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使館區遭襲,中東火藥味漸濃

伊拉克使館區遭襲,中東火藥味漸濃

周一(5月20日)亞市盤初,國際原油價格大漲逾1%,美油創5月1日以來新高至63.75美元/桶。伊拉克綠區遭襲,市場對美伊政治緊張局勢導致中東船運供應中斷的擔憂進一步加劇。但產油國對減產協議前景存在分歧,且貿易緊張局勢遏制需求,這些都限制了油價漲幅。

伊拉克使館區遭襲

伊拉克軍方說,上周日一枚火箭射向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重兵把守的“綠區”——該區域內有不少政府大樓和外國使館,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也對此予以了證實。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對德黑蘭發出新的威脅:“如果伊朗想要戰鬥,那將是伊朗(政權)的末日。永遠別再威脅美國了。”伊朗上周五(5月17日)表示,它可以“輕易”打擊美國在海灣地區的軍艦。

伊拉克石油官員表示,埃克森美孚公司上周五和周六(5月18日)從West Qurna 1油田疏散了所有約60名外籍員工。而稍早前,美國撤離了其位於巴格達使館內的非必要工作人員,因感受到伊朗方面的威脅。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民兵組織受到伊朗的扶持。

在沙特石油資產遭襲,以及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綠區”遭火箭彈攻擊後,地區緊張局勢加劇。沙特國王薩勒曼將邀請海灣及阿拉伯國家領導人於5月30日在麥加召開緊急峰會,討論襲擊的影嚮。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爾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沙特不希望該地區爆發戰爭,也不尋求這樣的戰爭,將盡其所能阻止戰爭。但如果對方選擇戰爭,王國將竭盡所能作出回應,捍衛自己的利益。”

阿聯酋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說:“目前的危急情況需要阿拉伯和海灣地區共同採取措施應對挑戰和風險。”

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已經在5月進一步削減了這個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員國的原油出口,而今年前六個月通過OPEC主導的供應限制協議已經令供應受抑。

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總裁Jim Ritterbusch表示:“盡管我們認為國內和全球石油市場處於平衡狀態,但油價顯然仍對波斯灣不斷演變的事態發展敏感,在那里,偶爾發生的小規糢軍事事件正慢慢推高地緣政治風險溢價。”

貿易談判僵局

全球主要經濟體之間貿易摩擦升級之際,市場對全球經濟增長感到擔憂,美股上下拉鋸。中國媒體對中美之間的關稅爭端採取了強硬態度,稱貿易摩擦只會讓中國更強大,永遠不會讓中國屈服。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美方近段時間在多個方面採取損害中方利益的言行,包括通過政治手段打壓中國企業的正常經營。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他並敦促美方不要走得太遠了,應當盡快改弦更張,避免中美關系受到進一步損害。

美國能源公司上周減少3座活躍鑽機數,至2018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的802座,連續第二周減少。原因是一些鑽井公司堅持執行削減開支的計劃。

俄希望下半年增產,但沙特似乎不情願

OPEC牽頭的一個部長級委員會上周日在沙特阿拉伯吉達召開會議。產油國同意繼續監測市場,並在6月底於維也納召開的會議上,評估當前的減產協議。

委內瑞拉石油部長Manuel Quevedo表示,委內瑞拉石油工業受到美國政府的經濟和金融圍困,“嚴重幹擾了世界石油供應。”

俄羅斯油長諾瓦克表示,他與沙特油長法利赫討論了市場運行情況,並表示雙方致力於協調產出。產油國政策調整存在多種不同選項,不排除下半年增產。

當被問及中東地區的緊張局勢時,諾瓦克表示,該地區的問題正在變得“越來越嚴重”,但他補充說,美中貿易沖突也破壞了市場穩定。

諾瓦克說:“如果事實證明,市場可能面臨供給短缺,那麼我們準備審視潛在的增產選項。”諾瓦克還談及俄羅斯Druzhba管道石油污染問題,稱通過該管道將在周一恢複向波蘭供應石油。

但沙特油長法利赫告訴記者,他建議溫和推動石油庫存下降。不過他補充說,OPEC不會在6月份之前就產業政策作出倉促決定。

短線支撐阻力

阻力位置:美油:63.91 64.39 64.68 布油:73.40 73.94 74.27 

支撐位置:美油:63.29 62.66 62.28 布油:72.70 72.00 71.56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