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是否卷土重来?只有非OPEC产油国踩下刹车,噩梦方可避免

8月14日,石油分析师Nick Cunningham指出,因OPEC减产和其他国家产量意外受干扰,2019年下半年石油库存有望下滑,油市可能大致保持平衡。至于2020年能否避免供应过剩和油价暴跌,非OPEC石油供应大幅放缓是一个重要条件。

油市2020年或再次面临供应过剩局面

因石油供应继续增长的同时,需求出现恶化,这在很大程度导致石油供应过剩的预测。国际能源署预计,非OPEC今年的石油产量将增加190万桶/日,2020年将再增加220万桶/日,而需求增幅仅能达到这些水平的一半。

Nick Cunningham表示,石油市场可能会大致保持平衡,甚至在2019年下半年库存有所下滑,这主要是因为OPEC减产以及伊朗和委内瑞拉的非自愿断供。

国际能源署在最新报告中写道:“市场在2020年可能面临供应过剩,届时市场对OPEC石油的需求将跌至2840万桶/日。”今年7月,OPEC的石油产量为2971万桶/日。因此,根据该机构的数据,2020年“OPEC+”将不得不进一步减产,以防止供应过剩。

下图显示的是OPEC和非OPEC每年的石油供应情况。深蓝色柱代表OPEC供应,淡蓝色柱代表非OPEC供应,红色线代表总的供应情况

全球增加的石油供应主要来自美国页岩油,因此页岩油增速对预测供需状况非常重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石油产量增长一直在放缓。国际能源署表示:“今年迄今为止,美国原油供应增长乏力。在2019年前5个月,日产量仅增加了7.5万桶。近期增产数据低于预期,其部分原因是海上油田需要维护,以及飓风造成的临时供应中断。”

在至关重要的美国二叠纪盆地,产量增长仍然显著,但一直在减速。2018年8月,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增长达到113万桶/日的峰值,但本月增速放缓至72.8万桶/日。国际能源署的钻探产能报告预计,9月份钻探产能将进一步增长,但仅增长70.5万桶/日。

下图显示的是二叠纪盆地每年的产量增长情况 

国际能源署表示,二叠纪盆底即将启动逾200万桶/日的新管道产能,6月份水力压裂活动强劲增长,预计将刺激墨西哥湾沿岸石油产出和出口的进一步增长。然而,石油生产商却持有谨慎态度,几乎没有迹象表明钻探活动加速。”

非OPEC产量是决定2020年油市能否平衡的重要因素

二叠纪盆地之外,美国其他油田的页岩油供应正陷入停滞。与此同时,美国以外的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也将成为2020年供需平衡的重要因素。

渣打指出,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石油市场供应充足,这基于北美以外非OPEC供应增长加快的预测。国际能源机构的报告预计,这些国家的石油供应增幅将从2019年的21万桶/日升至2020年的85万桶/日。如果没有这种加速增长,预计石油市场供应过剩的局面将在2020年消失。 
 
渣打不相信非OPEC的石油产量真能如此增长。国际能源署已多次下调非OPEC的石油供应增长预期。例如,在其最新的石油市场报告中,该机构将非OPEC的石油产量预测下调了10万桶/日,主要原因是巴西和挪威的供应令人失望。渣打银行总结后认为,2020年非OPEC实际增产量可能低于国际能源署的预测水平。 汇通财经APP提醒,这可能有望降低2020年石油供应过剩的可能性,给油价一定支撑,投资者需要对此保持关注。
 
布油日线图 

小心!市场避险或卷土重来 美元兑日元后市料迎更大抛售?

北京时间周三(8月14日) 亚市午后,美元对日元在106.49附近徘徊。在隔夜强劲美国7月CPI指标以及经贸消息的双重利好支持下,美元/日元周二(8月13日)大涨逾1.4%。

美元兑日元4小时走势图

美国劳工部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月率上升0.3%,年率录得1.8%,高于预期的1.7%,回归到5月的强劲水平;剔除食品及能源的核心CPI月率上升0.3%,年率录得2.2%,高于预期的2.1%,创下5个月新高。

分析指出,尽管7月CPI超过预期,但CPI年率长时期维持在2%下方却是不争的事实。同时,美联储最青睐的通胀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6月的年率仅为1.6%,与2%的目标相距较大。因此,7月通胀数据的稍稍抬头难以阻挡美联储继续小幅降息的步伐。在全球央行进入“降息潮”、美国经济增长已放缓及贸易问题带来的众多不确定性等情况下,美联储不得不继续“保险式”地降息。

另外,白宫的贸易保护主义不会因此消失。过去一年多以来,特朗普政府在贸易谈判方面几次三番地出尔反尔,极限施压依然是白宫的信条。市场难以捉摸摩擦何时升级,但它肯定会再次出现。

事实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喜怒无常”已经严重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

美国银行的最新调查显示,经过多年的货币刺激措施后,主要资产的估值看起来已经处于危险的高位,投资者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正在蔓延。

根据美国银行的报告,对贸易问题的担忧加剧,成为最大的尾部风险,排在其后的是对货币政策无能为力的担忧。

外汇分析师Lukman Otunuga认为,全球贸易争端局势出现缓和迹象,这或在短期内刺激市场风险偏好,预计投资者乐观情绪的升温将进一步提振市场人气,不过他建议投资者仍应保持谨慎。

Asset Management One全球固定收益基金经理Akira Takei表示,即使风险因素维持日元的升值压力,仍预计美元兑日元未来一年不会跌破100。预计未来12个月美元兑日元USD/JPY将在100—110区间内。鉴于所有主要国家都面临低通胀和低增长率的类似问题,市场人士对哪个经济体应该受到青睐变得无所谓。预计今年剩余时间内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处于1%—1.95%区间内,下行空间更大,因为美联储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再次降息的需要。到9月底收益率可能会测试1.5%。

另外,机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日本央行在7月会议后实施进一步宽松政策的概率上升。38名受访经济学家中有30名认为日本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将会是实施宽松政策。经济学家认为,若美元兑日元USD/JPY走低至100下方,将会触发日本央行进一步宽松的举措。

摩根大通日本证券指出,目前日本央行开始向先发制人的立场上转变。日本央行当前更倾向于实施宽松,应对经济动能疲软的风险,而不是静静等待通胀失速的实质性证据浮现。

分析师指出,从美元/日元的日线图表形态来看,日K出现“旱地拔葱”结构,加上随机指标STO在超卖区底背离金叉,均暗示价格有进一步反弹的需求。上方重要压力在107关口附近,涨破则多头将打开更多上行空间,目标指向109关口。


不过,如果日线迟迟未能企上107关口并回吐周二(8月13日)的大部分涨幅,则行情将会重回熊市,空头或继续指向100关口。

分析师表示,美元兑日元在未能收盘于前支持线转为阻力线106.78(6月25日低点)上方后承压。汇价未能突破106.78最,但收涨1.37%,自107.09大幅反弹至105.05。汇价远高于周二低点105.05上方,前景仍偏中性。若收盘于105.05下方将再次看跌。多头需要突破周二高点1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