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夏季發電用油高峰來臨,油市供應趨緊或加劇

中東夏季發電用油高峰來臨,油市供應趨緊或加劇

近期國家油價仍處於不斷走高的過程中,因地緣局勢的情緒以及上周日聯合監督委員會會議上OPEC+仍暗示將維持當前的減產協議,加劇了市場的供應緊張情緒,因此推動油價的持續走高。

盡管部分市場人士擔憂美國原油產量的不斷上升以及國際貿易的緊張情緒可能會對原油需求造成損害。但是普氏能源近期指出,隨著炎熱夏季即將到來,這將使得沙特適度增產以平衡油市的計劃將變得更加難以實施。

普氏能源分析師指出,由於中東的主要產油國都是使用原油作為發電的原料。隨著炎熱夏季的到來,產油國由於空調和海水淡化的需求將使得國內對於電力消耗激增,這將導致更多原本用於出口的原油可能被迫用於發電。

沙特夏季需要額外消耗13萬桶/日的原油

根據普氏能源提供的數據顯示,沙特在4月消耗了36.6萬桶/日的石油用於工業生產和發電需要,但是隨著夏季到來,這一數字在7月可能會增加至49.1萬桶/日,即約有13萬桶/日的額外產能將投入到發電用途中去。

盡管近期國際供應越發緊張,但是沙特方面似乎沒有計劃有效增產。消息稱,沙特準備將5月和6月的產量分別降至970萬桶/日和980萬桶/日,同時沙特可能還會進一步減少國內煉油廠對於原油處理的數量。

在上周日聯合監督委員會上,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甚至表示,將使得本國原油的出口量在5月和6月仍維持在700萬桶/日下方,並表示這是確保全球原油庫存持續下降的關鍵舉措。

美國制裁伊朗或導致伊拉克發電用油增加

除了沙特之外,鄰國伊拉克和科威特也面臨著國內原油消費預期增長的困擾。

普氏能源數據顯示,伊拉克在2018年使用了8.9萬桶/日國內原油產量的用於發電。這得益於伊拉克從伊朗進口天然氣和電力,這使得伊拉克的國內原油需求量從15.8萬桶/日出現了明顯的下降。但是隨著美國對於伊朗實施制裁,且特朗普明確表示希望伊拉克擺脫對於伊朗的依賴,這使得伊拉克國內的能源消費結構發生了變化。

伊拉克能源部長加德班表示,目前伊拉克的國內的石油消耗是7萬桶/日,但是如果美國切斷了伊朗的電力和天然氣供應,一些燃氣發電站將不得是改用原油、汽油和燃料油。據悉伊朗提供給伊拉克的電力占該國燃氣發電總量的20%。

與此同時,科威特預計今年夏季也將燃燒4萬桶/日至5萬桶/日的原油。分析人士認為隨著夏季到來,中東各產油國的閑置產能將減少約20萬桶/日,這無疑加劇了油市的供應緊張程度。

如何解決

由於夏季用電高峰對於閑置產能的占用問題由來已久,中東各主要產油國也一直在尋求解決的辦法,方法之一是通過擴大其他能源消費來降低原油消耗,從而將更多的原油用於出口。

法利赫表示該國一直在積極的開發天然氣資源。普氏能源預計2020年的沙特國內原油需求峰值將在明年7月降至43.3桶/日。同時科威特也預計將在2020年降至2萬桶/日。

至少從短時間而言,夏季用電高峰導致中東國內原油需求上升,可能會加劇國際油市供應趨緊的狀況,這將會繼續為油價提供支撐。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