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想增加收入,又想迎合美國?沙特表示:油價再漲漲就擴大出口

既想增加收入,又想迎合美國?沙特表示:油價再漲漲就擴大出口

盡管近期油市供應緊張的情緒仍在發酵,但是沙特似乎不急於增加石油產量和出口,因擔心供應增加可能導致庫存再度升高,進而壓低油價。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周一稱,我們傾向於維持產量管控,使庫存繼續穩步溫和下降,但一定是朝著正常水平下降。

沙特的政策制定者們正在努力達成平衡,一方面要滿足與美國保持良好關系的外交需求,另一方面要讓出口收入維持在足以支持本國預算的水平。

在沙特看來在當前國內進行改革的情況下還需要應對來自伊朗的威脅,因此沙特和美國保持良好的關系就顯得尤為重要。沙特高層決策官員已經與美國方面達成共識,即確保油市供應充足,以換取美方在政治和軍事上的保護,以及對伊朗的嚴厲制裁。

但是正如沙特所顧慮的那樣,願景2030計劃能否得以實施,充足的預算是根本保障。從財務角度看,除非油價上漲,否則沙特也沒有動力進一步增加產量和出口,這預示著油市實貨原油供給仍短缺。

出口收入

OPEC的減產協議對於全球油市的供給和需求都產生了重要影嚮。

原油行業著名分析人士肯普表示,自2018年以來原油供給下降,多歸因於委內瑞拉和伊朗原油出口的意外中斷,而非沙特和其他OPEC+產油國計劃中的減產。

根據遞交給聯合組織數據倡議(JODI)的官方數據,今年第一季沙特原油出口僅較2018年同期減少了不到1%,較2011年初以來的平均水平低2.5%。

但是出口收入則較上年同期下降了約7%,主要是因為在2019年1月和2月布倫特油價過低所導致的。第一季收入約為4.8億美元/日,基本與2018年同期一致,但低於2018年10月觸及的高位水平6億美元/日,僅略高於2014年油價滑坡前水平的一半。

從收入最大化角度來看,對於沙特而言,只有當市場存在明顯供應缺口時,增加出口以限制油價受到的影嚮才是合理的。但是目前的供應缺口似乎還沒有達到沙特所預期的水平。

前景不確定性

當前而言,沙特政策制定者和原油貿易商尚不能確定今年下半年是否會出現供應缺口。

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俄羅斯輸油管道問題、利比亞出口再次面臨中斷等因素,都使市場供應趨緊。而且隨著美國煉油廠擴大原油加工量,以滿足夏季駕車季增加的需求,並為明年1月開始實施的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IMO)燃油新規做準備。這可能會加劇油市供應的緊張程度。

但全球經濟增長在減速且貨運量正在下降,這或許預示著今年稍晚石油消費增長將放緩。鑒於石油期貨創下2014年以來的最大逆價差,加上現貨價格仍遠低於去年高位,交易員似乎認為任何供應緊俏局面都將是相對短暫的。

後市走向

減產協議到期後沙特增產10萬桶/日-30萬桶/日
一位熟悉沙特計劃的海灣消息人士表示,預計沙特6月原油出口量將保持在700萬桶/日以下。此外,一旦OPEC及其他產油國當前的減產協議到期,沙特可能會將原油出口量增加10萬-30萬桶/日,料出口超出這一水平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若增幅大於這個數據,可能會令市場再度供應過剩,從而導致石油收入進一步下降,這不是沙特希望看到的。

說服俄羅斯不要放松減產要求
沙特目前的首要目標,是說服其產油國盟友不要增加出口,特別是俄羅斯。上周日舉行的會議上,俄羅斯是唯一一個希望放松減產要求的國家,而其他OPEC+成員則希望能夠將減產協議維持至年底。

美國可能短時間容忍油價小幅上漲
就目前而言,就算原油現貨價格上漲,白宮也會鑒於當前的外交挑戰而站在沙特這邊。

短線而言油價仍有一定的反彈的空間,但是從長期看,隨著OPEC+逐步增加供給,油價將會回落。摩根大通此前發布的報告稱,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將在6月底達到每桶75美元,但預計今年全球石油基準價格平均為71美元,2021年將跌至60美元。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