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原油產量將達到1300萬桶/日?全球頂級原油交易商:油價疲軟或延續至2020年下半年

周四(10月10日)因美國經濟數據低迷、EIA原油庫存增加,同時國際貿易局勢仍存在不確定性,油價總體疲軟。

盡管10月初EIA月報顯示美國7月產量下降了27.6萬桶/日,但是EIA指出這只是颶風所導致的暫時性中斷,隨著海上油田占據美國產量份額越來越少,料美國產量受颶風影嚮中斷的可能性也將進一步下降。事實上周三每周公布的EIA數據顯示,美國原油產量達到了創記錄的1260萬桶/日。EIA預計到2019年底美國原油產量可能會攀升至1300萬桶/日。

在全球需求疲軟的情況下,這無疑加劇了油市供應過剩的風險。世界最大的原油交易商認為2020年油價略低於當前的水平,其中布倫特原油料維持在50至60美元區間內。

不過分析人士也表示,隨著年底煉油廠商逐步恢複產能,可能短時間有助於消化庫存,因此在年底前油價仍有小幅反彈的空間。

EIA認為2019年底美國原油產量將升至1300萬桶/日,颶風對於美國產量影嚮將越來越小

最新公布的EIA月報顯示,2019年7月美國原油產量下降了27.6萬桶/日,這是美國十多年因颶風所導致的最大產量下跌。

但是EIA表示,這種下降是暫時的,同時考慮到美國產量的主要增長區在遠離墨西哥灣的地區,預計在2019年剩餘的時間里美國原油產量還將繼續增加。

事實上本周三(10月10日)公布的EIA數據顯示,美國原油產出漲至1260萬桶/日,為紀錄新高,暗示美國產量仍處於持續增長的過程中,即使美國原油鑽井數已經連續7周錄得下滑。

7月美國原油產量下降的關鍵因素是颶風巴里導致墨西哥灣近海的原油生產平台被迫關閉,這導致該地區產量下降33.2萬桶/日。根據美國內政部安全與環境執法局(BSEE)的信息,因巴里的臨近,墨西哥灣的283個海上油氣平台(占該地區總數的42%)已於7月中旬撤離。

BSEE估計,墨西哥灣大約70%的原油生產被關閉。但是除墨西哥灣以外的產油區產量合計增加了5.6萬桶/日,部分緩解了這種幹擾。

從历史數據看,美國原油產量出現多次月度下降大部分都是颶風導致的,在2008年9月的兩場颶風使得美國原油產量一度下滑100萬桶/日。

相比之下,巴里颶風發生在颶風相對早期的階段,對於美國原油總產量相對較小。而隨著美國在岸原油產量的不斷增長,墨西哥灣原油產量占全美產量的份額已經從2009年的29%高位下跌至2018年的16%。

這意味著隨著墨西哥灣產量占比越來越小以及美國二曡紀產量進一步擴大,料季節性颶風對於美國產量的影嚮將會越來越小。

基於此,EIA預計2019年剩餘時間內美國原油產量將繼續穩固增長,預計2019年12月將達到1300萬桶/日,同時2019年平均產量將達到1230萬桶/日,2020年這一數字預計將達到1320萬桶/日。

世界最大原油交易商:2020年油價略低於當前水平,需求疲軟仍是主要因素

隨著EIA進一步上調美國的產量預期,眼下市場將目光再次轉移到全球原油需求上來。全球最大的石油交易商維托爾表示,除非國際貿易局勢出現明顯好轉的跡象,否則油價可能會維持在當前的價位水平直到2020年。

最近的一連串數據顯示,德國和美國的制造業活動萎縮,加上國際貿易談判缺乏進展,這已經對石油需求增長造成了沖擊,並打壓了石油價格。

維托爾負責人傑里米·威爾在倫敦舉行的石油與貨幣會議上說:“短期內我們看跌。”

威爾表示,在當前的國際貿易環境和美元堅挺的情況下,市場情緒並不好。短期內油價還有進一步的下行空間,但是明年下半年可能會恢複。

當被問及對於一年後布倫特原油的價格預測,威爾表示可能會略低於當前的價格水平。

渣打銀行估計,全球原油需求可能已經處於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截至7月原油需求已經連續三個月出現下調,為10年來首次。

總部位於瑞士的交易商Gunvor Torbjorn Tornqvist的負責人還表示,鑒於市場基本面,他預計明年油價將維持在接近當前水平的位置附近。如果希望原油價格走高,這將對OPEC及其主要生產國盟國施加更大的壓力——實施更大規糢的減產。

Tornqvist表示:“我認為市場希望在明年測試市場的決心,我認為僅維持當前的減產協議是不夠的。除了OPEC內部在生產配額上存在太多的延誤,非OPEC產油國的大量供應即將到來,因此OPEC被迫做出改變。

基於此維托爾認為,2020年布倫特原油的平均價格仍維持在50至60美元之間。

不過年底前因煉廠恢複生產,有助於消化庫存,或為油價提供短線反彈的機會

周三公布的EIA數據顯示,美國煉廠原油日產量下降了36.1萬桶/日,煉油廠利用率下降了0.7%,至2017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ClipperData商品研究總監馬特·史密斯(Matt Smith)表示,盡管淨進口量下降,但煉油活動的下降仍使石油庫存增加。美國上周的原油淨進口量下降了60.1萬桶/日。

不過普氏能源分析表示,由於11月和12月原油庫存往往會錄得減少,這有助於抵消當前的看跌市場情緒,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在年底將達到65-70美元/桶。

普氏能源表示,隨著精煉廠逐步從休整期中恢複開工率,預計11月原油需求激增將近500萬桶/日,這有助於短時間消化庫存。

分析人士指出,煉油廠在11月逐步恢複生產後料短時間提振油價。但是這終歸是季節性因素,從長期看需求因素仍占據主導地位,如果全球經濟前景依舊疲軟,尤其是在國際貿易擔憂情緒持續發酵的情況下,料油價在出現小幅反彈後最後仍將回歸跌勢。

需求前景不佳+EIA原油大增!地緣局勢升溫難改油價頹勢

周四(10月10日),亞洲時段,國際油價漲跌互見。盡管土耳其對敘利亞發動攻擊,中東地緣危局升溫提振油價,但美國經濟數據低迷、EIA原油庫存增加,油價仍顯疲態。投資者需留意國際貿易局勢進一步走向,以及本周四、周五公布的OPEC及IEA兩大月報。

中東地緣仍是油市“炸彈”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表示,土耳其在敘利亞東北部對庫爾德武裝發動了軍事行動,並補充稱,此次攻擊的目的是搗毀土耳其邊境沿線的一條“恐怖走廊”。
    
分析人士稱,這些襲擊可能會影嚮伊拉克產油區庫德斯坦的經濟,並推高能源價格。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此表示,土耳其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是“一個壞主意“,沒有得到美國政府支持,隨後油價下跌。

EIA報告喜憂參半,原油庫存大增VS成品油庫存驟降

美國能源資料協會(EIA)表示,上周美國原油庫存超預期大增,幾乎是市場預期的逾兩倍,錄得連續4周錄得增長,這也令油價承壓。而在產量方面,美油產量上周升至創紀錄的1260萬桶/日。

具體數據顯示,美國截至10月4日當周EIA原油庫存變動實際公布增加292.70萬桶,預期增加171.7萬桶,前值增加310.4萬桶。

另一方面,汽油庫存減少121.30萬桶,遠超預期減少33.5萬桶;精煉油庫存減少394.30萬桶,遠超預期減少207.4萬桶。美國精煉油庫存連續3周錄得下滑,且創3月22日當周(29周)以來新低。

此外,由於煉油廠減產,煉廠原油日產量下降了36.1萬桶/日,而煉廠利用率下降了0.7%,至2017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紐約Again Capital LLC合夥人John Kilduff稱,該報告喜憂參半,因超低煉廠利用率削弱了國內原油需求。低需求環境完全抵消了原油出口激增至每天340萬桶的影嚮。
    
石油交易咨詢公司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總裁Jim Ritterbusch表示,”美國原油庫存增長超預期,進一步支撐了對石油需求疲軟的擔憂,煉廠的季節性需求降幅超過了分析師的普遍預期。”

美國經濟數據低迷,拖累油市需求

周三公布的美國8月職位空缺人數跌至1年半的最低水平,就業人數下降,暗示美國就業增長正在放緩,這和美聯儲紀要所暗示的美國就業市場表現可能沒有之前預期的那麼強勁相吻合。

具體數據顯示,8月份的職位空缺下降了12.3萬個,經季節性因素調整後為705.1萬,為2018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此外,工作崗位平均每月增加17萬個,低於此前21萬的均值。

自2018年底美國職位空缺數創出763萬历史新高以來,2019年以來美國的職位空缺一直呈下降趨勢。勞工部最近的一項估計顯示,截至2019年3月的12個月中,經濟創造的就業機會比之前報告的減少了50.1萬個,這是十年來就業水平的最大下調。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美國制造業和非制造業就業都出現了大幅的下滑。最新公布的ISM制造業就業僅錄得47.4,非制造業就業數據8月下降至53.1,為2017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日內市場將密切關註美國CPI數據,因保持就業穩定和通脹達到目標水平是美聯儲的兩大政策目標。如果日內CPI數據表現不佳,將進一步印證美國的通脹疲軟。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原油消費大國,經濟數據低迷會削弱投資者對於原油需求的信心,從而壓制油價走勢。
關註國際貿易進展,全球股市疲軟,需求擔憂加劇

近幾個交易日因國際貿易局勢有所升溫,令市場避險情緒回升,打壓大宗商品。

盡管周三因市場風險情緒小幅改善,美國三大股指均錄得較大漲幅。但是因國際貿易不確定性依舊高企,美國三大股指期貨一度快速下挫,道指期貨跌1%,標普500指數期貨跌0.95%,納指期貨跌1.04%。

同時亞洲股市也開盤普跌。日經225指數周四開盤下跌,報21456.27點;日本東證股價指數周四開盤下跌0.18%,報1578.79點;韓國首爾綜指周四開盤下跌0.79%,報2030.13點。不過目前部分股指已經收複部分跌幅。

總體而言,國際貿易局勢進展令油價波動加劇。因此市場需密切關註國際貿易局勢進展。如果國際貿易磋商出現新問題,油價可能再次下滑。因市場對需求的擔憂將再次大幅加劇,尤其對來年的需求擔憂。

世界頂級石油交易商預計2020年油價將保持在50美元左右

幾個月來,需求前景日益惡化和全球前兩大經濟體的貿易緊張局勢一直是石油市場關註焦點,沙特阿拉伯能源基礎設施遭到襲擊,只是短暫壓制了看跌情緒。

世界頂級石油交易商Vitol SA首席執行官Russell Hardy周三在Oil&Money主題會議上表示,貿易因素正對油價形成壓力,從現在起一年內原油價格將保持在50美元。

大宗商品交易商Trafigura Group Ltd.和Gunvor Group Ltd.的高管也認為至少短期內油價將面臨這樣的前景。

Trafigura首席執行官Jeremy Weir稱,預計2019年第四季度油價將會小幅反彈,一年後的油價“可能會比現在略低一些,特別是在當前的貿易環境和美元堅挺的情況下,我認為短期內還有進一步的下行空間”。

Gunvor首席執行官Torbjorn Toernqvist稱,他也預計從現在開始一年內,油價將保持在當前不到每桶60美元的水平,明年市場將“試探OPEC”維持協調減產承諾的決心。

OPEC產油國及其盟國當前實施的減產協議將於2020年3月到期。與會分析師的觀點與交易商遙相呼應,認為明年石油市場仍然供應充足。

(美油日線圖)

策略建議:高位做空

重點關註:全球股市表現、OPEC及IEA月報、國際貿易局勢相關消息、中東地緣局勢、EIA原油數據後續行情發酵

阻力:美油  53.00  54.00  55.00  布油  59.50  60.30  61.80   
支持:美油  51.80  51.00  50.00  布油  57.90  56.70  55.88  

普氏能源:上周原油庫存或下降19萬桶,但這一因素將導致後期庫存高企

本周即將公布API和EIA原油庫存數據,普氏能源對此的預測是預計原油庫存將減少19萬桶,因近期美國原油進口減少,且在9月下旬和10月的煉廠維護期之前,美國原油庫存的消化速度有所加快,同時沙特油田遭襲導致美原油成為了亞洲煉廠首選的替代品種。

但是普氏能源也警告稱,由於美原油大量出口亞洲,導致運費持續上升,這可能會抑制亞洲煉廠的需求,在煉廠維護期到來之際,可能會導致美國原油庫存未來有所增加。

普氏能源預測本周公布的原油庫存數據料下降19萬桶,關註煉廠開工率變化

普氏能源分析師認為,預計上周美國的原油庫存將下降19萬桶,較之5年平均水平略有下降。同時從以往數據來看,原油庫存在每年這個時節都將出現下降,這是因為9月下旬和10月美國煉廠將進入維護期,因此在此之前會使得庫存消耗速度加快。

EIA數據顯示,自6月以來,美國的原油庫存已經下降了6800萬桶。

普氏能源分析,預計10月份將會有262萬桶/日的原油蒸餾產能下線,高於9月份的152萬桶/日。

EIA數據同時顯示,截至9月13日當周,美國煉廠的產量利用率為91.2%,預計上一周這一數值將下降至90.6%,暗示煉廠正逐步的進入維護期。

值得註意的是由於本月美國的煉油毛利有所提高,因此這可能會鼓勵煉廠在不進行維護的情況下維持高運行率。普氏能源數據顯示,美國中西部地區9月底巴肯頁岩油的裂解利潤平均為18.68美元/桶,高於8月份的14.86美元/桶,這可能會使得原油庫存下降的幅度的超出市場預期,可能也會為油價提供部分支撐。

美國原油進口減少也增加了國內庫存消化的速度

另一個支持原油庫存下降的觀點是上周美國原油進口量較低,這意味著即使煉廠進入了維護期以及美國原油產量維持在1240萬桶/日的高位,這也可能導致庫存下降。

美國海關數據顯示,截至9月20日當周,美國水運原油進口總量從一周前的約700萬桶/提下降至586萬桶/日。

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可能是此前襲擊德州的熱帶風暴有關,此前該風暴導致的大雨使得墨西哥灣沿岸的部分港口遭遇了關閉,這對原油的出口造成了阻礙。

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截至9月19日的一周內,休斯頓僅有一艘運載原油的油輪卸貨,而此前一周達到了6艘。同時德克薩斯亞瑟港上周也只有一艘油輪卸貨。

此外普氏能源cFlow貿易流程數據還顯示,美國原油出口下降了約10萬桶/日,至280萬桶/日。從出口方向上來看,上周美國對於亞洲的原油出口猛增,但是對歐洲和拉丁美洲的出口卻出現了明顯的下降。

這是因為對亞洲的套利活動仍在進行中,因近期沙特油田遭遇襲擊,導致一度出現570萬桶/日產量損失,因此美原油成了亞洲買家的重要替代品種,刺激了美原油對於亞洲的出口。

晨星公司石油與產品研究部總監桑迪·菲爾登(Sandy Fielden)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沙特的石油設施遭襲將對世界市場產生多長時間的影嚮,但是隨著產量中斷以及沙特原油產量與日俱增的風險,美國至少在年內沒有必要花費精力去尋找買家以實現出口的擴大。

汽油和餾分油庫存預測

汽油庫存和餾分油庫存方面,普氏能源認為,隨著美國夏季出游高峰結束,美國的汽油供應充足。同時考慮到此前一場熱帶風暴襲擊美國使得民眾提前購入汽油以防不時之需,這使得汽油庫存仍在進一步增加的可能。

但是預計餾分油庫存將依舊緊俏,尤其是美國的大西洋海岸。EIA數據顯示,截至9月13當周,USAC低硫和超低硫柴油的庫存為4087萬桶,較五年平均水平低11%。

沙特產量中斷推動美油進入亞洲市場,但是持續走高的運費可能導致未來庫存增加

因沙特油田遭襲導致產量出現大幅損失,這使得近期美國原油在亞洲的煉油利潤率明顯的上升。沙特油田遇襲導致產量一度減少570萬桶/日,而此次攻擊同時也恰逢美國煉油廠進入維護期導致245萬桶/日原油蒸餾產能下線。

普氏能源數據顯示,盡管當前美國的原油需求處於2012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但是因為亞洲煉油廠正逐步恢複產能,這間接幫助了亞洲煉油利潤率走高。

普氏能源數據顯示,截至9月20日當周東南亞煉油商的利潤率自此前一周的4.2美元/桶上升至4.43美元/桶。

受此影嚮,自9月13日以來,從美國USGC裝載的運費已經上漲了20%,即135萬美元。

普氏能源指出,盡管從USGC到亞洲的運費上漲表明對美國原油的需求增加,但是這可能會抑制原油的出口。

這是因為隨著2020年限硫措施來臨,目前全球煉廠都在追隨美國的步伐,因頁岩油本身就是一種低硫輕質油。數據顯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瓦萊羅在全系統範圍內處理了155萬桶/日的輕質低硫原油,是其263.8萬桶/日系統吞吐量的一半以上。

因此近期隨著煉油廠進入維護期,這導致輕質原油價格下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煉油廠商的成本,提高了利潤率。

但是因為運費升高所導致的利潤率下降已經在中質油利潤率造成負面影嚮。截至9月20日當周USGC中質原油的亞洲煉油商煉焦利潤率從一周前的1.89美元降至平均1.44美元。類似的情況預計很快將在輕質低硫原油的煉焦利潤率得以體現。

這意味著如果沙特的產量恢複速度慢於預期,因運費持續上漲可能導致美原油出口下滑,從而導致庫存增加。

美國制裁伊朗中央銀行,以報複沙特遇襲事件,原油多頭樂開懷?

美國上周五(9月20日)對伊朗中央銀行和主權財富基金實施了與恐怖活動相關的制裁,以報複此前沙特遭遇襲擊的事件,此舉旨在遏制伊朗與歐洲和亞洲的任何剩餘貿易活動。這增加了市場對中東局勢的擔憂,美油周一(9月23日)一度高開近2%至59.24美元/桶,但目前漲幅有所回落,交投於58.75附近,國際局勢仍令投資者擔憂原油需求前景,對油價有所拖累。

有史以來最高的制裁措施

“這是有史以來最高的制裁措施,” 特朗普上周五在白宮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會晤時告訴記者,“我們從未在這個級別上做過。”

上周五的制裁行動援引了喬治W.布什時代旨在破壞恐怖組織金融網絡的行政命令。行政當局表示,對央行的制裁是因為該央行支持伊斯蘭革命衛隊。這是一個有爭議的舉措,因為制裁央行也可能限制該國進口人道主義物資的能力。

支持者如民主防禦基金會的Mark Dubowitz認為,此舉將中央銀行與恐怖主義聯系起來,將嚇跑剩餘的市場參與者。即使民主黨候選人在2020年擊敗特朗普並試圖重新達成特朗普在2018年退出的伊朗核協議,這也可能產生寒蟬效果。

Dubowitz在接受採訪時說:“它制造了一道市場威懾牆。當你撇開技術上的官樣文章,剩下的就是,如果你與伊朗做生意,那你就是在支持恐怖主義。”

美國財政部發表聲明稱,伊朗主權財富基金–伊朗國家發展基金也是伊斯蘭革命衛隊外匯和資金的主要來源。此舉的目的部分是限制其保存在海外銀行賬戶中的任何NDF款項。

抵制軍事行動

特朗普表示,他受到國會共和黨人鷹派的壓力,要求他下令對伊朗發動軍事攻擊,但他迄今對此予以抵制。

特朗普說,由美國發動攻擊是“最容易的事情”,並補充說,“也許這是自然的本能。”但他說,他沒有立即下令發動攻擊,是顯示美國的實力。特朗普表示,如果他願意的話,他可以消滅伊朗境內的15個不同目標。

特朗普政府表示,伊朗經濟超過80%的部分已經受到美國制裁,而美國正尋求針對那些依然在起作用的目標,例如制成品和運輸設備的貿易。美國已經在制裁包括石油、銀行和鋼鐵在內的重要部門。

美國以前曾針對過伊朗的中央銀行,在2018年5月以涉嫌為恐怖活動提供支持為由制裁其一名行長和另一名高級官員。自2018年特朗普放棄歐巴馬所達成的2015年協議以來,美國和伊朗之間的緊張局勢逐漸升級。

上周五的行動還可能使歐洲國家啓動名為Instex機制的計劃複雜化,該機制將成為與伊朗進行人道主義貿易的金融中介。不過,特朗普政府爭辯說,已經有與伊朗進行人道主義貿易的解決方案,因此不需要Instex。批評人士說,新規則只會使貿易變得更加困難,而普通伊朗人將受苦。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表示,在伊朗問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據報道,美國國防部長Mark Esper上周六(9月21日)在發布會上表示,伊朗對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是導致形勢急劇升級的事件;總統特朗普已批準部署用來防禦的美軍,部署的軍隊數量不會達到數千。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周日(9月22日)表示,美國要避免與伊朗發生戰爭,在波斯灣增兵是為了“遏制和防衛”。蓬佩奧表示,他相信如果這些遏制舉措不能奏效,特朗普總統將採取行動,且伊朗領導人也很清楚這一點。他說,美國在採取措施嚇阻伊朗,但並稱若伊朗不能改變其行為,特朗普將採取必要的行動。

伊朗反應

對於美國的最新一輪制裁措施,伊朗中央銀行負責人納賽爾·赫馬蒂20日表示,制裁伊朗中央銀行表明美國為找到制裁伊朗的手段已經”黔驢技窮”,伊朗中央銀行近期的成功和伊朗市場的穩定表明,伊朗的金融貿易正在通過美國無法制裁的方式來實現

伊朗外長紮里夫也稱,這是絕望的表現,美國已經黔驢技窮,極限施壓不會奏效,制裁只會使談判無法進行。當然,美國的制裁阻礙了伊朗進口食品和藥品。

伊朗外長紮里夫還表示,美國在襲擊發生後向沙特阿拉伯派兵是“故作姿態”。“我有信心,我們不會發動戰爭,但是我有信心,不管是誰發動戰爭,都不會是誰結束戰爭,不會允許任何人侵犯邊界”。

伊朗總統魯哈尼稱,伊朗將提出一項計劃,在海灣地區其他國家和聯合國的幫助下保障海灣安全,伊朗石油設施沒有面臨任何威脅,伊朗乙烷產量將在未來兩年內達1600萬噸,伊朗尋求每年石化產能超過1億噸的目標。

伊朗海軍司令稱,伊朗將確保海上邊界的安全,對任何侵略行為作出“毀滅性的回應”。

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表示,伊朗將繼續擊落侵犯其領空的無人機,任何攻擊伊朗的國家都會成為“主戰場”,隨時準備應對任何侵略。

消息人士稱,俄羅斯方面表示,美國對伊朗國家銀行的制裁不會影嚮俄羅斯的立場,俄羅斯將繼續在銀行業與伊朗合作。

Vanda Insights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Vandana Har表示,市場已經接受了沙特對全面生產恢複全面生產的保證,除了要考慮沙特阿美公司的損失程度外,美國和伊朗之間日益激烈的言辭加劇了市場的緊張,但他認為該地區軍事沖突的風險更小。

AxiTrader亞太市場策略師Stephen Innes表示,鑒於周末原油市場的不確定性程度,油價可能仍偏向上行。

歐洲重申將對特朗普任何的汽車關稅實施報複

盡管中東的局勢令市場擔憂供應會進一步受到影嚮,這給油價提供支撐,但國家貿易局勢令投資者對需求前景的擔憂揮之不去。?歐盟貿易負責人重申,倘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兌現其對歐洲汽車加徵關稅的威脅,那麼該集團將對美國實施報複性關稅。

歐盟貿易專員Cecilia Malmstrom批評特朗普5月有關運往美國市場的歐盟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對美國構成安全風險的斷言。 特朗普政府面臨自行設定的11月中旬的期限以決定是否限制此類進口。

“我們堅決否認我們是安全威脅,” Malmstrom上周五在布魯塞爾的一次會議上說,“這是荒謬的。如果加徵關稅,我們將採取對策。

該官員上周二(9月10日)曾表示,,如果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落實對歐盟汽車和汽車配件加徵關稅的威脅,其將對近350億歐元(39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實施報複性關稅,這比此前提及的200億歐元高了近一倍。

另外,據共同社報道,在將於本周簽署的美日雙邊貿易協議中,美國會繼續保留針對日本的汽車關稅。報道沒有指明消息來源。

從種種跡象來看,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挑起的貿易爭端仍在持續,而且已經對全球經濟產生了負面影嚮,這會持續打壓原油的需求前景,對油價不利。另外,在美國,熱帶風暴Imelda對德州煉油廠帶來的影嚮已減弱,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和瓦萊羅(Valero)的原油加工設備周末已重啓,短線也可能會對油價有所拖累。

(美原油主力合日線圖)

考慮到全球經濟前景比較疲軟,目前原油市場的供需情況和庫存變化,如果地緣局勢並未進一步惡化,油價後市面臨震蕩下行的的分析。

沙特一半的原油生產中斷,美布兩油瘋狂刷新漲幅!

沙特內政部表示,當地時間上周六淩晨(9月14日),胡塞武裝的10艘無人機襲擊了沙特阿拉伯的兩座沙特阿美運營的油田和石油設施,導致對全球石油供應至關重要的原油加工廠發生大規糢火災。交易員們爭相計算油價的漲幅。布倫特原油周一開盤之後一度上漲近20%,創下有記錄以來的最大漲幅。而美油也不甘示弱,一度觸及63.4美元/桶,漲幅高達15%。

這次關閉將影嚮每天近500萬桶原油加工,影嚮全球5%的石油日產量。盡管沙特阿美相信自己能夠迅速複蘇,但如果不能,全球可能面臨多達1.5億桶/月的產量短缺。這一結果可能將油價推高至三位數,即100美元/桶以上。

外媒指出,這次襲擊造成了石油市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破壞,超過了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伊拉克南部鄰國科威特和伊拉克石油供應的損失。根據美國能源部的數據,這也超過了1979年伊斯蘭革命期間伊朗石油產量的損失。

隨著該地區緊張局勢加劇,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裝最近對沙特的輸油管道、船只和其他能源基礎設施發動了多起襲擊。

油價將漲至多少?

鑒於沙特石油供應中斷可能持續數月的消息,這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據晨星研究主管桑迪·菲爾登(Sandy Fielden)說,需要提醒的是,“布倫特原油周一可能會漲到80美元,而WTI原油可能會漲到75美元……但這將取決於沙特阿美48小時的連續報道。供應問題不會馬上得到解決,因為沙特仍能從庫存中發貨。”

當然,如果沙特阿美證實停產將持續數周,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的猛攻將持續到每桶80美元,並繼續走高。

以下是高盛大宗商品策略師達米安庫爾瓦林(Damien Courvalin)的價格總結。庫爾瓦林今天早些時候列出了四種可能的關閉方案,每種方案都可能影嚮美油油價:

一周停產
非常短的停產時間(例如一周)可能會推高長期油價,以反映風險溢價的不斷上升,盡管由於二曡紀頁岩盆地的去瓶頸化、經濟增長前景疲軟以及2020年非歐佩克產油國產量增長強勁的前景,長期油價較去年秋季有所回落。這樣的價格影嚮可能是3-5美元/桶。

二至六周停產
若以目前兩至六周的油價水平停產,除長期油價的這一走勢外,美油原油期貨曲線(2個月期與3年期)還將進一步趨陡,分別達到2至9美元/桶。總而言之,預計油價將在5美元至14美元/桶之間波動,與停運時間相當(按目前的水平,停運6個月,停運100萬桶/天,相當於停運6周)。

六周以上停產
目前的故障應宣布持續超過6周,我們預計原油價格快速上漲已經漲至每桶75美元上方水平,我們相信一個美國原油應急庫存(SPR)釋放可能會實現,大到足以平衡這樣一個赤字。

三個月停產
四百萬桶/日的極端中斷若超過3個月,可能會使油價超過75美元/桶,從而引發大規糢的頁岩油氣供需反應。

沙特還會受到更多襲擊嗎?

在沙特領導的也門長達一年的戰鬥中得到伊朗支持的胡塞(Houthi)叛軍,顯然已宣稱對襲擊事件負責,並承諾未來可能會發動更多襲擊。胡塞發言人解釋說,“我們向沙特政權承諾,只要它繼續進行侵略和包圍,我們未來的行動將會擴大,而且會更加痛苦。”

這次最新的襲擊凸顯了胡塞武裝對沙特石油基礎設施構成的風險,因為這兩個組織之間的緊張局勢繼續升級。自2015年也門軍事沖突爆發後,胡塞武裝此前就利用無人機和導彈,襲擊過沙特的一些基礎設施和軍事設施。除了能源基礎設施,胡塞武裝還襲擊過沙特的機場、空軍基地,甚至“愛國者”導彈發射基地。

胡塞武裝無人機行動的力量不斷增強,可能會重新引發有關該武裝組織在何處獲取這些武器的爭論。今年夏天早些時候,胡塞武裝展示了一批新開發的國產無人機和導彈系統,宣稱這些武器將給他們提供更多的火力,以挑戰沙特領導的聯軍。其中,就有這種名為“Quds”的所謂新型巡航導彈。據稱,導彈可以裝備某種地形輪廓匹配(TERCOM)系統。這將允許導彈在低空進行飛行,並且不被敵人的雷達發現。

6月12日,胡塞武裝用“Quds-1”巡航導彈高精度地擊中了沙特阿布哈國際機場的航站樓。這種導彈也被用於6月19日襲擊沙特西南部的al-Shuqaiq海水淡化設施和發電廠。

美國或將加大制裁伊朗力度

在沙特最大之一的油田9月14日淩晨遭到嚴重襲擊而導致關閉後,美國把中東盟友遭到襲擊的矛頭指向了伊朗。而美國媒體則直言不諱,“雖然博爾頓被美國總統了朗普開除了,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已經徹底打消對伊朗動武的念頭!”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事件發生後,迅速指責伊朗是胡塞武裝對沙特阿美(Aramco)油田發動“無人機襲擊”的幕後指使者。並認為,是伊朗向胡塞武裝提供了先進的武器,導致沙特受到重大襲擊。

蓬佩奧認為,這種對大型油氣設施的攻擊是“史無前例”的,敦促國際社會應該“公開和明確譴責伊朗的襲擊”。蓬佩奧說,德黑蘭是近100起襲擊沙特事件的“幕後黑手”,而伊朗政府則假裝在進行外交活動。

伊朗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負責人阿米拉利·哈吉紮德(Amirali Hajizadeh)將軍威脅說:“每個人都應該知道,美國在伊朗周圍2000公里範圍內的所有基地及其航空母艦,都在我們導彈的射程之內。”

很顯然,伊朗是在警告美國不要亂潑“髒水”。伊朗半官方的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 news agency)也援引哈吉紮德的話說,“伊朗一直在為一場全面的戰爭做好準備”,但沒有提及周六發生在沙特阿拉伯的襲擊。
消息人士提醒,由於波斯灣的每一個利益攸關方都處於緊張狀態,不用說,任何報複性行動都可能導致原油價格飆升至每桶80美元以上。投資者仍需持續跟進美國、沙特、也門和伊朗的反應。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稱將動用傳略出備用油,說明沙特停產情況很難及時恢複,而且伊朗可能會再度受到美國制裁,國際油價可能還將上漲15%-20%。

此外,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當地時間9月15日報道,特朗普寫道,“沙特的石油供應受到了攻擊。有理由相信,我們知道罪魁禍首是誰,並已依據查證結果做好備戰工作(be locked and loaded),但是我們正在等待沙特方面認定誰是這次襲擊的元兇,以及我們將依據何種條款來進行下一步動作。”

多頭孤立無援!精煉油大增抵消原油庫存驟降,美伊或化解僵局

周四(9月12日)亞洲時段,國際油價低位小幅回升。美油價前一交易日暴跌逾3.5%,布油暴跌逾2.5%,因美國總統特朗普考慮放寬對伊朗的制裁。原油市場對美伊關系的任何變化都將非常敏感,如果它們的關系改善,市場將出現更多伊朗原油,此前美國的制裁令伊朗原油出口能力大為受限。此外,EIA數據顯示,盡管原油庫存降幅遠超預期,但精煉油大增仍打擊多頭信心。

對伊制裁緩和?特朗普準備與魯哈尼會晤

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準備本月晚些時候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會晤。對於美國這樣一個把孤立伊朗作為重要政策的國家,此種談判將是前所未有的。魯哈尼周三在電話中對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在美國仍在實施對伊朗的制裁之際,伊朗不會與美國進行談判。

白宮內部摩擦連續第二天攪得原油市場動蕩不安,外交政策的互相矛盾進入了公眾視野,總統暗示可能與伊朗修好。消息人士稱,此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反對這一舉措。博爾頓被解職使特朗普政府中對伊朗採取強硬路線的最強烈支持者之一離開了白宮。

芝加哥Price Futures Group分析師Phil Flynn表示,市場反應如此劇烈的原因是,市場上最大的看跌威脅是伊朗石油可能再度進入市場,去年年底,特朗普給予伊朗石油最大買家豁免權,我們意識到這對市場產生了多麼大的影嚮。博爾頓的離開表明,伊朗石油可能會重返市場,或許是在今年年底。

Tortoise的基金經理Brian Kessens表示,原油市場對美伊關系的任何變化都將非常敏感,如果它們的關系改善,市場將出現更多伊朗原油。

伊拉克:放松伊朗制裁不會引發OPEC+加大減產的討論

伊拉克石油部長Thamir Ghadhban在阿布紮比參加會議期間告訴記者稱,伊朗的局勢發展不會促使周四會議討論OPEC加大減產力度。

放松伊朗制裁對市場來說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伊朗在過去幾年缺乏投資,他們存在問題,許多外國公司已離開伊朗。首先,伊朗國內石油消費量很高。其次,他們不會滿負荷生產原油。

Ghadhban表示:“我認為這不會成為明天會議的議題,但是我們將拭目以待,不要忘記在OPEC年度會議舉行前。我們將在12月再次召開會議,有時間和空間等待觀察。”
OPEC月報:下調原油需求增速

OPEC月報顯示,8月原油產量增加13.6萬桶/日至2974萬桶/日,該組織將2019年原油需求增速下調8萬桶至102萬桶/日。預計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為9984萬桶/日,預計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為10092萬桶/日。

此外,由於經濟放緩,OPEC將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長預期下調6萬桶/日至108萬桶/日。OPEC預計2020年OPEC原油需求為2940萬桶/日。2019-2020年非OPEC石油供應強勁增長突出表明,石油生產國需要支持市場穩定,以避免潛在的供過於求。

8月沙特及伊拉克均提升原油產量。沙特稱,提高了8月原油產出至978.9萬桶/日,環比增加20.9萬桶/日;伊拉克上報數據顯示,該國8月原油產量為465萬桶/日,較上月增加3萬桶/日。

據二手資料顯示,沙特8月份的石油產量增加了13.6萬桶/日至2974萬桶/日,伊朗8月原油產量減少2.4萬桶/日至219.4萬桶/日,尼日利亞8月原油產量增加8.6萬桶/日至186.6萬桶/日。
EIA原油庫存降幅遠超預期,但精煉油大增打擊多頭信心

周三晚間,美國EIA商業原油庫存降幅遠超預期,連續4周錄得下滑。具體數據顯示,美國截至9月6日當周EIA原油庫存變動實際公布降低691.20萬桶,預期降低265.5萬桶,前值降低477.1萬桶。

此外,汽油庫存實際公布降低68.2萬桶,連續3周錄得下滑,預期降低85.7萬桶,前值降低239.6萬桶;精煉油庫存實際公布增長270.4萬桶,創7月19日當周以來新高,預期降低50.9萬桶,前值降低253.8萬桶。

報告還顯示,上周美國國內原油產量減少0萬桶至1240萬桶/日,原油出口增加23.4萬桶/日至329.5萬桶/日。原油庫存量跌至2018年10月以來最低,美國原油出口連續5周錄得增長。

知名金融博客零對沖表示,EIA原油庫存,庫欣庫存以及汽油庫存連續三周錄得減少,但精煉油庫存意外大幅增加,令數據公布後美油快速走低並抹去日內漲幅。

機構Lipow Oil Associates的總裁Andy Lipow表示,此前颶風“多里安”影嚮了東海岸的石油進口,市場預期汽油庫存減少,且需求能夠上升。但EIA報告中汽油庫存降幅不及預期,精煉油意外大增都打擊了多頭信心。

與此同時,KeyBan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師Leo Mariani表示,“對伊朗制裁的任何放松都可能會令美國頁岩油生產商承壓,更多的伊朗石油可能會在一兩個月內重回市場。”

(美油日線走勢圖)

策略建議:謹慎高位做空

重點關註:國際貿易局勢、全球股市表現、美伊關系、OPEC月報及EIA數據後續行情發酵

阻力:美油:56.65  57.73  58.76  布油:62.25  63.76  64.60   
支撐:美油:55.60  54.83  53.60  布油:60.30  59.40  58.00  

特朗普想放松對伊朗制裁,伊朗石油或空降原油市場

白宮內部摩擦連續第二天攪得原油市場動蕩不安,原油期貨隔夜跌至一周低點,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有意化解美伊僵局。美國總統特朗普考慮放寬對伊朗的制裁,此前美國的制裁令伊朗原油出口能力大為受限。

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準備本月晚些時候與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會晤。對於美國這樣一個把孤立伊朗作為重要政策的國家,此種談判將是前所未有的。

放松對伊制裁曾遭到博爾頓激烈反對

特朗普討論了放松對伊朗制裁,旨在本月聯合國大會上能與伊朗總統舉行會議。而剛剛離職的博爾頓是“極限施壓”行動的關鍵設計師。

雖然特朗普毫不掩飾他願意與伊朗領導人坐下來會談,這一舉動將打破美國四十多年的政策。但他如果想要實現這一目標,還有相當大的政治障礙有待克服。然而,周二博爾頓的去職提高了會議舉行的可能性。

三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討論放寬對伊朗的制裁,以便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本月晚些時候能舉行會談,這引發時任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激烈反對。這個想法在周一橢圓形辦公室舉行的會議上被提出,財政部長姆努欽對以此作為重啓與伊朗談判的方式表示支持。當天晚些時候,特朗普決定讓博爾頓離職,並在周二予以宣布。

據上述知情者稱,白宮已經開始準備特朗普9月23日當周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於紐約會見魯哈尼的可能性。 鑒於美國的嚴厲制裁措施仍然存在,伊朗人是否會同意此次會談還遠未明朗。

其中兩位知情人士透露,一個可能的情形將是特朗普加入魯哈尼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之間的會晤。知情者表示,還沒有跡象表明這會實際發生。

博爾頓的職業生涯一直對伊朗持強硬態度,他長期以來一直呼籲對該國進行先發制人的打擊以摧毀其核計劃。他的突然離職立即引發了一些猜測,即美國的“最大化壓力”行動可能會緩解,以誘使伊朗領導人坐上談判桌。

在特朗普退出2015年核協議後,美國的歐洲盟友一直迫切希望找到一種方式來促成華盛頓與德黑蘭之間達成協議。馬克龍甚至邀請了伊朗外交部長紮科夫上個月在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舉行會談,並獲得特朗普口頭支持以緩和制裁。然後一切都沒發生。

美國國務卿軟化對伊朗立場

蓬佩奧去年提出了12項要求,他說伊朗必須履行才能成為“正常國家”,他仍然可以試圖阻止特朗普軟化立場。然而,蓬佩奧最近採取了與總統保持同步的更溫和基調,並在周二的通報會上表示,特朗普準備在沒有先決條件的情況下進行對話。

美國外交關系委員會的一名高級研究員Charles Kupchan表示,至少博爾頓的退出降低了軍事升級的可能性。

伊朗並不一定會同意談判

對於伊朗總統魯哈尼來說,與特朗普坐在一起將是一場巨大的政治賭博,他的國家經濟正因為美國制裁而受到嚴重削弱,並且雙方不能保證會達成一項允許德黑蘭再次合法出售石油的協議。考慮到與美國會談的政治風險,伊朗人長期以來一直贊成掩人耳目的討論。在2015年核協議達成之前,雙方的低級別官員在安曼曾進行了多年談判。

盡管如此,魯哈尼的顧問Hesameddin Ashena周二發表推文稱,博爾頓的離職是“在伊朗建設性抵抗下,美國最大化壓力戰略失敗的決定性跡象”。

消息人士提醒,原油市場對美伊關系的任何變化都將非常敏感,如果它們的關系改善,市場將出現更多伊朗原油,可能會在一兩個月內重回市場。對伊朗制裁的任何放松都可能會令美國頁岩油生產商承壓。盡管上周美國EIA原油庫存下降符合預期,但美國柴油庫存增加270萬桶,令預期庫存將下降的分析師感到十分驚訝。

隔夜行情大变天!黄金下破1500关口 原油多头终获新生

昨日,市场避险情绪继续降温,贵金属市场惨遭重挫。现货黄金连续三日下跌,下破1500美元/盎司;白银同样连挫三日,跌破18美元大关。与此同时,原油市场则一片红火,两油连涨四日,纷纷收涨逾1%。受沙特更换能源部长消息影响,布油继续稳站60美元上方,美油突破58关口。在国际汇市方面,美元指数继续下挫,但跌势有所缓和。非美货币集体上涨,其中,受无协议脱欧概率下降影响,英镑继续上涨,英镑兑美元收于1.23水平上方。

热点狙击】

①约翰逊三度惨败!提前大选动议未获通过真的要变成“拖欧”了吗?

最新消息显示,英国议会投票未通过提前大选的动议。这是继议员反叛,议会通过阻止无协议拖欧法案后,英国首相约翰逊的第三度惨败。

消息公布后,约翰逊强硬表态,他表示:

“议会在10月14日之前暂停。政府将支持脱欧协议,并为为国家利益而争取达成协议。我将在10月17日参加欧盟峰会,争取达成符合国家利益的协议。但是英国政府将不再支持延长脱欧期限,政府将同时为无协议脱欧作准备。”

关于拖欧协议最难的部分——爱尔兰边界问题,日前约翰逊已与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进行了会面,但结果似乎不尽如人意。

尽管英国政府和爱尔兰的联合声明表示,英国和爱尔兰将致力于确保达成脱欧协议。但消息指出,约翰逊与瓦拉德卡会面后,双方之间依旧存在着较大的分歧。

毫无疑问地,约翰逊再度向市场证实了“英国首相实在不好当”,也有分析指出约翰逊政府内部正分崩离析。但从目前市场的态度看来,约翰逊的惨败,或成就了英镑及英国经济的“大获全胜”。

毕马威表示,随着英国脱欧的讨论进入白热化,英国经济也处在十字路口,无协议脱欧或将引发英国10年来首次经济衰退。英国若出现无协议脱欧的结果,会影响贸易和商业信心,消费者支出也将受到严重打击,这样的连锁效应可能将英国明年的经济增速拖慢1.5%。

②欧洲央行传统鹰派发声表示反对QE 德国却在考虑“影子预算”?欧元前景难测

消息显示,德国考虑创建“影子预算”,以在超过国家债务规定限制的情况下增加公共投资。

德国政府官员表示,如果前景需要,德国可能会调整预算。政府官员正在考虑建立独立的公共实体,以抓住零借贷成本的历史性机遇,承担新的债务,增加对基础设施和气候保护的投资。

德国政府的这一表态加大了各国采取行动提振欧元区经济增长的希望,欧元兑美元短线上扬。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将在周四降息的消息却打压了欧元进一步的上涨。

虽然,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荷兰央行行长诺特和欧洲央行执委劳腾施莱格等传统鹰派发声表示反对欧洲央行加码宽松,明确指出反对重启QE。但荷兰国际银行手续经济学家Brzeski指出,不过尽管对于QE持怀疑态度的鹰派成员增加,其在欧洲央行内部仍是少数派。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Generale)企业研究主管KennethBroux表示:

“欧洲央行的行动如符合预期,欧元将贬值。因为欧洲的货币政策已不再有效,所以即使欧洲央行恢复购买公债,也不会对欧元区经济产生任何影响。”

③沙特新能源大臣“初战告捷”阿齐兹亲王果真是原油多头最大靠山?

沙特国家通讯社消息指出,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PrinceAbdulaziz)将接任法利赫的工作,成为新的沙特能源大臣。分析指出,阿齐兹上任之后,或推进加深减产的行动,原油将获得提振。

从阿齐兹昨日的表态看,这位新官似乎特别看好未来的油价。对于目前打压着油价的疲软需求,阿齐兹不认为全球原油需求已经放缓。阿齐兹称:

“人们都在猜测全球经济开始衰退,然而事实是直至今日,经济并未衰退。近日的石油市场受到负面情绪的驱动,但我并不认为这种负面情绪真的会影响到原油需求的增长。”

对于市场担忧的美国原油的继续井喷,阿齐兹则表示,不太担忧美国页岩油产量,希望美国页岩油产量能更确定。 

分析还指出,沙特称能源部长换人不会影响欧佩克减产计划,这增强了原油多头的信心。如今原油多头们对阿齐兹寄予厚望,原油投资者需密切关注阿齐兹后续的表态。

【风险预警】

☆近日受无协议脱欧概率影响,英镑波动性加剧,似有反弹之兆。但投资者需留意今日公布的英国8月就业报告,是否会对英镑形成打压。此前公布的7月就业报告表现不及预期,英镑大受打击。

☆次日凌晨,EIA将公布月度短期能源展望报告。投资者需关注EIA对未来原油需求预期的调整,以及近段时间以来的原油库存变化。

美原油鑽井跌至22月新低!但原油多頭切莫高興,2020年新一波增產或在醞釀

上周六(9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石油鑽井連續三周錄得下降,目前僅為738口,為2017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令市場越發的懷疑,美國原油鑽井不斷下降是否足以支撐美國原油產量的持續增加。

無可非議的是隨著美國水壓裂技術的發展,美國的生產效率處於提高的過程中,因此美國鑽井數下降,但是美國原油鑽井數續增。此前美國原油產量一度刷新历史高點至1250萬桶/日,但這主要得益於二曡紀輸油管道的擴容推動了增產的積極性。事實上在5月和6月時美國原油產量處於衰減的狀態,並一度跌至1180萬桶/日下方。

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美原油鑽井持續下降難以支撐美國原油產量續增,如果這種趨勢持續,料美原油產量有回落的可能。

但是其他分析人士指出,美國二曡紀實際上正在經历並購浪潮,預計2020年之後美原油產量將迎來新一波增產浪潮,那麼12月OPEC+對於減產的立場將對油市走向變得至關重要。

油價疲軟繼續對二曡紀的頁岩油公司造成沖擊,因而導致原油鑽井持續下降

美國原油鑽井數持續下降主要是因為當前疲軟的油價,導致鑽井公司和油田服務公司削減預算以節約成本。

盡管美國頁岩油產量持續增加,但是近期增速已經明顯放緩,許多公司也開始縮減產量增長目標,而投資者也對頁岩油的回報率持懷疑態度。

在7月油服巨頭哈里伯頓便警告稱,北美的鑽探活動明顯落後於國際市場,而世界最大的油田企業斯倫貝謝則表示,第二季度在北美的營收下降了12%。

受此影嚮,哈里伯頓已經裁去了8%的北美員工。同時美國大陸資源首席執行官哈羅德·哈姆在8月也表示,美國頁岩油生產商需要放慢生產增長速度,並關註當前市場中存在的供過於求的狀況。

由於國際貿易擔憂情緒以及經濟放緩的憂慮,因此市場一直在下調對於原油的價格預期。此前一份調查顯示,市場對於2019年WTI原油的價格預期為57.9美元,低於此前調查所預測的59.29美元。

二曡紀正面臨一場並購浪潮,短時間美原油產量仍有繼續放緩的風險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原油鑽井所導致的產量增速放緩是暫時的,二曡紀正在進行一場整合浪潮。隨著整合完成以及石油巨頭入駐二曡紀,料二曡紀的預算平衡油價目標將進一步下降。

分析人士稱2019年春季以來,西方石油公司和雪佛龍競購阿納達科時,實際上已經預示了二曡紀整合浪潮的開始。這意味著石油巨頭將逐漸接管在二曡紀占主體的中小型頁岩油公司,從而推動產量的進一步上升。

2018年第四季度油價的暴跌是目前造成美國原油鑽井持續下降的關鍵因素。受油價暴跌影嚮,許多二曡紀頁岩油企業的股價在過去一年遭遇了崩潰式下跌,僅為一年前市盈率的一半。但這也恰恰給了石油巨頭並購的機會,因為較低的估值有助於他們在並購時成本。

分析人士認為,石油巨頭們對於當前深陷債務泥潭的中小心頁岩油企業會抱有觀望的態度,因為隨著這些公司不斷縮減業務的規糢,他們的估值會進一步把下降,這有助於石油巨頭進一步降低成本。

2020年3月後美原油產量後迎來新一輪增產浪潮

埃克森美孚的首席執行官達倫·伍茲表示,預計整合將在一段時間內發生。上周早些時候,埃克森·美孚表示,除了撤出英國北海的資產外,還將退出挪威的資產,從而將更多的資金投入到二曡紀和圭亞那一帶。

而雪佛龍北美勘探和大陸生產業務副總裁Jeff Gustavson則表示,有三個理由支持該公司在二曡紀開展並購。

另一家歐洲石油巨頭近期也似乎有意加入到二曡紀的並購大潮中,荷蘭皇家殼牌在3月表示,他會積極的尋找機會以入駐二曡紀,以增加其在二曡紀的份額。

對此能源資訊公司伍德·麥肯茲首席分析師Simon Flowers表示,阿納達科的競購只是二曡紀並購潮的開始。隨著該盆地開採規糢的擴大,預計將會發生更多的並購。

該公司認為,在六個月後,石油巨頭將接管美國最大的石油盆地大部分的產量,一些獨立的頁岩油產商為了生存可能會接受並購。

Hastings Equity Partners與休斯敦能源研究大學此前的發布的白皮書顯示,隨著該行業在二曡紀的成熟,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提高了產量,降低了利潤率,最終將趕走了獨立油氣公司。白皮書還顯示,獨立生產商擁有有限的資源來提高產量,而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計劃在二曡紀每年提供100萬桶/日的新增產量。這可能會加速二曡紀的整合。

2020年限硫措施為美原油增產提供了契機

另一個有利於美原油產量增加的因素是隨著2020年國際海事組織限硫措施的出台以及美國輸油能力進一步提升,可能會進一步擴大美國的原油出口。

由於二曡紀主要生產的是輕質低硫原油,符合2020年限硫措施的要求,因此市場對於美國WTI原油的需求將會進一步提升。而隨著另外數條輸油管道的開通,預計輸油能力還將提升100萬桶/日,這將進一步推動美國的原油出口。

基於此,預計2020年3月之前美國原油可能回迎來新一輪的增產浪潮。考慮到OPEC+將在2019年9月和12月各開一次會議,如果12月會議上OPEC未能有進一步減產的措施,隨著2020年美原油產量進一步增加,料進一步施壓油價。

但是如果二曡紀並購浪潮沒有預期的進展順利,那麼美原油鑽井數和美原油產量料會延續當前的趨勢,這可能會提振油價。

沙特阿美更換掌門人,俄羅斯暗示無礙減產協議!原油多頭無需過分擔心

月4日(周三),兩名俄羅斯高級官員稱,沙特阿美的領導層變動將不會影俄羅斯和沙特之間的合作,這表明此次人事變動不會破壞限制產量來支撐油價的全球減產協議。另外,OPEC和石油行業的高級消息人士表示,他們預計,只要沙特希望出售國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股份,沙特就會堅持限制石油產量的政策。

為上市做準備,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更換掌門人 

本周,沙特主權財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負責人Yasir al-Rumayyan替代法利赫,被任命為新任董事局主席。就在幾天前,沙特還成立了一個獨立於能源部的工業和礦產資源部門。此舉似乎削弱了法利赫的權威,但他仍然是沙特的能源部長。

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贊揚法利赫,並稱OPEC將繼續與非OPEC產油國協調石油產量。諾瓦克還表示,自己計劃對沙特進行訪問。

自2016年OPEC和一些非成員國組成所謂的“OPEC+”以來,OPEC主要成員國沙特和非OPEC成員國俄羅斯之間的關系有所發展。盡管人們擔心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但OPEC達成一項新的減產協議生效以來,油價今年已累計上漲9%。

RDIF主權財富基金主管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也贊揚了與法利赫的合作,並表示計劃保持不變。他表示:“沙特絕對是我們的關鍵合作夥伴,法力赫在穩定全球石油市場方面發揮了絕對關鍵的作用,我們計劃與沙特阿美在俄羅斯進行聯合投資。”據悉,RDIF與沙特的兩個主權財富基金:公共投資基金(PIF)和沙特阿拉伯投資總局(SAGIA)有合作關系。

俄羅斯稱石油供應政策未受影嚮

9月4日,俄羅斯石油部長諾瓦克表示,OPEC和非OPEC將繼續就產量問題進行協商,他強調這對維護石油市場穩定非常重要。

一位來自OPEC的高級消息人士表示,盡管沙特阿美的人事變動給油價帶來了一些不確定性,但他預計沙特將繼續遵守減產協議。他表示:“目前還不清楚,但我預計政策不會發生變化。”

作為世界最大的石油生產公司,沙特阿美正準備在2020年至2021年進行5%的首次公開募股,這可能是世界上規糢最大的IPO。

沙特在削減石油供應方面的行動超出了“OPEC+”減產協議的要求,外界普遍認為,此舉旨在通過推高油價,幫助支撐沙特阿美的價值。沙特官員表示,該國的產出政策只是為了平衡市場,減少高庫存。

隨著沙特現在重新開始為沙特阿美IPO做準備,一位與沙特官員討論過油市問題的公司高管也懷疑,沙特支持市場的政策是否會改變。他表示:“如果沙特阿美IPO被列入2020年甚至更早的議程,沙特需要穩定的油價。”

投資者未來需留意沙特阿美的IPO情況,若沙特堅持IPO甚至向提前進行,其可能更需要相對穩定的油價,可能因此繼續減產從而支撐油價。 

布油日線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