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大跌背後隱藏的四大原因

油價大跌背後隱藏的四大原因

石油市場正經历一場驚人的逆轉,布倫特原油六周前觸及2014年以來的最高水平76.90美元後,現在已經抹去了今年的所有漲幅。

市場預期2019年原油供應將超過需求

油價暴跌反映出,油價前景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一個月前,交易員們還在擔心,美國制裁伊朗將導致原油供應出現短缺,油價可能飆升至100美元/桶的高位。現在,市場預計到2019年初,原油供應將超過需求。

因此,自10月初以來,油價已跌逾20美元/桶,當時布倫特原油價格升至近87美元/桶,WTI價格略低於77美元/桶。這兩種原油基準指數目前都在熊市區域內穩固盤整,較52周前的高點下跌逾20%。

在此期間,WTI價格錄得史上最長連跌紀錄。WTI價格已經連續12個交易日下跌,11月13日收於55.69美元/桶,為2017年11月16日以來的最低收盤價。

油價回調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最近一次反彈本身。在油價上漲的高峰期,許多能源分析師表示,油價本不應該漲得這麼快。

10月3日,原油期貨價格升至四年高點,因為市場正準備迎接美國針對伊朗的新一輪制裁。伊朗是OPEC的第三大產油國。截至9月份,美國制裁的威脅使市場每天損失約80萬桶原油,引發了一些石油進口國將難以找到供應的猜測。

但是,僅在短短六周的時間,油價就從四年的高點跌至熊市區域,背後存在哪些原因呢?

有分析師列出油價暴跌背後的四大原因:

1.股市大跌

在股市面臨拋售之際,這使得油價非常容易出現回調。在原油期貨觸及高點的一周後,標普500指數中三分之二的股票暴跌至回調區間。

這引發了一場全面的市場崩盤,投資者紛紛拋售包括原油期貨在內的風險資產。石油和股票的走勢並不總是同步的,但在上月的拋售中,這些資產的走勢卻密切相關。

就在投資者開始拋售股票和大宗商品的同時,對石油需求下滑的擔憂加劇,也令油價承壓。

2.疲軟的消費前景

今年10月,OPEC和國際能源署均表示,石油消費增速將低於此前預期,表明由於貿易爭端、利率上升和新興市場貨幣疲軟,全球經濟增長出現放緩跡象。

隨著10月份油價創出新高,預測人士對印度、土耳其和印尼等地的石油需求不斷惡化尤其感到擔憂。

國際能源署10月份表示,對許多發展中國家來說,國際油價上漲與本幣兌美元貶值同時發生,因此經濟損失的威脅更為嚴重。過去兩個月,美元兌一籃子貨幣的匯率上漲近3%。對其他貨幣的持有者來說,以美元計價的原油變得更為昂貴。 

3.石油產量增加

與此同時,全球三大石油生產國的石油產量正處於或接近历史最高水平,OPEC的15個成員國正在協調增產。

近幾個月來,美國的石油產量已超過1100萬桶/日,而俄羅斯的石油日產量則處於前蘇聯時代的高點,與之大致相當。沙特在10月份的產量為1060萬桶/日,僅次於美國。

OPEC、俄羅斯及其他一些產油國於2017年1月開始限制產量,以消除全球原油供應過剩的局面,結束油價的大幅下跌。然而,在減產幅度超過預期後,他們6月份改變了原先的政策,轉而開始提高石油產量。

目前,石油產量的上升和需求前景的走弱,讓市場很大程度上相信,2019年初的石油供應將超過全球石油需求。

4.美國給予石油豁免權

特朗普政府決定給予8個國家和地區6個月豁免權,這段時期可以繼續進口伊朗的石油,這也緩解了油價上漲的壓力。

能源對沖基金Again Capital創始合夥人基爾達夫(John Kilduff)表示,OPEC正在開採更多的石油,以抵消伊朗石油下滑的預期,但美國給予的豁免權確實打破了這種平衡。

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過去幾年,OPEC非常努力地平衡市場。他們在某種程度上陷入了供過於求的局面。

隨著需求增長看上去搖搖欲墜,油價暴跌,OPEC及其盟友現在正考慮新一輪減產。上個月,OPEC的委員會表示,其可能不得不再次減產,以防止供應過剩。在11月11日的最新會議上,OPEC基本上重申了這一立場。第二天,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表示,OPEC認為,可能會將石油產量削減近100萬桶/日。

盡管如此,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敦促OPEC和沙特維持現狀、俄羅斯能源部長繼續對削減供應是否明智表示懷疑之後,布倫特原油價格11月13日大幅收跌,11月14日維持低位震蕩局面。

北京時間11月14日13:23,布倫特原油報美元55.43/桶。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