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官員熱議美國經濟“新常態”,新措施料助推美元坐上火箭

美聯儲官員熱議美國經濟“新常態”,新措施料助推美元坐上火箭

周四(5月16日)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在美國國家稅務協會提出,美國經濟現狀是一種“新常態”。低利率的“新常態”要求美聯儲讓通脹比平常更高,並啓動資本緩沖機制(CCyB,逆周期調控的一種手段)等工具來遏制金融市場的泡沫。在當前的新常態下,重要的是要持續實現2%左右的通脹和通脹預期目標,同時通過積極使用逆周期調控來防範金融失衡。

今年3月,布雷納德是美聯儲董事會成員中唯一投票贊成實施資本緩沖的人。美聯儲的這項政策旨在鼓勵金融企業降低風險投資的規糢,資本緩沖可能會對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附加至多2.5%的風險加權資產要求;美聯儲每年都會對其強制執行進行投票。

美國經濟新常態的特徵

自上世紀70年代,美聯儲採取的通脹目標定義是物價穩定和就業最大化二者合一的對稱性目標,又稱雙重目標。90年代採取雙重目標以及隱性通脹率,即不設置固定的通脹目標,但要求以2%為目標上下浮動。

1.就業走強沒有刺激通脹

在布雷納德所說的新常態的一個特徵是,通貨膨脹並沒有隨著勞動力市場的走強而持續上升,不限制也不刺激美國經濟的長期中性利率。長期中性利率是美聯儲的政策立場,一種“推算”出來的動態利率,既不寬松也不受限的利率。

中性利率的意義
短期中性利率的估算通常受到近期GDP增長中非貨幣驅動因素(如當前財政政策變化)的影嚮。長期中性利率的估算則受到更長期的非貨幣驅動因素的影嚮,比如勞動力的預期中期增長,勞動生產率的預期增長。

當聯邦基金利率低於中性利率時,美聯儲貨幣政策的立場是寬松的。在這種情況下,經濟閑置產能(economic slack)逐漸減少,經濟增長加速,失業率下降的同時通貨膨脹率上升。當聯邦基金利率高於中性利率時,貨幣政策的立場是受限的。在這種情況下,經濟閑置產能逐漸累積,經濟增長放緩,失業率上升的同時通貨膨脹率溫和上升甚至下降。美聯儲面臨的挑戰就是應對好各指標的變動並從中取得平衡。

2.隱形通脹率低於美聯儲的目標

新常態的另一個特徵是,隱形通脹率低於美聯儲的目標。針對這個新常態,布雷納德主張“機會性通貨再膨脹”。

首先,應將美聯儲的目標看成一個對稱性通脹目標(雙重目標),而不是設置一個上限目標。即核心通脹率一旦出現高出美聯儲通脹目標,都可以看成實現了物價穩定這一個指標。她特別提到了“核心進口通脹”,可能是指貿易戰導致價格上漲的可能性。

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尼爾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在周四的講話中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要使我們目前的框架有效和可信,我們必須行動起來,切實允許通脹率小幅攀升至2%以上,以證明我們視對稱性目標(雙重目標)是認真的。

3.貨幣政策將無法抑制金融周期

布雷納德指出,在低利率環境下,貨幣政策將無法像以前那樣抑制金融周期。

為了使貨幣政策能夠集中精力支持通貨膨脹在持續的基礎上恢複到我們2%的對稱性目標(雙重目標),同時最大限度地增加就業,我們應該尋求逆周期調控來緩和金融周期。金融危機後,美聯儲迄今尚未使用逆周期調控緩沖工具。

估值和公司債務的上升可能使經濟更容易受到負面沖擊。啓動資本緩沖機制,將建立一個額外的彈性層,並發出約束信號,有助於抑制整個體系日益增強的脆弱性。

今年3月,布雷納德是美聯儲董事會成員中唯一投票贊成實施資本緩沖的人。資本緩沖可能會對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附加至多2.5%的風險加權資產要求。美聯儲每年都會對其強制執行進行投票。

貨幣政策工具:逆周期調控

逆周期的作用是對金融周期當中的系統性風險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對沖和緩釋。實現逆周期調節的政策目標,需加強財政、貨幣、信貸和產業等政策工具的協調運用。包括: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動態調整資本充足率,以實現在經濟蕭條時適度放松監管標準,在經濟過熱時適時提高監管標準;發揮資本、宏觀政策與市場機制對信貸增長的約束作用,平抑信貸周期等。

(美元指數日均線)

逆周期資本緩沖可以增強貨幣政策的有效性,降低高商業銀行投資風險,增強美元的可抗風險。若美聯儲針對目前的經濟“新常態”採取逆周期資本緩沖,將再度拉升美元的強勢。雖然貿易局勢的避險情緒還未散去,但昨日美國三大股指回暖,美國數據不斷改善,有望回升至4月末的高位。鑒於布雷納德在美聯儲中重要的地位,美聯儲很有可能會採取逆周期資本緩沖,投資者需予以關註。

imas-xv

IMAS方策投研(Investment methods and Strategies),簡稱方策投研,是專註於中產階級個人投資者的投資顧問及咨詢公司。方策投研由香港資深投資大師利佳韋先生在亞洲金融中心香港創辦。立足於全球投資市場的研究、顧問與投資咨詢服務,旨在幫助投資者個人普及投資進階、風險把控、實現資產增值