縮。其中服務業PMI為50.2,表明英國最大的經濟部門幾乎沒有增長。

英國國內經濟增速放緩、與美國相關的全球經濟風險、再加上脫歐不確定性,這些因素促使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發出警告,稱央行進一步幹預的理由正在“擴大”:市場本周將此視為一個強烈暗示,表明未來幾個月可能需要降息,英鎊首次影嚮也出現下滑。

道明證券表示,各種壓力的綜合作用將使英國央行2020年年底前保持觀望態度,因此英鎊的複蘇潛力將受到限制。
 
長期的政治不確定性施壓英鎊 

道明證券分析師麥考密克表示,英國的混亂政局繼續主導傳統的基本面情況。混合的宏觀背景增加了英鎊前景的不確定性。即使有利好消息,領導層換屆也只能令市場暫時得到喘息。

英國前外交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仍在民調中領先現任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有望在保守黨黨魁競選中勝出。這兩位候選人都將英國脫歐作為競選活動的核心。他們都警告稱,除非歐盟同意一項改進的脫歐協議,否則他們願意讓英國在10月31日無協議脫歐。

市場對無協議脫歐的預期越來越高,進而導致英鎊兌歐元和美元近幾周大幅下跌。

保守黨的基層成員將通過7月的投票選出他們的下一任黨魁,這位新黨魁將成為英國的下屆首相,選舉結果預計將在23日或不久後揭曉。因此,兩位候選人的英國脫歐立場以及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仍將是今夏推動英鎊匯率的最主要因素。

麥科米克表示,新首相將面臨舊的挑戰。在缺乏新進展的情況下,認為英鎊將廣泛追蹤其它地區貨幣,但其表現可能整體落後。歐元兌英鎊已經經历了一段較長時間的“超買”走勢,任何積極的進展都有可能令其出現回調。

因美聯儲轉鴿,英鎊兌美元存在複蘇可能

道明預計,英鎊兌歐元年底出現走低,但其超賣狀況可能令其在夏天出現短暫反彈。英鎊兌歐元料在9月底前交投於1.1235,年底前回落至1.11。也就是說,歐元兌英鎊9年底將交投於0.8901,年底前升至0.9009。 

不過,由於道明證券認為美聯儲已經為降息做好準備,應該會給美元未來帶來壓力,英鎊兌美元還是存在複蘇的可能。

麥科米克表示,美聯儲轉鴿使美元失去了動力。盡管美元相對於G10的其他貨幣仍然保持著收益優勢,但總的來說,其仍註定要經历一場下行修正。麥科米克預計,今年第三季度英鎊兌美元可能收於1.29,年底前升至1.30,2020年底前升至1.32。

英鎊兌美元日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